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Beyond 光環 2】他要用「愛心」 平定 Beyond 的解讀亂局 — 專訪葉世榮

2016/6/6 — 19:47

葉世榮

葉世榮

Beyond 鼓手葉世榮已單飛北上發展十五年,關於 Beyond 的種種他一向不多理,黃貫中(阿 Paul)與黃家強三日唔埋兩日開火,他也只是在隔岸看,不然就做做和事佬。

2009 年,阿 Paul 同家強在紅館開 show(後來果然還是炒了大鑊),台上獨欠葉世榮。娛記問他為甚麼,他說是檔期問題,又說不想三人同時出現,因容易讓人誤會,以為 Beyond 重組。

自 2005 年 Beyond 解散後,葉世榮多次聲稱不想重組。「三個人的 Beyond 永遠唔齊章,有缺陷。」2013 年是 Beyond 組成 30 周年,也是家駒逝世 20 周年,萬眾一度期待三人再次攜手回歸舞台。而葉世榮繼續 say no。「我的理由是,Beyond 在 05 年已經解散。」他仍舊堅持

廣告

為紀念家駒,那一年,葉世榮只是,一個人,作了首歌,在自己的演唱會上唱。

2016 這一年,這個周五,這個黃家駒的五十四歲生忌,葉世榮轉軚了。過去幾個月,他主動高調地搞 Beyond show,主動邀請阿 Paul 和家強同台演出,而且聲言來年要再搞,後年要再搞,年年都要搞。

廣告

為甚麼?

*   *   *

去年某日,葉世榮去將軍澳華人永遠墳場拜祭黃家駒。在家駒墳前,他這樣:「我知你好唔 gur,你一定唔開心,但你放心,總有辦法改變這個現象。」

「這個現象」,指的是那許多由不明來歷的人以不明所以的名目舉行的「家駒紀念慈善演唱會」。這些「慈善」 show 的錢到底捐到哪裡,也是不明所以。

無論 Beyond 還是家駒的牌頭,都是金礦。巨星雖已逝 23 年,但其死忠 fans 猶存。2013 年,當葉世榮拒絕與 Paul 和家強同台演出,曾有傳媒計過他等於丟了 1,500 萬入鹹水海。不過葉世榮也不介意。他寧願不要錢也不要承受台上沒有黃家駒的悲傷。

他記得 2005 年,Beyond 解散前舉行世界巡迴演唱會。閃爍的舞台,他在後面打鼓,前面一左一右是 Paul 和家強。中間的位置永遠空著。

「我知主辦人是想煽情,想大家感動。商業上演唱會是成功的,個個喊晒。但有無顧及台上表演者感受?一晚係咁,兩晚係咁,十幾二十晚,我點頂呀?加埋啲咩投影呀,咩重現家駒的感覺呀,見一次傷心一次。我覺得無意思。」

他寧願把金礦擱著,走自己的路。但諷刺的是,他不去挖,別人就會一人一把鐵鏟去摳。葉世榮覺得那些人極不尊重。

他不介意人們喜歡 Beyond,在不同場合唱 Beyond 的歌,但最少不應該在「慈善」的骨節眼上掛羊頭賣狗肉。

「好多時話慈善籌款,但好少話捐錢去邊。好多年都有人用家駒個名做這些事,我覺得唔係好舒服。」

「我諗係咪應該要搞個認認真真的慈善演唱會呢?立個榜樣,做個示範畀大家睇,咁先係真正紀念家駒。」

《家駒…愛心延續慈善演唱會 2016》就是這樣生成的。葉世榮講到明,籌得善款將會捐給保良局「助醫計劃」和福幼基金。音樂會演出陣容鼎盛,樂隊有太極、ZEN、Kolor、Dear Jane、RubberBand 和異種等;歌手除葉世榮與 Paul 外,還有周啟生、梁詠琪、盧巧音、鄧健泓、GEM…...

「多到我記唔晒,愈來愈多!」葉世榮很坦白地說,很多唱片公司打電話給他,想安排旗下歌手出席,他都表示歡迎。

我們問,那麼這些演唱單位到底同 Beyond 有乜關係?

「最初選『太極』是因為大家都係那個年代……ZEN 和異種等等,則是因為他們都受家駒影響。」

「咁 GEM 又點計呢?」

「她……」葉世榮需要點時間思考。「我相信她會鐘意 Beyond 作品。如果唔係佢都唔會唱我哋啲歌啦。《喜歡妳》嘛,她出過碟的。」

 

唱 Beyond 歌曲 誰人都可以

其實都無乜所謂啦。

反正世榮 care 嘅唔係邊個可以唱 Beyond 的歌。他更著緊的,是他所理解的「Beyond 精神」。

甚麼叫做「Beyond 精神」,當然可以商榷。不過最少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是一個死攬 Beyond 遺產唔放的人。

比如近年大家熱烈地唱的《海闊天空》。「這首歌其實是告訴我們,尋找理想可能要放棄很多。」儘管如此,他坦言大多數時候,人們唱《海闊天空》其實同歌詞無乜關係。「你睇學校運動會會播,畢業典禮會唱,公司聚會會唱。...唔好話社運,監獄都可以唱緊呀!」

對此他覺得沒有問題。或許有人會覺得,搖滾應該反建制,但葉世榮也不同意這歌只屬於社運。「去到學校、政府部門、其他地方都好,都有一班人唱這這首歌。那不是他們(社運界)專用的,他們無特權!」

較之於固執 Beyond 意義或精神,他更喜歡後世以自己的方式,汲取 Beyond 養份。2013 年,當葉世榮毅然決定放棄重登 Beyond 舞台的時候,他搞了一次個唱,名字叫「薪火相傳 live」。個唱上的主打歌,就是那首寫來紀念家駒的《薪火相傳》。

想當天走過的所有足跡
這一天被遮掩數得到的 是刺痛的記憶
心中的所有的可要珍惜
多可惜若某種記憶過於充斥

 

Beyond 已矣 世榮還要走下去

在《薪火相傳》的 MV,他與許多年輕樂隊一齊演出,包括 EVER、ToNick、Haze、Bomber、Band-Aid 和 Peri M。這些樂隊的主音在 MV 畫面上有唱歌,但只是咪嘴,聲音都是葉世榮的,很騎呢。

當時有記者問他,創作《薪火相傳》有無同家強和 Paul 傾過?葉世榮說:「這是自己一個人的計劃,個人發展這麼多年,這是獨立的個人作品,同其他成員無關。」

Beyond 的薪火,不僅傳給樂壇後進,傳給香港人,也是傳給他自己的。葉世榮不希望自己只是 Beyond 的鼓手,他要玩自己的音樂。

早在 2001 年,葉世榮已經出過一隻個人大碟,名叫《美麗的時光機器》。出完,他一聽,除覺得鼓打得還 ok 外,作曲、唱歌、編曲和音樂製作都自覺難受。當年 38 歲的他決定隻身上深圳,重新出發。由 live 做起,大 show 細 show 都做,累積經驗。初上台時他驚到手震。沒關係,一步步來。信心隨著踩台板的次數遞增。2009 年,他與一家北京公司簽約,後來還在那裡娶了老婆,婚後長駐當地。

現在的葉世榮以 heavy metal 風格掛帥。許多人問他為何轉 style,他說,這本來就是我喜歡的 style 啊,只是在 Beyond,這類樂風的曲子不多。

他知道,Beyond 給他的東西,無論叫做光環也好包袱也罷,都是抖不掉的。他笑言就算有朝一日不做音樂賣豬肉,街坊都會說:「Beyond 世榮,要一斤豬肉!」即便如此,可以的話,他還是希望人們記得 Beyond,更記得他是葉世榮。

所以,他會錫身。他重視樂迷怎樣看他自己,所以有些選擇,他和家強不同。

梁振英與黃家強。圖片來源:CY LEUNG facebook

梁振英與黃家強。圖片來源:CY LEUNG facebook

我們問:「如果有政黨請你唱《光輝歲月》,你去唔去?」

「唔會啦。因為這樣會被貼上標籤。我這些對政治無研究又無立場的人,被人誤會咪好唔抵!」

但是呢,只要沒他的份,Beyond 你鐘意點玩都得。譚志源拉咪唱《光輝歲月》又 OK,就算梁振英同黃家強合唱埋《喜歡妳》,葉世榮都覺得無問題。

「證明 Beyond 真係去到每個階層!商界、政界、民間、學界,我們的歌都有影響力囉!」他笑笑。

我們想試一試他的底線,便問,如果我們(就是我們,《立場新聞》記者)又唱 Beyond,仲搞個 Beyond 模仿 show,又得唔得?

「行得通喎!你個諗法好喎!」他稱讚。只要不是為自己,是為慈善,又事先知會過家駒家人,他就覺得 very ok。

 

Beyond 精神 眾說紛紜

所以高官愛 Beyond,葉世榮當然放過他們。只是公眾、網民不肯而已。他們一看見梁振英 po 出與家強合唱的短片,秒速狂插家強「背棄了理想」、「背棄了 Beyond 精神」。即便後來有傳媒報道指黃家強事前並不知高官在場,合唱乃無可奈何,但眾怒仍未平息。

仔細想,這是吊詭的:被罵背棄 Beyond 精神的不是別人,卻是 Beyond 成員本身。那麼這個「Beyond 精神」,到底是甚麼呢?

葉世榮這樣說1:「家駒宣揚 Beyond 精神係和平與愛。」2013 年,黃家強則曾如此解讀過:「活便要精采,這就是 Beyond 精神,不要再有眼淚。」同年,黃貫中寫了一首叫做《故事》的歌,言自「首歌充滿 Beyond 情懷同精神」。到底點充法,怕不能言傳,大家可以聽聽。

永遠嘅等待 原諒我今天
要再見理想 談何容易
灰色的心 誰是勇敢

──《故事》

外人又怎樣看?2008 年,林海峰說,Beyond 精神是心中富有。信報紀曉風:「我認為 Beyond 精神是搖滾的精神內涵與時代結合的產物。」一個生於家駒逝世後的樂迷得玄:「當你聽 Beyond 所有作品,都能隱約聽得出他們內心的 Beyond 精神,這種感覺,正正是 Beyond,又或者一隊樂隊的中心思想和精神,用言論筆墨都難以而喻。」甚至有自稱 Beyond 忠實歌迷者,與上面的所有意見都似乎不同

「我認為 Beyond 的精神並非超越,也並非熱愛和平,關心社會,儘管 Beyond 有些歌曲內容的確寫的是這些內容,Beyond 的多數歌曲是憂鬱,忿忿不平的,Beyond 的歌曲內容多為對迷茫未來的憂鬱與絕望,我覺得 Beyond 的精神是若即若離,悲歡不定,卻以悲為主,反映的是個人的一種性格與觀念。」

對今日某些青年來說,所謂「Beyond 精神」,甚至可能已變成左膠落地獄

「今天我」一響起,就會令人腦海中浮現集會中和理非非的場景。漸漸「今天我」成為討論區及社交網站恥笑左膠的回應,曲線諷刺他們當每次抗爭運動成氣候之際,就意欲騎劫踢散,令一切最終徒勞無功,在謀取終結的光環之時,又力圖在下次召集運動再起時,謀取政治利益及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

— 香港網路大典

「對於『今天我』成為一句嘲弄人的話,你有何感想?」我們問。

葉世榮一臉狐疑地說:「就咁聽你講(嘲弄),我體會唔到。『今天我』咪『今天我』囉?有咩咁負面?我諗我要拿多點資料,才明白曾經發生過甚麼事。我真係唔知。」

已北上的他自然唔知,在他放下 Beyond 的日子裡,這個招牌已經任由百家隨意掛上,各說各話。現在的 Beyond 精神是成員的,也是民眾的,但它歸根結底是民眾的。

正因如此,昔日的 Beyond 成員,今日稍有不慎,便會成為自己的叛徒。

 

昨日我的精神 今天我的壓力

難怪黃家強去年尾坦言,如果可以讓他選,他寧願選擇不是 Beyond 一員。

「我渴望的人生…不是什麼事都要向公眾交代的知名人士,但偏偏這便是我的人生。beyond 是一個我又愛又恨的名字,如果我不是這個名字的一員,我應該可以更幸福…無需要向任何人交代。beyond的理想已經是屬於你們的,無論我怎樣做都不可能達到,beyond是什麼由你們決定吧,請你們好好保護這個名字,beyond同樣是屬於香港人的!無奈的是;我是beyond的一員是不能改變的事實,如果這名字可還我青春和付出,我一定不會用beyond來生存,我沒有選擇,抱歉了!請用你們海闊天空的胸襟來體諒我吧!」

截圖自黃家強官方 facebook 專頁

截圖自黃家強官方 facebook 專頁

葉世榮對黃家強的說法,表示身同感受。

「我覺得他的話是對的,對每個 Beyond 成員來說都是一樣。大家為樂隊付出了好多青春努力,所以有人講某些說話,是會令大家傷心。」

「好多朋友會話,你用 Beyond 個名點點點。其實我唔想用,係人哋比我㗎!那是我洗不掉的歷史。」

「我們終有一天會見家駒,但走之前要承擔的壓力,好大。」

其實黃家強說寧願無 Beyond 更好,不是第一次。早在去年,他已經因為與 Paul 不和而有類似說法。當時家強說,過去一直覺得 Beyond 的名字是個情意結,一定要保存;但他已經不想與黃貫中再有恩恩怨怨。「雖然我好 Care 同好珍惜 Beyond 呢個名,但係冇用。」

然後,公眾又插黃家強說,家駒不會想看到你們這樣,你們背叛了 Beyond 精神,云云。

 

葉世榮宣言:Beyond 精神是「愛心」

不過大家都慣了。自從家駒去世後,Paul 與家強的駁火,早已像北韓試射導彈那樣稀鬆平常。

每當娛記捉住葉世榮回應,他就會叫大家一人少句。

葉世榮是傳媒眼中的老好人。

「家駒走了之後我們很徬徨,但又想做好隊 band,所以那段時間好痛苦,三位成員都受到唔同壓力。」葉世榮對我們說。「而我們都唔係好睇到對方的壓力,唔係好理解,所以會覺得......咁樣囉。」

葉世榮直言今次的《家駒…愛心延續慈善演唱會 2016》也有做和事佬的用意。早在去年他已講明希望兩位隊友能同台演出。

黃貫中答應,黃家強拒絕。

「會不會覺得現在很可惜?」我們問。

「梗係可惜啦!不過,今年唔得就出年。個 show 叫《家駒…愛心延續》嘛,咩叫延續呀?你延續一次唔係延續,我希望年年都搞,一年、兩年、三年,每年都搞,咁先係延續佢愛心。」他說。

希望家強與 Paul 和好是出於「愛心」,做慈善也是出於「愛心」。這就是《家駒…愛心延續慈善演唱會 2016》。這位老好人過去雖不曾發聲,但若你問他,他總是會告訴你,「愛心」才是 Beyond 的關鍵詞。

正因為這個世代很多人都不記得這一點,葉世榮才會決定回歸,告訴大家。

葉世榮

葉世榮

「我覺得係時候大家要睇返我哋嘅歷史,睇返家駒講過嘅說話,唔好用自己個觀感代入家駒的意見。」他說。「唔係淨係唱『今天我』就代表明白家駒愛心。」

那麼葉世榮的「Beyond 愛心論」又是甚麼呢?其實不是那麼難懂。「慈善」就是。

「只要大家係做慈善。只要能夠幫到人,我就會覺得家駒跟我們再次在一起,一齊坐飛機坐車去做 show,做有意義的事。」

他衡量 Beyond 或家駒紀念演唱會合理性的準則很簡單:慈善就 ok,唔慈善唔 ok。

因此你可以想像,對於黃家強與「膠駒」擁抱的那則醜聞,葉世榮是這樣理解的:「大家要明白,做呢件事係為了籌款。家強捐了一百萬以上善款給學校和圖書館啊。我相信家駒都會支持,唔會反對。」

被稱為「膠駒」的投影片段

被稱為「膠駒」的投影片段

不過個膠駒,真係好膠喎。

「但係籌到款喎!我又問吓,批評家強的人有無捐過錢畀學校?有無開過圖書館畀人睇書呀?」他說。「家駒最重要的不是他外表,而是他的心呀。大家都唔明呢樣嘢。(膠駒個樣)做差咗咪做差咗囉,大家都唔想。對方的技術已經不可以做到更好,你咪原諒佢囉。」

「我覺得家駒的愛心係最緊要,真係有需要教育年輕一代的朋友。」他如是堅定地相信。

至於到底會是年輕一代的朋友被他成功「教育」先;還是他和其他 Beyond 成員被年輕人用他們解釋的「Beyond 精神」擊垮先,那就是另一個話題了。

 

--

[1]:26/7/2012,壹週刊

--

CREDIT:

場地:HMV Bar & Restaurant
髮型:Matthew Kong/ Damon Lai @ Headquarters
化粧:Mimi Chan
形象:Joey Keung
服裝贊助:Evisu/ Convers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