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五步》教你點樣一齊贏回青春 — 專訪林耀聲、胡子彤

2016/8/29 — 11:15

電影《點五步》(下稱《點》)同《屍殺列車》係朋友網上推介本周要睇嘅兩齣電影。

我呢,未睇《屍殺》,但身邊朋友已經激讚,有乜期望?poster 同個名已經講哂,但跑出因為有驚喜。第一,戲裡小女孩做得好。另外,睇下睇 zombies 冇食洋蔥都會喊出嚟,前幾年《熱血喪男》撐高溫暖度,搞人屍戀頂多窩心。但《屍》會搞喊人,跳脫了一般類型,弄至我極度心癢,已很久沒有這種極想入場嘅衝動。

熱血3分鐘,冰冷1小時

廣告

早在香港國際電影節《點五步》已出場,反應好好,運動、熱血,面對妖氣沖天的香港,其實好啱睇。可惜身邊有些朋友都異口同聲,「冇聽過」,明明有港鐵poster,都會視而不見,唔通撞鬼?

應該對「熱血」類產生了抗體,「熱血」、「勇武」都係呢兩年冒起的詞語,我最近click 番slam dunk 湘北vs 山王,n年前嘅動畫作品依然讓人沸騰。睇完,覆多兩個whatsapp ,幾條link,沸騰隨即變溫水。或許民智開了,人唔想重覆呢種有熱有冷的感覺,未熱過,面對寒冷或許沒有那麼叫人難受,可以掩埋雙眼頂下去,熱血的熱如何可以滾下去?

廣告

青春片,想起了曾經讓你陣痛的遺憾

「你怎樣形容《點五步》?」我問了戲中三位年輕主角-林耀聲、胡子彤,或許太多行家都這樣問,他們已著了default setting ,「青春、勵志、熱血」大家都是這樣子去形容《點》,到底甚麼是「青春」呢?

是否每天掙開眼,可以不經計算,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胡子彤很贊同我量度青春的說法,眼前的這位陽光大男孩是香港棒球隊成員,女孩子和他在一起,相信會有很安全的感覺。跟戲中的細威不一樣,細威是醒目仔,想做就去做,不介意走精面,你如果跟我一樣,在屋村裡長大,睇見細威,你總會pop up 出幾個街坊人樣,一齣像樣的青春片,就是要讓人重拾從前,特別是遺憾。

青春片,要令人想起可以義無反顧

「遺憾」借陳心遙的歌詞,就是「差一點」,差一點勇氣就可向她表白,差一點便能趕上那班車,林耀聲入行多年,碰了幾次面,今次可以近鏡傾計,心裡不其然說句:「你都幾似梁朝偉」他微笑了一下,坐在旁邊的子彤大表認同。

我想倘若他是70後,演員路或許會易走一點,拍了麥曦茵的《烈日當空》後,他想當演員,年輕就可以義無反顧,他有幾努力,點樣做散工,行家的報導已不少,到底努力了多久才會有人發覺?

天曉得,但放心,處迷失嘅香港,時不時都會講大道理,叫豬豬有方向可依,肯排隊一定會輪到你;《點》他飾演阿龍,全片由他的自白開始、告終,紀錄了他因為棒球,如何出現了生命蛻變,棒球是一個平台,提供年輕人成長需要的養分:証明自己、學習合作和體味失敗。

青春片,解不了「遺憾」

而年輕人不一定要打棒球,但真需要一個平台、隊友和一位生命教練,「智叔是你戲中的伯樂,把你們的精力導向合宜渠道,在成績以外體現存在感,誰是你現在的伯樂?」我問阿聲,「麥曦茵導演,係佢係街上將我執番嚟,叫我加入Dumbyouth」,人是否一定能夠遇上生命的伯樂,我不知道。

但當碰見,珍惜以外,還要學會感恩,學會了,就會少一份遺憾。

《點五步》片尾確實會把人燒至沸騰,出場後都會熱情冷卻,滾起除了熱血,還有一種重新reboot 自己曾經的模樣,青春的一個緯度就是對自己仍有一種期許,期許有幾遠,你就有幾青春,青春其實愈嚟愈同年齡脫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