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都唔夠林家棟乞人憎

2015/4/22 — 19:10

林家棟為第3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大會司儀 (youtube 片段截圖)

林家棟為第3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大會司儀 (youtube 片段截圖)

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惹來全城熱罵,又真的是「爭唔落」,其實把這個電影獎與頒獎禮分開來看,如果像《黃金時代》這樣和賣座絕缘的電影能拿下多個重要獎項,這個金像獎應該還是值得支持的,可惜頒獎禮上個別人士的表現確實羞家。

吳君如是這批「個別人士」其中之一,她負責頒發壓軸的最佳電影大獎,在介紹五部提名作品時說《黃金時代》未上映之前她未聽過蕭紅,她這樣說又真是沒扮嘢,做回自己,我覺得是很坦率很可愛,如果她事先做功課,上維基百科翻查了一些資料就煞有介事,「也」文「也」武和觀眾大談蕭紅,我反覺得矯情,虛假,甚至會令我反胃,在「扮識嘢」和「認唔識」之間,我永遠寧願後者。惡補對某類藝(如鄭裕玲)是需要,而且必需,但那絕不是吳君如的形象和風格。遺憾是她可能在台上過度亢奮,got carried away,竟扯到去砵蘭街蕭小姐,在那個時刻實屬極度不恰當。

吳君如這樣的聯想,她這種思路說實又真的相當生鬼,表面我或叫嚷「乜講 D 咁嘢」,但私底下都會忍不住笑,在我來說是一種「guilty pleasure」。假如她上李思捷的清談節目,或接受汪曼玲、黎芷珊那些訪問時爆出「從蕭紅扯到蕭小姐」話題,是她一貫作風,我覺得完全沒問題,起碼她沒有侮辱或抹黑當年的性工作者,反而會勾起,哈哈,集體回憶!當然某些人可能認為每次提起蕭紅非要在胸前劃十字不可,那是另一回事。

廣告

其實在奧斯卡頒獎禮,主持也好嘉賓也好,都有不少在他們的講話中灑鹽花,甚至有時過火位引起尺度爭議,像如果有 Bette Midler 出場,她的影迷歌迷必然期待她會爆一兩句有味笑話,就算她「尊重大會」沒講出口,只要她打個眼色兼來個欲言又止的表情,已叫人像聽了個有味笑話一樣,但這些都是節目中的間場位,記得有一次她擔任向已故藝人致敬環節,也是挺正經的。而今次吳君如錯在頒最佳電影這如此重要嚴肅的時刻,漏出如此有失莊重及不尊重提名電影的話題,無論她穿著得多有品味都要狂扣分。

但她只是不恰當,最多只能說她沒分寸,又或者像陳小春超低水準的表現,是他們自己攞架來丟,起碼他們都沒有傷害到他人。

廣告

而林家棟作為大會司儀,也不用提他有沒有具備一個主持這樣大型節目的司儀的修養和風度,見他拿住支咪亂噏時態度可以如此輕佻、浮誇,大言不慚,大石壓死蟹去羞辱沒有還擊力的新進導演、新進演員、獨立電影,確是為香港電影界在萬千觀眾面前(相信世界各地的華人都有渠道看到這節目)樹立了一個十分負面的形象。《蘋果日報》引述張同祖事後解圍說金像獎是「一個家庭 party」,「可以搞笑、自嘲、踩人、俾人踩」。當然可以,閉門一家人做乜都得,無人管得著,問題是這個「家庭 party」是現場直播而不是一個私人聚會啊。

就算是一個閉門 party,可以恣意互掟蛋糕,這班老友鬼鬼有沒有關注在場那些獨立電影新導演、新演員?他們可不是平時拍膊頭的「自己友」啊,他們有如初來步到的「遠親」,才剛踏足這個新環境,仍未能溶入這個家庭,他們怎會有能力踩人,只有任人踩的份吧,一個大家庭在這時刻是不是更應該伸出熱情之手歡迎他們鼓勵他們,令這些電影新力軍賓至如歸,感受到業界的善意,感受到這個「大家庭」的溫暖,而不是像現時成為被揶揄挖苦和製造 gag 位的祭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