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只係恐同咁簡單(下)

2015/6/9 — 12:36

上半場已經引起爭議,下半場更甚。

早段時,我一邊講一邊有一位嘉賓向主辦當局投訴,我不知道他投訴的內容,只覺得他製造出的噪音實在有點騷擾,我當然很希望他能夠對講者有一點尊重。不過,我都只能交由主持人處理,盡量當無事。

不過更 disturbing 的尚未來臨。事緣我想講怎樣可以建立多元的社會並定舉例以說明之。於是又播師奶三部曲之「性」,誰知那些家長就鼓噪起來,話中學生不應該睇,要叫停。我唯有把空間開放讓大家發表對這件事的意見。我也問坐上的中學同學覺得怎樣,一位中學生話覺得「唔舒服」。情況一度有點緊張。

廣告

大人當中,有人就話:「其實而家啲人 13 歲就睇 AV」。有位被叫「阿叔」的人話其實自己 10 歲就已經知道曬相關訊息。幸好有從事電檢工作的朋友證明內容並非三級。 而我當然又發表了我為何要 create discomfort ,令人不舒服,作為教育的一種手法。

最後我請中學生說話,幾乎所有中學生又話其實都想睇啲片,其實佢哋唔係人地話咁乜都唔知。今次錯有錯著,可以聽到這麼年輕的聲音,實在很好。於是我決定把新書「抗命時代的日常」送給每一位中學同學。他們排隊叫我簽名時也告訴我很多他們的感想。

廣告

 

今天也有中學同學來信說:

1. 他覺得講堂以陳志全議員被辱罵的片段作開首,是驚喜之一 。

2. 其次,以陳志全議員被辱罵進而談論香港政局,這是驚喜之二 。(自雨傘運動後,片段中的情況或許如您所言,只是香港現今眾多社會問題中的冰山一角,也可理解為香港正在「墜落」的表現。)

3. 驚喜三:在他的生活圈子裡,因意見不合而唇槍舌劍的畫面日漸常見,昨天雖則四方八面的意見並出,也無礙學術之間的交流,「這種情況在我看來是十分罕見的」。

我聽得好高興。覺得這個城市又有了希望!但我還是要問:是怎樣的一個城市「成就」了昨天這樣的一個頒奬典禮呢?

1. 如果你是中學校長或者家長,來到頒奬禮發現原來先要聽講座才到頒獎,你會去投訴嗎?

2. 同學參加一個論文比賽,頒奬禮上請來嘉賓對議題作深入討論,這個做法是否太過監人賴後呢?(他們只是來領奬,不是來聽講座的啊!)

3. 如果講者說得不好/唔啱聽/或者內容不恰當,你會怎樣做呢?你會否考慮去飲一杯咖啡然後到頒奬禮的時候才回來呢?

4. 如果講者來頭很勁, 雖然你聽不懂,你是否仍然會很有禮貌的坐在位上呢,並希望你的學生或子女會勉強捱下去呢?

 

謝謝明德書院的邀請,昨天面對的挑戰很有意思,我獲益良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