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625 又十年

2015/7/22 — 17:37

這四個數目字,對音樂人來講,絕對不是無意義的數字組合。它代表了一首樂曲當中,以一個 key 中的 1、6、2、5 和弦作為一個基本循環。在一個特定的 key 當中,每個根音再加上其三度和五度音,就都產生一個和弦。因此,每個 key 當中都有 7 個和弦。除了可以用英文字母來表達,亦可以用數字代替。而 1625 循環的組合,就幾乎主宰了近二十年流行曲的發展,縱使作曲人每每加入 voicing 上的改變或替代和弦,為 1625 曲式加入新意,但流行曲的大框架,從來沒有離開過 1625。

1625 曲式有一個特點,就是它具有不斷循環,周而復此的能力。演唱會中歌手可以從升降台沉下再彈起 encore不停 loop,1625 的流行曲式功不可沒。十年以來,纏繞着大家的午夜夢迴,或多或少就是 1625 的和弦結構。

麥浚龍的三部曲,能夠牽動大家的聯想,Wyman 的詞當然功不可沒,但亦不能抹煞 1625 的功勞。橫跨十年的三部曲,其實心思不少。能夠在 1625 框架中作出變化,而且恰到好處不會令聽眾覺得三部曲的關係中斷。合唱歌要遷就謝安琪的 key,只能選用兩位都可以 handle 的 F key。這又恰巧和三部中的其他兩首的 C key ,以四度呼應。雖然歌詞中男女二人的故事尚沒有好結果,在歌曲韻律中卻相互依存、替代。謝安琪歌詞裡頭雖然看似是回絕了麥浚龍的心意,其實卻已不自覺地跌進了他的 1625 曲式當中,不能自拔。

廣告

你我在 k 房的日子,就是沉溺在 1625 的洗禮當中。羅生門一曲將它再擺上大家的注目當中,而且能夠令大家再次掉進回憶的漩渦裡頭,當中的計算其實不淺。說穿了,十年以來能夠念念不忘,其實又何嘗不是充滿猜度和尋覓?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