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19/11/5 - 13:42

鹽田梓藝術節唔是瀨戶內藝術祭

鹽田梓藝術節本月尾便舉行,近日公布了最新消息,《立場新聞》也有報道

香港藝術活動不少,一般藝術節如果無特別,是沒乜報道價值的。「鹽田梓藝術節」成為傳媒焦點,原因之一是它在去年「財政預算案」首度提出時,曾廣被理解為參考日本「瀨戶內國際藝術祭」。

唔少香港人都去過「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就算你未去過,也可能看過一張有「波點南瓜」在海邊的照片。那個就是「瀨戶內」的展品之一。「瀨戶內」唔少嘢,上次即 2016 年的參觀人數就多達 104 萬,其名聲遍及世界。由此可知,香港若真要搞港版「瀨戶內」,那絕對不是一件小事。

廣告

問題是,「鹽田梓藝術節」是不是真・港版「瀨戶內」?雖然可以預想兩者會在戶外放展品,都會強調藝術與自然、地方文化的關係,但這並不等於港日兩個活動可以相提並論。這幾天主辦方公布了新資料後,更加可以肯定答案是 NO。「瀨戶內」的 FANS 可以不用期待。當然,這並不等於「鹽田梓」無料到。不是港版「瀨戶內」也可以有料到的。

那麼,「鹽田梓」為甚麼不能說是港版「瀨戶內」呢?

首先,規模不同。「瀨戶內」2016 的預算是 13 億 8800 萬日元(約 9996 萬港元),其中政府負擔金額為 6 億 1800 萬日元(約 4450 萬港元)。香港方面,財案本身預計數字是三年內每年撥出 2,400 萬,加起來即 7,200 萬,數字本來絕不輸「瀨戶內」,但策展團隊文化葫蘆已明言,他們中標計劃的款項遠比這個數字低(我正在向旅遊事務署查詢實數多少,但未獲回覆)。事實上,「鹽田梓」已公布會有 17 組作品展出,而「瀨戶內」2016 的數目則是 206。由此可見,兩者完全不能相比。

其次是,目的不同。港府的說法是把它完全當做旅遊項目,而策展團隊的說法則是「推廣鹽田梓的獨特文化和歷史」。「瀨戶內」當然有旅遊成份,也有推廣當地文化的意思,但它最大的動機,並不是吸客與推當地文化,而是切實解決日本鄉郊問題。

「瀨戶內」是這樣說的﹕

在追求全球化、效率化、統一化的當下,各島人口減少、老齡化加劇、地區活力下降,島嶼的特性日漸流失。我們希望通過舉辦瀨戶內國際藝術節,使瀨戶內海諸島重新恢復昔日自然與人類交相輝映的盛況,讓瀨戶內海成為全球所有地區的“希望之海”。

而「鹽田梓」則這樣說

藝術節以「天.地.人」作為每年的主題,並以「追尋靈性,六感體驗」為定位,推廣探索式旅遊體驗,透過融合「4R」元素(Refresh 恢復精神;Rethink 反思;Revive 甦醒;Recharge 注入力量)的藝術裝置及島上景點,讓訪客透過「六感」,重新認識和探索人與自然之間的微妙關係。

兩者顯然是唔同。

也由於目的不同,手段也不一樣。瀨戶內的策略是透過旅遊,引入大批人客,將力量(精力與財力)注入當地。因此百萬的遊客數字對他們來說很重要,為了吸客,也需要有(雖然並不是全部)大明星藝術家創作,如安藤忠雄、James Turrell、Christian Boltanski 等。而香港的「鹽田梓」,雖然現在還未公布邀請了誰在當地創作,但已知創作人將會全部是本地人。看網頁和新聞稿介紹,暫時也看不到策展人想用大明星做招徠。FF 草間彌生大南瓜會在「鹽田梓」出現的香港擁躉要失望了呢。

那麼,「鹽田梓」唔似「瀨戶內」,到底似咩呢?現在睇個勢,其實最接近的概念應該是「生態博物館 (Ecomuseum)」。這個概念最早於 1971 年由法國博物館學者 Hugues de Varine 提出,強調地方文化傳統、自然環境,講求當地人參與。雖然它叫「博物館」,但不一定有一座特定建築物。也可以說它是以博物館的形式去營造社區,保育一地文化。

當然現在說它是「鹽田梓」是「生態博物館」還太早,展覽還未開呢,這個位我也只是估估吓。總之我想說的是,就算它不是「瀨戶內」,也還是會有一看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