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嘅嘢

FASHION嘅嘢

Fashion ge je, nei sik tiu ceon me. https://www.facebook.com/FASHIONgeje

2019/1/27 - 11:22

黑人塗黑,是種族歧視,還是過度政治正確?

diet_prada instagram截圖

diet_prada instagram截圖

沒完沒了的種族歧視又來了。Balmain 最近發表了 Olivier Rousteing 首個 Haute Couture 系列,秀上的白人和黃人模特兒被化上全白面妝,而黑人模特兒則塗得更黑,然後被 Diet Prada 懷疑是模仿美國 Black Face 滑稽戲,涉及種族歧視?

科普一下,Black Face 是美國 19 世紀的滑稽戲,由白人演員模仿黑人滑稽的言行舉止,實際上是在嘲笑和貶低黑人,以取悅白人觀眾。由於當時黑人的社會地位低下,種族隔離嚴重,他們並無資格上台表演,唯有由白人演員將臉塗成黑色以飾演黑人。

廣告

而來到 Balmain,整場秀沒有一位白人或黃人被塗黑,反而是將黑人化得更黑,跟 Black Face 完全相反。問題是,為何白人塗白不涉及種族歧視,但黑人塗黑反而是種族歧視?只有那些自身認同黑色皮膚是低下次等的人,才會認為把皮膚塗黑是種族歧視,塗其他顏色就沒有問題,真是矯枉過正。

但按道理,不應該是黃人模特兒塗白更牽涉種族歧視嗎,因為白色非原本膚色。如果塗紅色、綠色、藍色、紫色呢?雖然並不知道今次妝容的靈感來源,但假設化妝師並無任何種族成分在裡面,那純粹只是把身體當作一塊畫布去上色而已。

這種行為是過度敏感,過度政治正確。情況就像某國人,無時無刻都在疑神疑鬼西方國家在貶低他們,這種行為只會顯示出對自身文化和身份的自卑感。

再者,創意總監 Olivier Rousteing 本身就是有色人種,更是名孤兒,自小被一對白人夫婦養大,而且他的創作出名擁抱多元,亦曾譴責其他品牌只用白人模特兒。除非是鬼上身,否則在這樣的背景下,他為何要吃飽沒事做去歧視自己?

話說回來,感覺 Diet Prada 兩位白人和黃人的「Fashion Police」最近越來越愛惹事生非,無中生有,加鹽添醋,幸災樂禍。

以下關於時尚與政治的題外話:

時尚人士向來都是政治冷感的,但近幾年的全球政治動盪不安,以及平權議題愈趨重視,以致越來越多的設計師借助品牌力量發表政治言論,爭取各種平權。但久而久之,政治和平權議題在時尚界逐漸變成一種「深度時尚」(我自創的詞語,意指「雖然我很時尚,但我並不膚淺,我還很關心社會呢」),甚至演變成一種新的賺錢手段。

以 Dior 為例,2017 年將奈及利亞作家 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的書名《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直接印在白色 T-shirt 上,售價 700 美金,部份收益捐給 Rihanna 的 Clara Lionel 基金,然後很快 Sold Out 了,時尚界頓時人人變成女權主義者。但事實上,穿的人有多少是為平權做點事情?下一季他們還會穿嗎?Dior 產出這件衣服後社會有進步了嗎?這件無需設計的白 T-shirt 真的值得 700 美金?捐全數收益會令品牌虧本?

Slogan Tee 沒有問題,但每次看到這些打著平權旗幟但卻在掏空你錢包的品牌,或者穿上一句 Slogan 就自以爲很有態度很關心議題的人,我就忍不住打冷顫,太造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