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Bob Dylan 獲獎的議論

2016/10/14 — 12:49

【文:CY】

音樂唔應該分流行還是古典,今日的流行是明日的古典,反而流行曲的創作應該再做更多不同嘗試,激發更多可能。時間才能證明能否成為古典。

就音樂而言,音樂創作和歌詞創作同為文學,文字和音符同為符號,內裡組織的訊息和宣揚的內容才是重要,兩者同樣可以有詩意和藝術性,香港大部份大學的音樂系都屬於文學院之下,可想而知音樂拎諾貝爾文學獎是正常不過的。

廣告

西方古典音樂的填詞大部份都來自文學、詩歌和經文,反而中國古典的音樂既有詞牌亦有曲牌。當今大部份二次創作都比較接更改詞不改曲,因為要創作容易吞吐、琅琅上口的旋律都比較難。香港大部份人都會對填詞的功勞放大超過作曲和編曲,當然,九聲聲調的粵語亦比任何一種語言難填。

我覺得諾貝爾文學獎頒獎給 Bob Dylan,是因為他的音樂宣揚的訊息能影響上一代人和今天的美國人,以深入民心的流行音樂間接影響美國大選。

廣告

(P.S. 如果諾貝爾文學獎唔俾美國音樂,可能對個世界影響好細,諾貝爾獎的作用往往在得獎之後,正如「歐盟」得到諾貝爾和平獎,不過都保唔住「歐盟」,宜家散哂)

(文本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