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鬼打鬼,Let Them Fight! ── 《貞子 VS 伽椰子》

2016/10/13 — 21:11

《貞子 VS 伽椰子》(Sadako vs. Kayako,白石晃士導演,2016)

《貞子 VS 伽椰子》(Sadako vs. Kayako,白石晃士導演,2016)

◆萬眾期待,Let Them Fight,但兩大咒怨妖物最終並沒有怎樣鬥法,可惜。

◆電影裡的貞子和伽椰子其實都不太可怕,可怕的是那個長得有點像梁嘉琪的配角佐津川愛美(見上圖右),演技爛到連鬼都不忍卒睹,兩位女主角山本美月和玉城ティナ同樣不懂演戲,我相信演伽椰子爬來爬去的演員都比她們更敬業。

廣告

◆最有趣是飾演異能靈媒師的安藤政信與紅衣小盲女,言行隨意、玩鬧,口吻時帶嘲諷,身懷強大靈力連貞子都敢挑戰,為救人也為賺錢行動(卻又從不為死去的無辜惋惜),這對組合絕對值得為他們另拍續集,看他倆如何闖蕩江湖,斬妖除魔,無奈結局如此,但也不妨考慮外傳?

廣告

◆香港片商的翻譯簡直是亂來,人家明明在認真念咒驅魔,卻譯成「捉鬼要用保鮮紙,打鬼要用朱古力」之類自以為是的 in-jokes,一點也不好笑,還破壞了影片驚嚇的氣氛,看到中段我已只看英文字幕了。雖然日本片商也常以搞笑形式宣傳此片,但影片本身是認真地搞恐怖的,這次香港片商是捉錯用神了。

◆論故事意念、電影技藝、妖怪人氣,《貞子》系列其實遠勝《咒怨》系列,我匆匆瀏覽了幾集《咒怨》(包括荷里活版),故事雖承自民間凶宅傳說,能吸引本地觀眾,但拍成長拍不死的系列也挺無聊的,各導演的嚇人技巧也很單調,所以兩妖在本片中鬥法,貞子氣勢略為壓過伽椰子,也可說是其影壇地位之延伸,合理之至。若未看過《咒怨》而仍有興趣的,其實只看靈感源頭,清水崇的兩部短片〈片隅〉(1998)與〈4444444444〉(1998)就夠了︰https://youtu.be/y_UdvJzkmV8

白石晃士導演 Occult(2009)中的 Lovecraftian 式地獄場面

白石晃士導演 Occult(2009)中的 Lovecraftian 式地獄場面

◆本片導演白石晃士拍過不少恐怖片集,編故事有一手,本片的世界觀也許可與他其他作品相接(例如異能靈媒師的設定),友人方川明謂其世界觀挺 Lovecraftian 的,雖然如此,我評價倒是不高,只能說是恐怖小趣味,許多偏鋒電影人早年都拍過低成本破格靈異故事,例如塚本晉也的《電柱小僧の冒険》(1987),大膽、恐怖又玩穿越時空,導演技法更不止勝白石晃士一籌,整體好看得多。白石晃士愛用的 mockumentary 形式、手搖跟拍手法,本片都沒有出現,似乎要他認認真真拍長片就力有不逮了,以日式「恐怖大片」的標準來說,本片無論故事、演員、導技都平平無奇,只有零星的惡趣味可觀而已。

白石晃士《戰慄怪奇檔案最終章》(2015)畫面,相當低成本趣味

白石晃士《戰慄怪奇檔案最終章》(2015)畫面,相當低成本趣味

◆我得承認,我很不喜歡這類「詛咒」式恐怖片,邪靈總是殺不死,續集一集又一集拍下去,所有角色無論是否無辜,最後始終要死(最後一個鏡頭往往就是主角以為平安了邪靈卻突然出現然後畫面一黑……),實在看得人既無聊又不舒服。我不是天性陽光正面的人,不一定要看邪不能勝正、好人有好報一類故事,但要看悲觀的,我寧願看喪屍世界(整個文化秩序的崩潰),卻沒興趣看凡人一個個被咒死。我相信只要有人存在,邪念就不會消失,但那和正念總是處於互相生滅,時贏時輸的狀態,但看貞子、伽椰子一類故事,中咒者要死、旁觀者要死、救人者要死,掙扎全無意義,連擊傷貞子都像不可能(即使像 Evil Dead 一類故事,邪靈也非時刻無敵),這可不是我杯茶。

◆其實貞子和伽椰子算是怎樣的存在呢?只要觸發特定條件(如看詛咒錄影帶),她倆就會自動追蹤殺戮,這其實很像《JoJo 的奇妙冒險》的自動追蹤型替身概念,那麼所謂「詛咒」,即可視為召喚殺不死的替身的條件(如第五部的替身 The Notorious B.I.G.),但這類型的替身沒有本體,理應就沒有智慧,然而觀乎電影的設定,她們除了按「程式」行動外(如看影帶後七日現身殺人,又或以無辜的哀念為食),還會主動纏繞無辜,其出現的方式(包括時間和地點),也有刻意嚇人的用心(當然真正目的是嚇觀眾),那就是說這種精神能量體是有一定思考能力的,然而她們又不像能夠溝通(先不說「和談」或化其戾氣吧),這其實是有點複雜、怪誕,也有空間繼續發展的設定(貞子嚴格來說也不是鬼,好些續集也愈寫愈誇張,仿如病毒一般)。同類的精神能量邪靈體設定,荷里活近年也興將起來,例如《鬼上你的床》(It Follows,2014),其限定條件、自律操作、無思想但有智力的設定可讓創作者賦予不同的喻意,《切勿關燈》(Lights Out,2016)本來也可向此發展,但由短片寫成長片,關燈妖最終卻又只變成普通的「鬼」,是以故事不夠好看呢。

◆考慮寫篇短文,略談此片與同期在香港上畫的《禁室殺戮》(Don't Breathe,dir: Fede Alvarez,2016),兩者是不同的恐怖類型,兩個導演思維剛好相反,《禁室殺戮》好看太多了,推薦各位入場觀賞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