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鷗外鷗是一個極端現實主義者──讀《鷗外鷗之詩》

2015/3/5 — 17:35

【文:趙曉彤】

 

鷗外鷗 (1901-1995) 的詩作大多與現實有關,不少詩寫戰爭、寫時局。看看他〈第2 回世界訃聞〉(1937 年)的其中兩段,作者提示我們要用賣號外的聲音朗讀:

廣告

歐洲各國保險商
停止生命、汽船、建築物購買保險!
WAR!
WAR!

WAR!

郵船公司公佈歐亞往來船隻航線繞道好望角!
避經多事地帶的紅海、地中海!
WAR!
WAR!

WAR!

此詩寫於 1937 年,距離第二次世界大戰尚有一點時間,但作者從報販在街上不斷叫喊的一個個新聞標題,所揭示的世界動態,已隱然感到戰爭將要發生,此時報販愈喊愈大聲的賣報聲音「喎呀」,在作者耳裡,就像焦急地傳來戰爭的聲音,故他在詩裡把「war」漸漸放大,既作擬聲,也運用了 war 解戰爭的原意。無須另作議論,只把生活所歷的一個場景截錄下來,已說明了當時混亂、緊張的局勢,簡潔、有力、明快。

廣告

字體大小變化是鷗外鷗早期作品的常用方法,他在此詩的注腳說:「不會被視為『形式主義』吧?有人會這樣看的。」他自有憂慮的理由──現在讀他寫在 30 年代的作品,仍覺形式新鮮,何況時光倒退八十年,當時的讀者肯定覺得更託異,竟有人這樣寫詩。鷗外鷗的詩作並非徒具形式,相反,他總是認真考慮形式與內容如何緊密配合,試看他另一首詩〈被開墾的處女地〉(1942 年):




東面望一望
東面一帶



 山
西面望一望
西面一帶

 山
 山

簡單幾行字,讀詩的人彷彿已置身於字體最小的四行詩句詩,向東望,向西望,全是疊嶺層巒的大山,人在山中,被山包圍。但如此美麗的風景,卻因香港在1941年淪陷、大量資本家逃到桂林、同時把商業化城市帶到那裡,而令現代化入侵當地山水:

四方八面舉起了一雙雙拒絕的手擋住
但舉起的一個個的手指的山
也有指隙的啦
無隙不入的外來的現代的文物
都在不知覺的隙縫中閃身進來了

山動了原野動了 林木動了 河川動了
宇宙星辰的天空也動了

放大的字體是詩度力度最大的內容。喻山為手,四方八面的大山都舉起一雙雙把絕的手阻擋現代化入侵,視覺震撼,於是放大字體,卑微的小字卻交代山有指隙,以指喻峰,現代化從指隙竄進桂林,於是地動山搖,鷗外鷗以更大的字體強調那種土木被伐、生活改變的震撼,這份震撼,正是他創作此詩的源頭。

以手與手指與山與山峰,頗為新解。鷗外鷗總有許多獨特的想法,主要見於短詩,如〈足球場上草〉(1980 年):

足球場上的草
既要它生
又不許它長
不准它枯也不准它榮

天天用噴水機灌溉
天天又用剪草機剪短

踩在腳下的小草,困在足球場裡,要它生又不許它長,費盡心機,就是要它不枯也不榮,幾行詩道盡小生命的無奈。又如〈走過的街道〉(1981 年):

從沒有太陽之街
拐入金光大道
又從金光大道
拐入沒有太陽之街
又從沒有太陽之街
拐入金光大道

詩人回顧自己七十年來走過的種種經歷,發現無論街道如何網羅密佈,事實上也只有從黑暗走向光明、從光明走向黑暗這兩條路,人在其中來來回回。

《鷗外鷗之詩》於 1985 年由花城出版社出版,收錄他 30 至 80 年代的詩作。回顧詩人與辛亥革命同年而生,歷經一戰、二戰、抗日戰爭、國共內戰,飄泊流離,至戰爭結束、到廣州定居,生活始安定下來,難怪詩人如此關注現實。鷗外鷗也有不少愛國作品,如〈太陽河水〉:「今朝重返故國/鶴發童顏/有黨關懷有國愛護/問暖噓寒」,及〈中華兒女的意志〉(1983 年):「中華兒女的精神/意在必得/志在必取/一定要勝利/務必拼搏到底」,但讀來總覺平淡乏味如口號,若回到之前所說,詩人總以形式構連內容,或許他覺得歌頌黨國,就應文字直白如標語。

詩集裡有一首〈往事何須憶〉(1980 年),鷗外鷗在詩末自我評價,且引這幾句詩作結:

白頭宮女話當年
當年又何在
話不話
當年事都不在
似水如煙
鷗外鷗一個極端現實主義者
他只講存在不講不存在的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