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修平導演看時下年青人

2016/4/28 — 16:43

記者分享會現場
(左)香港賽馬會慈善項目主管陳淑慧女士;
(中)導演黃修平先生;
(右)香港藝術中心總幹事林淑儀女士
(圖片來源:ifva提供)

記者分享會現場
(左)香港賽馬會慈善項目主管陳淑慧女士;
(中)導演黃修平先生;
(右)香港藝術中心總幹事林淑儀女士
(圖片來源:ifva提供)

自從資本主義進入這個世界,「時間」已經不是從前的定義。城市人講速度講效率,買買賣賣,以最短的時間收取最大的回報。你沒有即時的收穫,便是你的失敗。現在就連教育都可以轉化成投資項目了。然而大多數人都不大願意投注在這個無底潭,就好像一項長達十多年的基金計劃,說保本,其實今天不知明天事。

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即將結束,考生的壓力一波接一波,現在考完下一波緊張的便是放榜時刻了。加上近月學童自尋短見的悲劇,無不叫人反思年青人壓力問題。我們是否揠苗助長?我們是否要求太多?我應該要怎樣理解年青人的世界呢?

《狂舞派》、《哪一天我們會飛》,黃修平導演近年執導的兩齣長片都跟年青人有關,又曾為ifva外展教育活動All About Us擔當導師,鼓勵香港少數族裔青年拍電影,遇過不同年紀和背景的年青人。在他眼中,香港的年青人是多樣化而且不被定格的。

廣告

「和旁人講開,我們很容易簡化便會說這個年代的年青人一定是點點點,這個年代的年青人就是不聽你說話的了。這就好像將一句說話把這代年青人歸類為同一種籠統類型。其實沒回事,這個年代就是什麼類型的人都有。」

引伸出來,導演又說,「我們會擔心香港電影未來的發展。因當千禧後年青人成長,成為電影業的主要觀眾群。他們的接收和我們(製作電影者)很不同的。原來他們看YouTube長大的,可能沒有耐性的,可能會理解電影是不同橋段砌來砌去就是故事。」

廣告

黃修平導演感慨自己出來工作六七年,慢慢看社會上各行各業及自己的經歷,反思到我們學習階段覺得很多習以為常的事物,其實都不是必然的。

「這個年代就是什麼範疇的人都有,這亦是這個時代的問題,分野非常大,但這其實沒有辦法,暫時亦沒有人能夠提出解決方法。但我唯一相信的是盡量希望每種性格的人都可以發揮自己應有的才能,而不是去壓制他們,不是為了容易管教而將他們變成一式一樣的人。對做管理或教育的人是難的,但難還難,你都不能夠開倒車。」

黃修平導演指導年青學員拍攝短片
(圖片來源:ifva提供)

黃修平導演指導年青學員拍攝短片
(圖片來源:ifva提供)

黃修平直言羨慕這個年代年青人擁有豐富藝術體驗的機會,認為透過活動建立平台讓不同人找到同路人,然後一起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導演黃修平召集不同創作人,參加「48小時短片製作挑戰賽」,於限時48小時內製作一段短片,爭奪港幣十萬元獎金。他形容在48小時的壓迫下,年青人拍片需要有火,但同時需時冷靜,這樣才可以發現自身的盲點,不卑不亢地突破,然後向前改進。這正正是拍電影精彩之處。

香港電影精神,就是臨場發揮。多次擔任教育活動導師的導演黃修平曾想過,不如大家齊齊閉關,好像集中營一樣困住自己,迫自己在一段時間內,連度橋連製作,做出一條片。這樣大家會經歷到什麼呢?「迫到崖邊,你一定會想到一些東西出來。我亦很想和學員們一起經歷這回事。」

當我們去反思學童壓力問題時,會否已經把自己置於高地,從上而下看這班年輕一輩究竟搞什麼鬼,出了什麼問題?然後有人很偉大、很轟烈地將問題歸咎成誰誰誰的錯。我們定格年青人,時常誤墮早早預設的結論。我們又用自己的想法去量度其他人,其實想法過於大概而不具體,過於含糊而不明確。

黃修平與一眾街坊好友於西環正街欣賞戶外放映及分享感受
(圖片來源:ifva提供)

黃修平與一眾街坊好友於西環正街欣賞戶外放映及分享感受
(圖片來源:ifva提供)

「賽馬會ifva Everywhere 48小時短片製作挑戰賽」歡迎不畏風吹雨打,一心只為拍出好作品的創作人報名。各路英雄可自行組隊挑戰,或加入導演們帶領的創作小隊。你將有機會可與黃修平、鍾偉權,或賴恩慈一同創作。詳情請見ifva官方網頁,截止報名日期為今年5月24日。

「賽馬會ifva Everywhere 48小時短片製作挑戰賽」宣傳主視覺

「賽馬會ifva Everywhere 48小時短片製作挑戰賽」宣傳主視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