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8 年度我最喜愛的 10 部電影

2019/1/2 — 16:37

「年度十大最佳」沒資格談,「本年十大至愛」片單倒是多多益善,看見大家都寫,就是高興(從前說過,只不太喜歡從年初就「準備」排列個人年度十大,篇篇都提著的觀影態度)。昨日見朋友說「意識到自己看電影,不再執着於好與壞,只在乎喜歡不喜歡」,這其實是很可羨的境界,好壞與喜惡是雙生兒,永遠在互相成就與質疑,要區別當然可以,甚至應該多去反思,但新年懶慵慵的,也無謂去分辨,輕鬆談談就好。這年度十大至愛不考國籍,只分首輪放映與昔日作品,排名分先後,但只以個人喜惡為依據。上年只看了 160 部戲左右(包括首輪、非首輪和反覆觀看的),比 2017 年少(〈2017 年我最喜歡/失望的 10 部電影〉),但也是意想不到地沒丟落太多了。一如以往,許多上年度上映的電影到今年才有機會看到,但也計入今年片單;至於上年度許多重要作品,尚未有機會一睹(包括歐洲三大影展的得獎作和奧斯卡爭標份子,還有世界各地的好作品),希望能在下年看到吧。

10、《霓裳魅影》(Phantom Thread,dir: Paul Thomas Anderson,2017)

向來不特別鍾愛 PTA 的作品,這個「虐戀」故事竟然頗為「浪漫」(?)兼平易近人,這次 PTA 的場面調度精彩而不過火,DDL 的演技更是爐火純青,同期三部以「毒蘑菇」為關鍵情節的西片更成為兩口子生活的笑料密語,很難不選為至愛吧。

廣告

9、《奇幻摩天輪》(Wonder Wheel,dir: Woody Allen,2017)

活地亞倫至今仍身處醜聞,公開力挺與附和譴責者同樣眾多,拍片計劃也受影響,但他不同於那些祿山之手的狼師,未有實據,不該受此罵名。不過這是題外話了。《奇幻》再次展示出這位一代大師的風範,編、導、演皆具水準,攝影更是華彩絕麗,如將影片接上五十年代的荷里活情節劇脈絡,當知如今通曉這般精妙調度的手段的就只剩幾人而已。

廣告

8、《歡迎光臨夢幻樂園》(The Florida Project,dir: Sean Baker,2017)

歡迎光臨,一片夢幻,但看到最後,誰能樂得起來?社會殘酷,孩童最無辜。

7、《毒裁者 2:無法無天》(Sicario: Day of the Soldado,dir: Stefano Sollima,2018)

每年我至少都會選一部商業佳作(是的,我較喜愛也常選入的是警匪片、動作片),今年本來想選《職業特工隊:叛逆之謎》(Mission: Impossible – Fallout,2018)的,但年尾看到這部火爆有力、風格強烈的作品,立時成為不二之選。

6、《牧師的最後誘惑》(First Reformed,dir: Paul Schrader,2017)

 保羅舒奈達嘗試以荷里活的影星、美國獨立製作的方式,拍出歐洲藝術片的風格,延續《鄉村牧師日記》(Diary of a Country Priest,1951)與《冬日之光》(Winter Light,1963)的信仰討論,切入現代氣候變異生態破壞的末世氛圍,令人印象深刻,最後的「大愛」結局也許太過淺白,卻可能是我們不敢面對和承認的處世法門。

5、《登月第一人》(First Man,dir: Damien Chazelle,2018)

戴米恩查素再次以作品(而非自我吹噓的甚麼論述)告訴觀眾何謂對「電影」的熱愛與真誠。如此年輕卻對影史極為熟悉,出入於各種類型與技巧之間,純熟自如,求工穩求突破而不刻意標榜自己的所謂風格特色,當今荷里活只此一人。上次《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2016)他消化、融合、提煉荷里活三十至五十年代與歐洲六七十年代的歌舞片和情節劇傑作,精巧而動人;今次《登月》刻意反其道而行,避開過往探索太空的科幻史詩的處理,不拍宏大故事,不求激昂氣氛,只專注於「第一人」,卻是更為深情,不遜前人呢。

4、《江湖兒女》(Ash Is Purest White,賈樟柯導演,2018)

沒有辦法,賈樟柯縱有這裡不足,那裡退步,葉倩文《淺醉一生》一出,《有多少愛可以重來》一唱,就注定被他俘虜了。有人,就有江湖,世道淪落、真愛不再,大家都是這俗世江湖上的苦兒女啊。

3、《廣告牌殺人事件》(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dir: Martin McDonagh,2017)

戲是年初看的,但至今仍然震撼。編劇、演技都好得無話可說,荒謬的情境、奇事的碰撞,透出真正的「方寸見人心」,好電影,就如夢中見霧鹿一場,不必言詮。當時有不少文章將此片與《忘形水》(The Shape of Water,2017)比較,也有批評影片寫人偏頗,意識形態堪斟酌的,「說」得也許沒錯,但「看」電影,我從來不將那視為最高檢視標準(太過離譜的不計)。今年許多圍繞電影的討論,其實根本矛盾都在於此︰洪席耶(Jacques Rancière)曾說︰“I've often said that Film Studies is the end of cinephilia",這兒不妨斷章取義地引用一下(他整段原話挺有意思的),意思各自「解讀」吧。

2、《眼睛相旅行》(Faces Places,dir: Agnès Varda & JR,2017)

1、《水底行走的人》(I've Got the Blues,陳安琪導演,2018)

有趣地,今年看得最為過癮,教人拍案叫絕的,都可歸類為紀錄片。個人認為《水底》比《眼睛》更妙,在於其「神來之筆」,不是任何個人可控制的結果,不是無心插柳,而是柳暗花明,彼此互相抗禮而又互相成就,才能有這樣的奇作。《水底》導演和拍攝對象的主客關係非常值得咀嚼,更重要的是他倆都是有趣(但同樣是未必容易相處)的人,人有趣,電影更有趣(人有趣而影片沒趣,其實是常事,例如最近的蔡炎培紀錄片《最後的情詩》),那就更為難得了。

其他值得一提的佳作包括年初上映的《戰雲密報》(The Post,2017),也包括上年十二月才連著看到的《剋.寡婦》(Widows,2018)、《綠簿旅友》(Green Book,2018)、《羅馬》(Roma,2018)和《燒失樂園》(Burning,2018)。都是好作品,但不算是我特別鍾情的題材和類型。《傘上:遍地開花》(Umbrella Diaries: The First Umbrella,2018)令人感慨萬千,勾起許多回憶。也說幾句令人失望的作品。香港代表《大樂師.為愛配樂》(2018)和《黃金花》(2018)很拙劣,但都未算教人咬牙切齒;《歐洲攻略》(2018)是大伏片,但也不至令人討厭。《小偷家族》(Shoplifters,2018)個人很不認同(特別是結尾),是枝裕和越來越吃力不討好,務奇情,就越來越作繭自縛;《地厚天高》(2017)難言滿意,甚至可說是未達水平,但總也有其價值,宜繼續開放討論。《中英街 1 號》(2018)如今回想真令人越來越搔頭,那些爭論當然不能說是無謂,讀來也自有益,但實在超出了影片本身的負載(更別說電影技法相當一般,編導演皆只平平),結果只是各自在談學術興趣和研究,延伸太過,電影不過是其討論工具而已。年中還有一部《逆流大叔》(2018),是有趣的,雖然遠遠談不上佳作,可批判的地方不是沒有,但扯到甚麼「失語後的絮語」,也許只是評論者自己想找抗爭的能量和符號,找不到就找稻草人去批評吧。看電影,就先好好「看」電影,不需要每部電影的各方面都達到自己心中所謂「理想世界」的標準的。電影不能離開政治、性別、種族等等議題,但單單著眼各種「議題」,就沒有了「電影」本身了。不好胡說八道了。最後必須一提全年最討厭電影,偏生那就是上年第一部看的影片——《藍天白雲》(2017)。既然本帖只談主觀喜惡,也不必解釋太多,很簡單,「用心不良」四字而已。不明白影片何以能引申出那麼多的討論,有著名作家形容導演是「不導而導」,我更是搔頭,這部處處都是斧鑿痕跡,而且用心叵測的作品(特別是那個父親的處理﹗太刻意、過火,追求奇情了﹗),能說是「不導而導」嗎?即使承認這部戲匠心獨運、深挖人性,這風格也不會是「不導而導」啊﹗

  至於非首輪影片,按年份排列最愛的 15 部(其實選非首輪影片需割愛處遠比首輪片困難啊,太多傑作、佳作了)︰

《流言中的女人》(The Woman in the Rumor,溝口健二導演,1954)
《桃色血案》(Anatomy of a Murder,dir: Otto Preminger,1959)
《火窟幽蘭》(Father is Back,李鐵導演,1961)
《放浪記》(A Wanderer’s Notebook,成瀨巳喜男導演,1962)
《赤色沙漠》(Red Desert,dir: Michelangelo Antonioni,1964)
《午夜鐘聲》(Chimes at Midnight,dir: Orson Welles,1965)
《孤島驚魂》(Cul-de-sac,dir: Roman Polanski,1966)
《辣手神探奪命鎗》(Dirty Harry,dir: Don Siegel,1971)
《最後的電影》(The Last Picture Show,dir: Peter Bogdanovich,1971)
《哭泣與耳語》(Cries and Whispers,dir: Ingmar Bergman,1972)
《風格之戰》(Style Wars,dir: Tony Silver,1983)
《祭軍魂》(The Emperor's Naked Army Marches On,原一男導演,1987)
《星光伴我心》(Cinema Paradiso,dir: Giuseppe Tornatore,1988)
《赤軍殘酷內鬥暗黑史》(United Red Army,若松孝二導演,2007)
《當愛來的時候》(When Love Comes,張作驥導演,201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