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鬼怪:為何孤單又燦爛?

2017/1/5 — 11:2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近期韓劇《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成為城中熱話,不少追劇一族的話題都離不開此劇。但有留意這套劇集的劇迷,不知也是否留意到,《鬼怪》一劇只是主劇的題目,該劇其實也是另一副題目,是「孤單又燦爛的神」。在主劇目以外,再另上副題,在韓劇以往的歷史上並不是罕見,但既然加上了延伸的點題,按照編劇金銀淑一向對劇集提名的嚴謹程度,這七個字絕不然只是用作點綴而已,定必有它的弦外之音。

拆解命題之前,劇中所說的「鬼怪」,其是一位已經在這個地球上生活了超過 939 年的鬼魂,原名叫「金侁」。金侁本來是高麗時代的一位大將軍,為保衛國土曾經立下不少汗馬功勞。然而卻因為當時的皇帝受奸臣擺佈,金侁卻死於自己那一把粘滿敵人鮮血的神劍下。而那一把插在自己身上的劍,便成了他一直未能安息的因由,金侁因此變成了鬼怪,在人間中生活了 900 多年,一直等待著那一位「鬼怪新娘」的出現,把插在他身上的劍不拔去,令他可以平息怨氣,獲得安息。

然而,等待了 939 年之後,金侁終於守得雲開,遇上能拯救他獲得終極安息的「鬼怪新娘」,即只有 19 歲的高中生「池恩悼」。起初,金侁當知道「池恩悼」是她的「鬼怪新娘」時,一直都只從功利的角度,遊說恩悼盡快把插在自己身上劍拔去,可是,隨著二人的關係走近,未曾擁有戀愛經驗的金侁,卻慢慢喜歡上他身邊的這一位女孩,而恩倬亦認定了自己是命運安排的「鬼忸新娘」,對金侁產生了幫助以外的感情。

廣告

他們二人的感情,就如金侁閱讀的一首名為《愛的物理學》一詩所言:「質量和體積不成正比,那個紫羅蘭般小巧的丫頭,那個似花瓣輕曳的丫頭,以遠超過地球的質量吸引著我。一瞬間,我就如牛頓的蘋果般,不受控制地流落在她腳下。咚地一聲,咚地一聲,從天空到大地,心臟在持續著令人暈眩的擺動,那是初戀。」。這正是金侁在這個世上生活了 900 多年來,首次得到心動的感情,但亦是這一份以命中注定的感情,使他一直懇求能早日拔走那把劍的開脫與輕鬆,一瞬間變成了負擔,同樣也冒起了一種自相矛盾感 – 他希望自己能安息,但卻在初嚐與恩倬的戀愛後,希望可以在這個世上繼續與這位小女孩一同生活並享受下去。

為何孤單、為何燦爛?

廣告

為作鬼怪的金侁,他擁有長生不老的身份,可以在這個世上一直生活,直到找到他命中安排的那一位「鬼怪新娘」出現,把他插在身上的劍拔去,他便會離開安息。在這個層而上看,鬼怪當然是表面是上是一位燦爛的妖精。然而,在人世間生活,當他不會變老的同時,他身邊的朋友卻一個接一個的老去,並離開這個世界。而孤單的可怕感覺,就是源於這一種見證著身邊自己心愛的人,無奈地看著他/她老去而自己卻保持原貌。這正是劇中所言,金侁死後最大的痛苦,不是什麼皮肉之痛,而是望著自己身邊的好友一個又一個離開人世的孤寂與冷清,其後知道他們可以獲得安息,而自己卻一直獨力承受著插在心中那把劍的永世痛楚。

可是,在一直並不享受長生不老的鬼怪,並希望可以早日被拔劍獲得安息離開人世,卻因為終極遇上了他生命中真正的「鬼怪新娘」後,卻出現了一份矛盾的愛情。一方面,他希望可以與恩倬擁有一份永遠在一起的愛情,然而另一方面,他所要求的卻是一種使他獲得真正「死亡」的愛情。而恩倬與鬼怪存在著矛盾,其實更深層次是源於恩倬的出生。當年,作為鬼怪的金侁干預了人世間的生死,拯救了恩倬的媽媽,令恩倬不至於胎死腹中,反而她出生後冥冥中成為了「鬼怪新娘」。恩倬因而成為了主宰鬼怪另一種「生死」關鍵鑰匙,可以拔走他身上插著的那把劍,這就是二人身份的不解之緣。

悲與喜走在一起

金銀淑創造出來的《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我們看到「鬼怪」與「恩倬」間的愛情故事,不是單純韓劇般的童話一樣只有甜蜜而已,而是隱藏著一邊快樂與歡愉,卻伴隨著痛苦與傷害,尤其在面對著死亡前的感情,根本不能二分把這些感覺劃開。情況就如當恩倬在感到人生絕望之際,點起蠟燭許願時,把它吹熄,她的眼前卻出現了帶給她希望的「鬼怪」一樣。失落往往與幸福並存,而且不時出現,像「鬼怪」在劇中所說的生與死一樣。

劇中,當恩悼知道拔劍會令鬼怪煙消雲散時的那份難分難捨悲痛,還有每每鬼怪用手撫摸恩倬的頭髮時的流露出那份呵護,我們深深理解到二人為何對「拔劍」充滿著矛盾,因為他們的愛就是因矛盾而誕生。

---
參考與翻譯:http://bit.ly/2iDSmK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