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麥勁生的止戈為武

2016/5/25 — 11:33

李小龍是個天才,他既有自己一套武學的理念,而且很有商業頭腦,十分懂得sell自己,在電影中對打的都是一代宗師,如韓式合氣道黃仁植、世界空手道冠軍羅禮士、伊魯山度等人。(資料圖片)

李小龍是個天才,他既有自己一套武學的理念,而且很有商業頭腦,十分懂得sell自己,在電影中對打的都是一代宗師,如韓式合氣道黃仁植、世界空手道冠軍羅禮士、伊魯山度等人。(資料圖片)

香港同中國文化的關係,比大家想像中深。正因為香港在近代中國史上,佔有特殊的位置,一百五十年前成為殖民地,從此離開了內地的歷史軌跡,走向世界,但又地理上與內陸相連,人民互相流動往來。香港在傳承中華文化上,其獨特角色,無人可以取代。中華武術文化在香港的發展,正是最佳的注腳。浸大麥勁生教授新作《止戈為武》,為香港中華武術文化傳承,提出合情合理,貼近生活的敘述。

讀:《讀書好》
麥:麥勁生

讀:起初構思《止戈為武》這本書時,是從甚麼角度出發?
麥:當初寫作是一個漫長的思考過程,由2011年接下出版計劃,本應在2013年底完工,但最終在16年才完成。思考重點是香港武術傳承整個故事應該如何敘述呢?因為既牽涉角度,也涉及技術問題,眾多武術門派沒有留下完整文字記錄,只有一套口傳的講法,難以驗證,加上門派眾多,如何入手建立一個完整的論述呢?最後我選擇了香港人生活中的武術作為切入點。明清時代是近代中華武術開始,在閱讀時受盧彼得的研究所啟發,他提出了「暴力經濟」的概念,指出在明末及清末,當時代愈混亂時,武術愈最興旺,而流播也愈廣,加上文字印刷普及,拳譜印行,明清兩代發展出以暴力為職業的生計,如鑣局、護院、團練、教頭等行業,我想暴力經濟概念放在香港具體環境,會是怎樣呢?當愈寫就愈發覺,香港的而且確在傳承中華武術文化方面角色好重要。

廣告

武術源自內地,當然高手雲集,但研究發現香港曾幾何時匯聚了南北高手,早在民國廿年代,廣東省武術興旺,而當時粵港之間來往自由,內地拳師往來方面,如眾所周知林世榮在廣州樂善戲院傷人後逃亡香港,另黃飛鴻徒弟凌雲楷也在樂富教功夫。四九年後中港邊境逐步封閉,拳師留在港澳,最後香港成為中華武術走向世界的輸出口。這個傳承過程當然重要,但同時再研究下去,會問將來武術在香港能否繼續下去呢?

廣告

讀:傳承當然有實質的內容,香港究竟傳承了中華武術的哪部分,是否保存了「技擊」部分,因為香港存在暴力經濟的社會條件。
麥: 正如在三角碼頭做苦力,唔打得點做?在九龍城教拳的師父,隨時有人上門踢館,輸一次就無法再搵食,唔打得點教。又例如傳統話警察學詠春,埋身上兩件先。當社會法治未完備時,暴力經濟存在,武術就在生存的基礎。因為武術係求生之術,一定係打,但要打得,強身健體好重要,所以先要鍛鍊身體,而打交好易會得罪人,處理不當會尋仇,於是就衍生出一套規矩、禮儀、文明,所以武術形成了不同的層次,最後在香港還演變成功夫流行文化 。黃飛鴻電影,變成家傳戶曉,人人都會懂一點。流行文化其實也有傳承的一面,不要低估其價值,如黃飛鴻電影,不單止有技擊部分,當中記錄了華南庶民生活文化的想像,如街市、妓院、茶樓當中生活百態。至於劉家良拍攝的黃飛鴻,則更着重歷史記錄的功能,例如「武館」是介紹武館內的各式規範。

讀:香港對中華文化有「承」的一面,也有「傳」的一面,傳播自然不會一成不變,香港武術文化同內地有甚麼主要分別?
麥:內地武術發展有三方面,首先是將武術競技化,變成國際賽事,定出標準套路,作為一種體操般的體育比賽,其次是散打擂台,第三是作為文化產品銷售,如將少林寺當作國際品牌去做。這些發展同剛才提到武術由技擊、強身健體、禮儀文化形成一個整體的概念就沒有特別的關係。

讀:這是否表示武術的核心部分如門派、武館及技擊等整合一起的特色,只有保存在香港?
麥:內地現在陸續重建門派,以往只有太極、長拳,現在也有洪拳,從香港移植回去再砌回一套齊整的拳法,這表示內地正在搶奪武術門派的話語權。香港武術核心部分也正在流失,如強身健體那部分,現在太多選擇了,甚至武術不及其他那樣迎合潮流,至於打那部分,上擂台打始終少數。不少師傅仍認為武術仍是一個整體,打出套路是令我們在學習過程中認知文化符號、格鬥技術及個人本身,這種holistic的觀念,令武術難以分拆變成符合現代運動潮流。

讀:每個門派都有絕學殺手鐧作為技擊的核心,在暴力經濟中也是核心技術,即快速殺傷對手,這部分是否有傳承下來?
麥:空手道、柔道本身技擊一樣有殺傷對手的招式,現在比賽已完全取締,現實上社會已經馴化了,要溫和、講道理,在中產社會要存在,唯有sell強身健體,但武術在這方面又比不上泰拳、瑜伽。

讀:但內地將武術變成體操一樣的競技也不對勁,好多表演以騰空動作為主,其實是違背了中華武術技擊的邏輯,因為打交無可能經常騰空,眾所周知騰空後落地那刻最易受攻擊。
麥:武術有武,亦有舞,即美學的一面,作為cross cultural currency,即係做畀鬼佬睇,睇到拍晒手掌,這當然有價值,武術作為技擊已沒有賣點,唯有賣美感、跨文化表演及健體。

讀:同日本劍道情况相似?
麥:當變成了運動競技,就會離開格鬥技擊愈遠。

讀:香港武術作為暴力經濟而存在是否已經消亡?上拳館學拳的已經沒有年青人,大多是中年人。
麥:現在全職教拳好難維生,好多師傅為興趣,又或者本身有一份謀生的正職,有時間兼職教拳,若變成一份職業好困難。反而健身可以成為一門潮流生意,Nike生意近年下跌,自從開了條新產品線賣女性運動bra top同legging,業績即刻好轉,但武術卻難以潮流化。

讀:真係hardcore的拳館,香港女士想健身但見到會怕,館內有陣汗味、又有紋身公仔人,港女會頂唔順。
麥:其實所有現在流行的生意念頭,武術都好難介入,好似龍獅會,舞獅可以掛上學校成為課外活動,又打住傳承中華文化旗號,先至能夠生存,但其實在武館傳統中,出獅本來不過是搵外快的side bussiness,有個老師父同我講過:「就算洪熙官返來教拳,都唔會多好多個學生!」至於由香港走向世界,師傅赴海外教拳,每當門派掌門大壽,歐美海外弟子齊集,表面睇武術在外國好流行,其實,在外國受歡迎程度遠比不上柔道及空手道。

讀:其實曾幾何時,武術在香港也適應了商業化環境而生存下來,以門派為例,這是為了搵食而衍生出來的品牌策略,成功建立商業化武館的競爭優勢,為何今天就失去了這種應變能力?
麥: 南方武術門派出現,同城市經濟有關,昔日團練請個師傅教拳,教完就走,不太重視門派傳承。但當去到城市開館授徒,自然要講branding、門派、師承,掛上去招生意,吸引人上門學拳,自然要吹「喂,少林寺出嚟,打得㗎!」城市經濟中競爭,大家要有label先可以sell。據說黃飛鴻教拳不掛洪拳,而是用「少林正宗」作賣點,林世榮來港先用洪拳招牌,其實,武術門派大部分屬創造出來的傳統。

讀:香港武術在六七十年代大盛,除了門派品牌外,也成功結合流行文化而進入庶民生活,為何這部分會式微?
麥: 武術在民國時代已經同城市流行文化結合並傳播開去,香港流行黃飛鴻故事,是朱愚齋在報章副刊寫,開始幾部黃飛鴻電影,也是他當編劇,又例如當日白鶴鬥太極的澳門擂台比武,在報紙及電台傳播中繪形繪聲,十分轟動,今天上youtube睇片,先知到原來場比武幾騎呢。但在口耳相傳的時代,形成了一個武術的幻想世界,流行文化中的武術比真正的武術大得多,而一般民眾在光影世界接觸武術比較安全,至於真實的武術世界,大家未必願意接觸。

香港一度獨步全球的武打片,是需要有武打明星支撐,而作為武打演員,也需要武術技藝。李小龍是個天才,他既有自己一套武學的理念,而且很有商業頭腦,十分懂得sell自己,在電影中對打的都是一代宗師,如韓式合氣道黃仁植、世界空手道冠軍羅禮士、伊魯山度等人。甄子丹相信已經是香港最後一個武打明星,其實他是很早出道的,電影情逢敵手是八十年代產品,他已經拍了三十多年,只不過成名遲,他已懂得跟上潮流,打起來好真實,像電影導火線便食住綜合格鬥技潮流,在marketing方面很聰明。甄子丹之後,再沒有武打明星了。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