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5年香港時裝業事件回顧

2016/1/7 — 20:11

本來想列出10件事件,但其實香港時裝業一年內哪有10件重大事件發生,因為香港本地時裝業落後。所以以下6件,是包含與「成衣」和「製衣」相關的事件。


一、政府首次向時裝業撥款5億

2015年2月,政府發表財政預算案,宣布向時裝業撥款5億,計劃未來分3年展開先導計劃。包括向設計師提供海外實習和展覽機會,資助業界參加海外比賽,協助設計師推廣個人品牌等。1970和80年,曾是香港製衣業的黃金時期,在各製造業中稱冠。但隨著香港地價物價上升,內地改革開放,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是香港製衣廠北移的高峰期,自此香港製衣業逐漸式微。

廣告

20世紀香港一直以製衣為主,而近二十年,香港一直擔當外國品牌發展亞洲業務的基地,除了代理品牌,國際品牌更把公司設在香港,甚至在香港上市(2011年的Prada和Coach)。從大名鼎鼎的大牌子,到默默無名的小眾品牌,在香港都能找到。但香港本地時裝卻仍然未見起色,除了因為香港人對本地設計不甚興趣,租金昂貴不在話下,廠商拒絕或高價接受少量生產,這些一直是本地時裝設計師最大的絆腳石。

雖然政府難得很豪爽撥5億給時裝業(相比高鐵和三跑,5億算是什麼?),一年快過去了,我暫時看不到任何計劃。

廣告

二、成立「時裝業發展措施諮詢小組」

2015年7月,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就時裝業5億撥款,成立「時裝業發展措施諮詢小組」,任期兩年。小組共18名非官方成員,包括時裝、設計、成衣和紡織業界的代表及學者,未來兩年就各種措施提供意見和指導。

成員包括:PolyU ITC教授區偉文、Moiselle創辦人陳欽杰、HKFDA副主席張啟秀、白英奇校長關清平、紡織及製衣界功能界別議員鐘國斌、設計師Johanna Ho和Vivienne Tam,等等。

事隔半年,暫時沒有提出任何計劃。

三、深水埗棚仔將清拆

2015年8月,俗稱「棚仔」的深水埗欽州街臨時小販市場,在沒有任何諮詢下,突然收到食環署通知,「棚仔」將被清拆,用來興建200個單位。
1978年因興建荃灣線,政府將汝州街一帶的布販,遷往「棚仔」作臨時安置,至今30幾年,裡面的檔主靠賣布養起一家大細,亦見證香港紡織和製衣業的興衰。而其實鄰近已經有多幅土地,未來將興建超過3萬個單位。為了那區區200個單位而拆「棚仔」,不僅僅令所有擋主突然失去工作,更令時裝設計師、設計學生、手作人、cosplayer等等,失去散買布料的地方。這與政府年初的5億撥款背道而馳,變相阻礙時裝發展,說一套做一套。

而事件更引起傳媒和大眾關注,紛紛為政府的無情冷血自私離地見錢眼開扼殺小販以民為敵的行為表示憤怒。市民更發起各種活動,為「棚仔」留下最後的回憶。

四、打造深水埗東大門

2015年8月,紡織及製衣界功能界別議員鐘國斌,向政府建議將深水埗、長沙灣和荔枝角一帶,發展成如韓國「東大門」的時裝集中地。這三區為香港傳統成衣中心(我不敢說是「時裝」),集合布料、材料、採購、批發、銷售。如果有足夠的諮詢,發展得好,也是件好事,因為香港缺少本地時裝集中地。

五、建立「深水埗布料街市場」

2015年8月,深水埗建制派區議員提出動議,通過建立「深水埗布料街市場」,包括在深水埗地鐵站出口設立「旅遊特色指示牌」、設置Wi-Fi、設立「流動特色美食車」、假日舉辦「街道特色嘉年華」。

個人認為,除了設置Wi-Fi有用外,其他完全不切實際兼擾民。深水埗出名多美食,設立美食車多此一舉兼搶該區生意,而舉辦嘉年華又與布市場有什麼關係。舊,未必是落後,過分規劃,只會變得面目全非。希望政府放過深水埗。

六、鄧達智「盜用」楊展作品

2015年12月,年輕時裝設計師楊展在Facebook上公開批評,指本地著名時裝設計師鄧達智(William Tang)在11月24號,經過他位於PMQ的店鋪,買了4件作品,稱送給朋友,但幾日後在鄧達智Facebook上,見到其中3件出現在27號的fashion show上。其後鄧達智說因為要做styling,所以借用楊展幾件accessories做配搭,雖然沒有在fashion show上寫credit,但之後在《文匯報》和《蘋果日報》寫了兩篇文讚賞楊展的設計。

而事件中的3件accessories,包括頸巾、衣領和外套,大家都不明白鄧達智如何定義服飾類別「accessories」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