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齊齊整整不是大道理

2016/7/23 — 6:50

Emily Gravett 畫作風格細緻。

Emily Gravett 畫作風格細緻。

【文:鄺穎萱】

香港生活愈來愈令人感到抑鬱,除了政治環境急促惡化外,領展趕走小商戶,外判街市管理,食環掃蕩街邊小販,香港變成只有商場式生活,大家搭地鐵回家,坐電梯到商場超市買餸,再坐電梯回家,早上又在同一個商場吃着同一款早餐,香港富裕後的中產生活,變得如此單調乏味。

今期我介紹英國知名繪本家Emily Gravett的作品TIDY,故事內容簡單但發人深省。

廣告

故事講述在森林裡住着一隻十分愛整潔的獾,名字叫Pete,他會拔走草地上野花雜草、為狐狸梳理打結的尾巴,為每隻雀仔清潔鳥喙;定期替他們洗澡,又在樹林裡清理地上枯枝,更將每一顆石頭洗刷得光光亮亮。秋天來了,落葉紛紛落下到處飄揚,他將落葉一袋一袋收集起來,堆成一座小山,看着樹葉掉光後留下來光禿禿的樹幹,感覺雜亂,他便決定將樹幹逐一拔起清走。這樣整個地方不就整潔無瑕了!不料隨之而來的一場大雨,樹林出現水浸,水退後,地面卻變成一片泥濘。他完全不能容忍這亂作一團,叫來推土機、挖泥機,在地上鋪上一層水泥,完工後的Pete感到很滿意,再沒有泥濘、看不到枯葉、甚麼也井井有條絲毫不亂,這個樹林簡直完美!

這時Pete肚子餓了,四周找尋食物,但昆蟲們已被埋在水泥下,找不到所在,他決定回家上床睡覺,到家掏出門匙,發現家門埋在水泥下不見了,又累又餓的Pete只好暫時棲身在水泥桶𥚃,呆着呆着反覆思量,想自己可能做錯了!翌日一早起來他決定要改正過來,森林內的朋友都來幫忙,打碎水泥,將樹幹放回泥土內,最後一切又回復原狀,所有事物又還原到原來的面貌。

廣告

我們習慣要求孩子從小注重個人整潔,用過的東西要放好,每事每物都齊齊整整,但若放大到去整個社會層面,盲目追求整潔,將一切差異,所謂混亂、不潔的全部剷除,這就會造成反效果。香港這城市,猶如Pete居住的森林,對秩序齊整的追求,已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路邊小販被視為不潔影響市容,被趕盡取締,農曆年間為嚴打無牌小販,最後釀成街頭衝突,大家有目共睹。小販是香港社區經濟的一部分,也是普羅市民及遊客喜愛的本土特色,但政府政策卻要除之而後快。同樣,香港的傳統街市,賣魚檔水流滿地,肉檔菜檔,熱鬧非常,官僚想辦法以大型超級市場或外判街市管理取代,隨之而來的,卻是大幅加租、食環署停建公共街市,市民需要依賴領展街市或超市。 壟斷公共房屋的商場、街市、熟食中心;凡此種種的官僚作風,市民最終還是被害慘的一群。

這繪本叫TIDY,整潔乾淨大家都喜歡,但要適可而止,這位英國繪本作家Emily Gravett,正正看到問題核心所在,以繪本引領孩子,故事簡簡單單就把大道理說得一清二楚。Gravett是我非常喜歡的一個繪本創作人。讀她的作品,猶如進入一個玩樂空間,從這一頁翻到下一頁的過程,可能只是幾秒鐘,但在書裡代表的是時間的移動及空間的轉換,讓讀者在短時間內,感受到像看電影那樣的三度空間。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