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五步》台前幕後發聲撐導演:贏就一齊贏,輸就一齊輸

2016/8/25 — 13:02

「贏就一齊贏,輸就一齊輸。」是電影《點五步》的對白,由棒球員賽前喊出。該電影公映之前,台前幕後的工作人員也齊聲呼出這一句。

《點五步》今日正式公映,昨日遭受批評,斥責製作單位「消費熱血」,大量起用學生,低薪甚至無償工作。繼導演和棒球顧問先後澄清之後,該電影的編劇、剪接、音效及演員亦出聲回應批評,齊呼「贏就一齊贏,輸就一齊輸」,力撐導演,直言:「低薪但我堅持」。

電影公映在即,日前網上有文章翻查導演陳志發的舊訪問,指出台前幕後「好多人唔止under paid,仲有啲係no paid」,從而指責「不付錢向來是電影圈的毒瘤」,又稱該製作「若然大賣更加是做壞榜樣」,「做爛市」。

廣告

繼導演陳志發和棒球顧問周德邦昨日在 facebook 發表長文回應之後,該電影的編劇、剪接、音效、演員也陸續用「贏就一齊贏輸就一齊輸」為 hashtag,在 facebook 發表長長的背後心聲,力撐導演和一眾參與製作的朋友。

編劇黃智揚:做自己喜愛的事,以超乎常理的病態去堅持

廣告

與導演陳志發一起完成編劇工作的黃智揚表示,為期一年半的項目,只收取 1.5 萬的酬勞。以每星期工作六天,每天工作九小時的工時而言,他直言「我的時薪為每小時3.8港元」。曾計劃申請工作假期的他,更為了完成電影工作,而暫時擱下個人計劃。不服氣,也不想認輸,即使導演陳志發開口勸退,他仍然堅持到底。

黃智揚坦言,這份堅持難以解釋,但認為超乎「工作付出了勞力就該得到合理薪金」的定律參與電影製作,不是「蝕底」也不涉及「剝削」。他形容,香港是一個「有病的地方」,香港電影業也不例外,所以「做自己喜愛做的事,就要以超乎常理的病態去堅持。」

剪接梁焯霖:全心全意做鍾意做嘅嘢,從冇考慮有冇回報

負責剪接的梁焯霖表示,電影拍攝的四個月時間,一直都在幕後協助剪片,但從沒有想過酬勞,寫道:「一蚊都冇收過,亦冇諗過收」。後來,他獲邀「剪晒成套戲」,工作期可能長達八個月,便獲得 1.8 萬的酬金。導演陳志發當時亦強調,「上到畫有收益嘅話,會報答返大家」。

梁焯霖解釋,製作團隊明知人工不合理,但仍然繼續去做,不是「想頂爛市」,而是「全心全意咁做自己鍾意做嘅嘢,從來冇考慮過有冇回報」,加上能夠參與一套「由香港人製作嘅本土電影」的機會難得,大家「就算冇人工,我哋都想做好佢!」。他認為,當本土電影多人支持,才會有更多資金投資投入開拍本土電影,故希望透過《點五步》證明「本土電影係得嘅」。

音效混音 Fish Chan:難道不能任性一次,完成大家想要的成品?

參與音效設計及混音部分的 Fish Chan 批評,「消費熱血」一說只是建基於錢,無視參與者的自由意志。他又透露,製作單位從來沒有強迫參與,大家是「因為這劇本和故事而堅持留下」,反指該文作者在開畫前抹黑攻擊,意圖「實在令人揣測」。

參與電影製作近十年的 Fish Chan 稱,眼見近年本土電影「死氣沉沉」,合拍片又「大石砸死蟹」,「很樂意為《點五步》做到天昏地暗」,形容自己出了 120% 的精力完成。電影預算雖然只有二百萬,但不等於製作人員要縮窄到二百萬能拍的範圍,他直言:「大家已經豁了出去,難道就不能任性一次,讓大家完成大家想要的成品?」

演員關銘輝:聚集過百人力量,咁多人都係痴線嘅?

日前網上流傳的文章亦有提及演員之間出現「同工不同酬」的情況,並非主要演員的關銘輝直言「人工好低」,但「早午晚飯宵夜全部食飽,車馬費又有收」。他又透露,參與《點五步》無法獲得市價薪金,是團隊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實。電影監製和導演都是象徵式地收取「幾蚊薪金」,製作期間更經常要「倒貼」。

關銘輝形容,《點五步》是一部幸運的電影,用盡人情卡最終得以完成,現在卻被人指成「消費熱血」,抹殺團隊連月來的努力,不得不「出句聲講事實」。他表示,拍攝期間從沒有強迫參與,首映前又會問團隊各人要幾多張票,直言:「導演有記住班crew」。他又認為,參與製作的人多達百人,但大家從來沒有抱怨,反問:「唔通咁多人都係痴線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