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五步》:棒球以外都陳舊,但……

2016/8/31 — 10:44

電影《點五步》預告片段截圖

電影《點五步》預告片段截圖

「香港首部棒球電影。」《點五步》文宣上,總不難發現這一句。

先利申。我和棒球有些私人關係。從小看不少也聽不少,日本棒球的甲子園,雖然浪漫化了許多,但多少總有些期許。大學時,我也修了一個學期的棒球。打得一點也不好,但至今仍然記得老師,教我們如何轉身投球或揮棒,曉以我們「點五步」的道理。

有港版《KANO》之稱的《點五步》,未公映已引起公論。台前幕後各人,寫了一篇又一篇熱血文章,掀開電影製作背後的青春故事。沒錯,香港一直缺乏體育題材的電影。以棒球來說,《點五步》大概是第一部。題材是新鮮,是吸引,然而棒球以外,電影處處都是老套陳腐的情節。

廣告

改編自香港少棒隊的真人真事,取材是八十年代,曾蔭權擔任沙田專員的一段往事。《點五步》將少棒隊改成中學棒球隊,一班被人睇死的 band 5 爛仔,校長用棒球用體育用比賽來改變他們的人生。有人願意服從,成為棒球之星;有人中途離場,誤入歧途,搞大人個肚,最後為了幾千蚊酬勞被人劈。

《點五步》電影劇照
(圖片來源:點五步 facebook)

《點五步》電影劇照
(圖片來源:點五步 facebook)

廣告

遊戲既然如此,你順著規則去玩,奮鬥就可以「成功」;要是你偏偏離開人群,走自己的路,沿途可能充滿危險,甚至招惹殺身之禍。這種邏輯,何等眼熟?活脫脫就是獅子山精神的借屍還魂,電影中棒頭場的場景,不少鏡頭也同時拍下了獅子山,意圖可說是相當明顯。不過是昨日的「獅子山下」,今天換成「青春熱血」,兩者背後無改的是香港人「Can-do」的精神。

《點五步》是男性主導的電影,兩個女主角都處於被動的狀態。談善言飾演的角色,被男生力追之下,展開初戀,甚至令她未婚懷孕。懷著孩子的她,遭到男朋友拋棄,甚至要求她打掉胎兒──一個傳統的悲劇女主角形象。另一個女生更加是全無一句對白,總是以女神的形象,在男生面前甩長髮,或者在升降機中給鹹濕大叔騷擾。

棒球比賽的競爭,校園女生的柔弱,2016 年上映的《點五步》,拍出八十年代,甚至更久遠的守舊思想。前人老套的影子處處,但所謂「橋唔怕舊,最緊要受」,舊酒新瓶,也要看那個瓶是怎麼樣。

青春熱血,是永不厭倦的主旋律。

《點五步》雖然有雨傘運動的場景包抄,但個人覺得沒有電影加值。佔領地的畫面,早已過份消費,僅只是情感回憶的符號。佔領區的街道上,曾經名震全港的棒球員,今天穿著普通上班族的白裇衫西褲,拾起一個來歷不明的棒球,勾起往日的串串回憶。

監製說是情懷,我看出來的是懷緬。遺忘,幾乎是每一個大人都必須經歷的成長。不是我們刻意忘記甚麼,而是時間本來就會將我們部分的過去沖走。當男主角在佔領地拾起棒球,他在「想當年」,也是觀眾的「想當年」,一起回味八十年代多麼風光的香港,或者其他「此情此景不再」的欷歔。

《點五步》預告片截圖

《點五步》預告片截圖

無論 low paid,還是 no paid,《點五步》的鏡頭的確是拍得好,流露出屋邨出身的導演陳志發,對於屋邨生活的記憶,很實在,所以很有共鳴。公屋天井的正方型,猶如棒球場上的四個壘。兩個男主角在天井追逐,練習棒球,土炮卻自然。

升降機的色魔,在 CCTV 流行之前,的確是不少媽媽的憂慮。穿著校服裙的女生,大概都曾經試過,遇上怪叔叔同行,寧願多等一班升降機,都不要冒險。又,無論是兩個年輕人「搞嘢」,還是少妻與警員的「衣泣」,都是後梯春光的一部分。還有天台掟水彈,也是屋邨仔的集體回憶。住過公屋,沒有親眼見過,也聽過不少類似的故事──就像鬼故一樣,一代一代傳下去。

《點五步》故事的主線──沙燕隊,背後的沙燕橋和城門河,大概是不少「新東人」的集體回憶。大家都可能走過這道橋,卻不知道它有名有姓,甚至背後有這麼一段威水史。如此接近,如此貼身。地方掌故,加上香港之光,實在很容易觸動觀眾的情緒,包括我。

看完《點五步》,踏出電影院的一刻,我很喜歡這電影,卻不懂得如何訴說這份感覺。當我坐下來,認認真真寫一篇文章時,又發現分析結果,所得是電影老套陳俗。理性上,我實在說不出電影給我新穎的啟發;但感情上,我絕對投入在那 95 分鐘的光影。

電影,有時當然走在現實前,想像出我們未能想像的可能;但有時也會用來撫摸人心,帶來慰藉。《點五步》大概就是這麼一部,老套但又無法令人討厭的電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