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4年散文組得獎者:文集兩年前已有擅改問題

2018/6/29 — 15:52

【文:梁莉姿】

編按:2014 年,梁莉姿憑著〈房間、牙痛和搬家〉一文獲得香港圖書館主辦的「中文文學創作獎」散文組第一名。

應李嘉儀所說中文文學創作獎文集擅改作者作品並直接出版一事,我是2014年散文組得獎者,其實2年前的文集已有此問題。當時讀完作品已覺有點奇怪,但當時趕住exchange ,匆匆一瞥便沒太多理會。今次細看才發現被改地方竟有這麼多,我只談幾處最無法忍受:

廣告

1)作品主要描述我與父母三人間的關係,而原文中所有「父/母」,「我父/我母」被改成「父親/母親」,「我的父親/我的母親」,完全破壞原作品節奏及語感。

2)很多人都知道我人生中最討厭的標點符號是感歎號。個編輯把我原句的「啊一不小心」改成「啊!一不小心」;以及我在與父的對話時的「我哦,心底知道他這樣做後告訴我,是一種報復。」改成「我啊!心底知道他這樣做後告訴我,是一種報復。」

廣告

那些激情的感歎號讓我在讀到被如此扭曲改寫後心中也冒出很多個感歎號(!!!!!!)

3)我寫到大學選了「必宿」的書院,必宿是指由入讀到畢業都會年年有宿住,是「四年來都必定有宿」,而非「四年內」。這樣反而曲解了「必宿」的意思。

4)我把大學一年級時由於太空虛而不斷進食導致蛀牙之事與父在我們離開後由於寂寞而不停滋擾我們融在一起書寫,從而得出「進食之於我,如同我和母之於父,無根的恐懼而亟欲抓緊甚麼,如溺水之人。」的類比,當中「無根的恐懼」是我想強調的,但結果編輯改成了「無限的恐懼」⋯⋯真是很生氣。成件事成個類比完全是南轅北轍-_-

其他就不多說了,各位自看。

PS:看到其他討論串有人以「語法」,「常用語文知識」云云分析,指出編輯的更改是「符合語法」,或「作者本人中文都不好,要同編輯都要各打五十大板super」之類。想說的是文學好玩特別的地方不就是試圖動搖日常嗎?文學獎不是中學學校作文交功課,我們應該問的是,何以編輯能有這樣的權力隨意刪改作者的作品,每人對文字的語感及節奏掌握都不同,為何編輯「根據其判斷」所作更改就必然較原作為佳?另一方面,編輯到底應否與作者共同協商更改及出版作品的過程?在更改過程中應否告知作者?

不過,想再補充,其實中獎文集並非惟一「出事」文集,圖書館每兩年辦一次的文學節徵文比賽的文集,其實得獎作品都一樣被改過。(利申2012年中學組得獎者)

得獎作品原文連結

作者 facebook

(文本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