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中Gauguin的《快樂的人》

2017/1/21 — 16:15

Fig.3 Paul Gauguin, Arearea, also called Jokes (1892) at Musée d'Orsay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Fig.3 Paul Gauguin, Arearea, also called Jokes (1892) at Musée d'Orsay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Fig.1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第二集網上截圖

Fig.1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第二集網上截圖

Fig.2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第二集網上截圖

Fig.2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第二集網上截圖

廣告

(內含微劇透)《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下簡稱《鬼怪》)這週要邁向大結局了,網上也正熱烈討論大結局的走向。對於大結局,我也十分期待啊。但由於對結局沒有任何猜測的想法,所以此文不是結局大預測。實際上我的心思還在不停回味各個情節、人物的經歷和角色發展上,特別是緊張、感動又非常精彩的第12、13集的對白和劇情。希望在劇集結束前把這些感受好好整理再結合一直很想寫但還未寫、劇中出現過的保羅·高更(Paul Gauguin)的畫作-《快樂的人》和大家分享。

廣告

Gauguin的《快樂的人》

如記憶無誤,Paul Gauguin (1848-1903) 的畫作《快樂的人》首次明確地出現應該是在《鬼怪》第二集:這集有一幕是鬼怪金信(孔劉飾演)因為池恩卓(金高恩飾演)會隨時召喚他,他要以最好一面示人,所以他拿了很多東西去諮詢準備睡覺的地獄使者(李棟旭飾演)的意見。(Fig. 1 & 2) 當中包括兩幅畫作,其中一幅畫便是Gauguin的Arearea, also called Jokes (1892) (又稱Joyousness,中譯為《快樂的人》) (Fig. 3),現藏於巴黎奧塞美術館。[i] 這幅掛在鬼怪大宅的牆上的畫之後也有在其他集數出現。 

Fig.3 Paul Gauguin, Arearea, also called Jokes (1892) at Musée d'Orsay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Fig.3 Paul Gauguin, Arearea, also called Jokes (1892) at Musée d'Orsay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法國畫家Gauguin在成為畫家前曾經「行船」,又在海軍服役,後來成為巴黎證券行經紀(broker)。1876年他首次在畫廊展出作品,後來他與今天的我們也挺相似,他遇上人生大難題:要在穩定富裕的工作 (現實) 和高風險的畫畫行業 (理想) 作出抉擇。1883年初,他正式踏上藝術創作燦爛又艱難的道路。[ii] 有關Gauguin的故事,相信比較多人聽聞過的應該是他和Vincent van Gogh (1853 –1890) 曾在南法的Arles一起住與創作,可惜只維持了一段不太平靜的短時間。他於1891年初抱著尋找純正原始生活足跡的希望而首次到大溪地(Tahiti),他在畫面上呈現的不只是與歐洲截然不同、南太平洋島群當地的景色和風光,還有原住民、旅途上聽到的本地故事和宗教文化都變成了Gauguin作畫的素材和點子,1892年的《快樂的人》正是其中一例。

《快樂的人》畫面的最前方有一隻正在低頭嗅東西的狗狗,中間靠右有兩個圍上布料作衣裳的黑髮女生,她們盤腿坐在延伸到畫面外面的大樹前,她們的後方是河流。其中一個女生低下頭吹著笛子,另一位則側著頭神態自若地看著前方(好像在看我們呢)。畫面後方是河的對岸,有另外三個女子在一個石雕像前或站或坐。

相對於早前介紹明暗對比強烈17世紀Rembrandt的《夜巡》,這幅19世紀後印象主義的作品則畫面相當明亮,色彩燦爛奪目,直接地帶給觀者強烈視覺刺激。暖色系(橙、紅、粉紅、啡、黃色),大地色系到冷色系(藍、綠、黑色)的色塊都用上了。位於南太平洋的大溪地陽光充沛,熱帶的氣候,當地人膚色相對較深色(她們的形象會不會讓你想起Lilo and Stitch史迪仔卡通片入面可愛的夏威夷小女孩Lilo和姐姐Nani呢?),亮色的穿著則輕巧單薄。雖然畫面分為前中後景,但Gauguin沒有刻意營造視覺的深度和人物的像真度來說服觀者「一切就像真的一樣」。他沒有遮蓋自己筆觸,使用了大塊大塊的平塗色塊,畫面看起來反而具樸拙感和很平坦(flat)的感覺。而這些柔和與非寫實的用色更為畫面添上夢幻色彩,那條色彩斑斕的河上一塊塊好像雲朵的粉色色塊看起來真的好可愛! 

整幅畫也難以看到一條直線和尖角,全都是彎彎曲曲的線,例如女人們身體的圓潤線條,大樹的樹枝和草坡上的植物都具有舞動中的姿態。內容上,畫面後方三名女人跪拜的正是毛利石雕,Gauguin把它放大到佛像的尺寸,讓後方頓時變成了一個神聖的區域,同時也讓觀者看到當地居民的精神生活面貌。在加上前方的女生們則放鬆的神情,狗狗悠然自得地活動,整個氣氛平和又和諧。也許對Gauguin來說,相比巴黎大城市人的生活和人際關係的疏離,大溪地的更親近原野、無拘無束的生活的確如夢似真。看來Gauguin並非如民族誌的研究照片或記錄片般完全寫實地重現當地景致,反而了描繪了一種像夢境、時間停頓了的地方裡面的人和事與及置身其中的感受。其實,我們從畫中看到了Gauguin看到什麼?這讓我想起Gauguin 曾說:“I shut my eyes in order to see”。

Fig.4 Paul Gauguin, Pastorales Tahitiennes (1892) at Hermitage Museum
(國片來源:維基百科)

Fig.4 Paul Gauguin, Pastorales Tahitiennes (1892) at Hermitage Museum
(國片來源:維基百科)

無論在風格、用色和題材上,Gauguin以大溪地為題材的一系列畫作都與較早年的法國印象派畫家的作品都格外不同,充滿異國情調。 回國後Gauguin於1893年在巴黎展覽這一系列的畫作,《快樂的人》便是其中一幅。還有另一幅Pastorales Tahitiennes  (1892) (Fig. 4) 無論畫面構圖和畫法也與《快樂的人》相近,可互相參照。[iii] 但可惜展覽反應未如Gauguin所願,作品銷情不佳,以大溪地語作為題目更引發爭議和批評。不過Gauguin自己卻非常喜歡和滿意此畫,於1895買回此畫自己收藏。再說起大溪地和其他島嶼,殖民歷史也是一個大議題。原來Gauguin也曾受過一個島嶼的殖民當局視為「維護當地居民權益的白人看作危險份子」而被判刑,有興趣了解的朋友不妨再延伸探索更多故事和資料。[iv]

 

Fig.5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網上截圖

Fig.5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網上截圖

Fig.5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網上截圖

Fig.5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網上截圖

Fig.5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網上截圖

Fig.5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網上截圖

Fig.5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網上截圖

Fig.5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網上截圖

「開心」與「美好」

畫題中的「Arearea」為大溪地語,意為樂趣或快樂。例如:'Arearea maita'i !'有Have fun! 的意思。[v] 以《快樂的人》為畫題再加上畫中描繪的內容也讓人聯想到遠離文明和物質,有信仰和大自然為伴的簡樸生活讓人的心靈得到平靜而得到快樂。那誰是快樂的人?是不是Gauguin自己?現實中Gauguin為了藝術,他犧牲了家庭和富裕安穩,生活也不是一帆風順,巴黎藝術事業發展不佳,生活貧窮,與妻決裂,後來更百病缠身,1898年更自殺不遂。是不是畫中的原住民?他們快樂嗎?根據資料,約19世紀中期開始大溪地已是法屬殖民地(法屬玻里尼西亞中的社會群島),其實Gauguin搜尋如utopia(烏托邦)的原始生活並非想像中容易,他一開始到達的Papeete地區便是因殖民影響令當地居民摒棄傳統習俗,面目全非。[vi] 有評論談及Gauguin以大溪地為題的畫作對原住民生活和大溪地都有一定程度的美化。所以我也會想畫中的原住民是否還過著原來未被「文明(污染/啟蒙?)」的原始生活還是在殖民的影響下他們的生活和傳統也受著威脅?那麼,被畫的人與畫的人權力關係如此玄妙,究竟當時是抱著怎樣的心情來面對對方呢?那麼,快樂對Gauguin來說是什麼?異鄉的生活對Gauguin來說又是什麼?Gauguin描繪的是他看見的快樂的人還是他想像中快樂的人呢?

那麼《鬼怪》中的主要角色們是開心的人嗎?他們一開始都背負著過去,而這個沉重和痛苦的過去影響著現在的他們。但透過人與人之間的際會,有開心、搞笑和甜蜜的片段,也有傷心的片段,同時他們痛苦的過去和恩怨慢慢有機會去正視和和解。那麼怎樣才是個開心的人?開心的理解是否一定和傷心對立,互不相容呢?又例如「好」是否一定和「不好」互相排斥?我覺得這兒可以引用在第13集中,Sunny與地獄使者於天橋上的一幕,第12集時地獄使者嘗試洗去Sunny有關他自己所有傷心的回憶,只留下好的,所以他覺得Sunny應該已經忘記自己了。但是,Sunny卻說有地獄使者的回憶即使有痛苦難受的部分,她都覺得很美好,所以地獄使者的消除沒有效用了。(Fig. 5) 同時這段對話讓我想起鬼怪大叔首次被恩卓拔劍時所說的那一段「跟你在一起的時光都很耀眼,因為天氣好、因為天氣不好、因為天氣剛剛好,每一天,都很美好」,即使有不好的時候,其實都很好,還要是很美好。雖然二人的話主要關於愛情,但似乎美好的定義可以更寬廣,美好不只限於好的,還可以包含著不好的。

 Fig.6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第12集網上截圖

Fig.6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第12集網上截圖

Fig.6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第12集網上截圖

Fig.6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第12集網上截圖

Fig.6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第12集網上截圖

Fig.6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第12集網上截圖

Fig.6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第12集網上截圖

Fig.6 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第12集網上截圖

命運-我們從何處來?我們是什麼?我們往何處去? 

再說,我覺得第12集被神附身的德華(陸星材飾)與鬼怪大叔及地獄使者在酒吧對話的那一幕相當精彩。德華(神)說道命運是神給予的提問,解答就要靠我們自己。(Fig.6) 一向以來,我們在「命運」中的角色都好像很被動,一連串的事情發生了,我們以人的角度發出提問(可能向神或者天或者不知道是那個對象)發出提問「為什麼會這樣?」。就如早前另一篇文章提及過,對於生死、際遇、因果、罪與賞罰、命運和神,我們都繼續嘗試去了解和臆測這些事情是如何運作的。這些冥冥之中一切已經安排好,電視劇中的人與及日常生活中的我們都很多時候得出有這個解讀:原來這就是命運。命運可能是原因也可能是結果,我們都無法控制和掌握,因為是命運。我們都可以對抗或順應命運,但最後成功與否都是在命運之中,而且我們知道可以成功挑戰命運的人很少。這是我一直對命運的理解和印象,也是我一直從媒體中看到命運與當中人們之間被塑造的關係。 

但是,神的角度又如何?祂如何看命運這回事?非常有趣地,德華(神)的說法把這個看法稍微逆轉,命運不應是定局、原因和結論,反而是個神的提問。原來關於命運,我還可以這樣看:關於神大大小小的提問,我是要好好應對的那一個,而非完全無能為力受制於命運、當中毋需負任何責任的那一個。就好像神拋了個波給我,或許我已經想著可能要準備「吃波餅」、接不住又或者希望神會幫我「入埋籃」,其實我應該先全力接波(雖然我依然會想把波拋給神來發問)。與其被動地看待命運,我們也可以擔當主動的角色去盡力解答這個提問。

Fig. 7 Paul Gauguin, Where Do We Come From? What Are We? Where Are We Going? (1897–98)  at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Fig. 7 Paul Gauguin, Where Do We Come From? What Are We? Where Are We Going? (1897–98) at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看來我們與命運的關係比想像中還要複雜,我們既是提問者與被問者。說起人的提問, Gauguin晚年的作品、他自己最滿意的masterpiece《我們從何處來?我們是什麼?我們往何處去?》(Where Do We Come From? What Are We? Where Are We Going?) (1897) (Fig.7) 提出了3個看似很簡單又基本但正是每個人也會遇到很根本的核心問題。畫面右邊為嬰兒象徵生命伊始,最左邊是老紀老邁的老人象徵生命終結,從右至左觀看就像是人生過程。雖然每個人際遇不同,但生老病死卻是人人必經。[vii] 有關生命的源頭,我想起《鬼怪》的恩卓和她的媽媽,恩卓媽媽誠心祈求恩卓順利出生和在她成長中給予很多的愛,讓恩卓奇蹟地生存下來並且因此更用心地活著。而「我們是什麼」的問題都貫穿整套劇,無論是鬼怪大叔、地獄使者、恩卓和Sunny都一直思考自己究竟是個以前和現在的自己是個怎樣的「人」,該如何面對自己和過活。在走人生的路上,其實我們要到那裡去?路的盡頭是哪兒?死亡是否所有的終結?以此劇來看,死亡並不是解決任何事情的終結,反而是更多事情的開始和延續。暫時,我還在努力思考各個神給予的提問和Gauguin 這三個問題而未能有任何解答。而《鬼怪》中的人物如何解答神給予的提問,作為觀眾的我則翹首而待。

--

註 :

i. 大家可以按圖放大看看Gauguin的《快樂的人》和了解更多此畫有關資料,按此

ii.如果大家想了解更多Gauguin的生平,可參考:

Gauguin, P. (1987). 諾阿諾阿:尋找高更(Noa-Noa) ; 郭安定譯 ; 華滋出版 .

iii. 如大家想了解更多Gauguin的Pastorales Tahitiennes,請按此

iv. 同ii;Gauguin, P. (1987). 諾阿諾阿:尋找高更(Noa-Noa); 郭安定譯 ; 華滋出版 , p.14

v. 翻譯參考:http://tahiti-tourisme.com.au/plan-your-trip/documents/speak-tahitian/

vi. 參考資料:展覽目錄Cogeval ,G. &  Patry, S. (2009). 的Masterpieces from Paris: Van Gogh, Gauguin, Cezanne & Beyond: Post-Impressionism from The Musee d'Orsay.
展覽目錄詳情參閱:https://www.amazon.com/Masterpieces-Paris-Gauguin-Cezanne-Post-Impressionism/dp/0642334048

vii. 大家可以按圖放大看看Gauguin的《我們從何處來?我們是什麼?我們往何處去?》和了解更多此畫有關資:http://www.mfa.org/collections/object/where-do-we-come-from-what-are-we-where-are-we-going-3255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