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C&G. 十一週年 最重要要問的問題

2018/11/29 — 14:51

C&G 《最大展》

C&G 《最大展》

編按:C&G 藝術單位是由兩位香港藝術家張嘉莉及鄭怡敏在2007年創立的藝術空間,並將於 2018 年 12 月 1 日舉辦《「最」大展》慶祝成立 11 週年。參展藝術家包括楊秀卓、程展緯、陳式森、關尚智、鄧國騫等,陣容鼎盛。

下文為程展緯寫給香港藝術發展局的一封信。他在信中以多年堅持實踐創作自由的 C&G 藝術空間為例,指出另類藝術空間存在的價值,再加上先前發生的大館馬建風波,他更希望藝發局可重拾信念,致力打造藝術自由表達的環境。 而「附件」則為程展緯於2016年撰寫的「有關撥款作為營造良好藝術生態的策略」,向藝發局撥款機制提出建議。

我知!咁長氣是没有人看的,到我這年紀,都不重要了,但是什麼才是C&G能存活十一年最應該要問的問題?藝發局請接受我的friend request...

********
香港藝術發展局,

廣告

你好,我是你民間的夢幻夥伴程展緯,一直都想寫封傾下閒計的信比你,但又不知怎樣開始好,直至最近在電視看到消委會點名譴責凱詩美容集團,指對方涉及多種不良營銷手法的報導。這消息喚起了我的鬱結,並驅使我拿拿臨寫這信給你,希望你能耐心看完這信。

海鮮美容集團自1985年成立,至今已經有33年歷史了,足足比香港藝術發展局多十年,然而今年竟被消委會點名批評不良營銷手法,這事卻叫我想起另一藝術團體C&G,他們今年聲稱11周年了,是seafood美容集團的三分一經營年資,今年他們還找死以兩公婆勇敵幾十個麻煩友策劃了一個什麼最大展,就是叫各參展的藝術家自訂一個最乜乜的主題作創作,這些創作時常都變,每天都變,你看看參展名單就知道那些人都不是善男信女,然而我相信當你看到無論多佻皮出軌的方案,你也能感受到每個方案對策展人來說都包含了信任和挑戰,也包括了C&G這十多年來和這圈內朋友建立的友誼。說實話,如果萬一 C&G搞不成這展覧,ADC請不要怪他們,因為那就是說香港就是沒有人能策劃這展覽了。

廣告

說說我和C&G的友誼,個人來說我先認識C後認識G,C是我的舊同學,在她課堂分享的資料上,讓我認識到英國的一個有趣的組織spacehijacker,他們的project影響了我其後我在星期日生活發表的一些以騎劫空間的手法介入社會時事的創作,透過C又認識了G早年的創作早已緊連扣社會時事,在這十多年中,大家也看到他們兩人創作了不少有意思又有趣的project回應社會議題,其後我籌劃活化廳埋班時他們當然是不二之選,分別成為活化廳的紅戰士和金戰士。我記得第一次的活化廳申請ADC上海街視藝空間時,我們的計劃書也是在C&G藝術空間傾了一晚通宵趕出來的,作為創作人到訪C&G藝術空間是很自在的,除了因為那些纸包檸檬茶和嘩沙比味青豆外(他們最近都收起這些了),在那裏展出,沒有什麼限制與避忌,也沒有太多的程序,創作人就是把想法釋放就可以了。在這種空間,藝術家與策展人與空間管理人是合作夥伴的關係而非僱傭關係,你知道嗎?這就是另類藝術空間存在的價值。

ADC,話時話,你可知早前大館馬建的風波嗎?你在那裏?你可記得你們第一信念就是藝術表達自由,為何這些事件中看不到你們的聲音,為何這個唯一有民選議席的公營機構不如平機會和消委會般在日常事務中為香港市民把關,彰顯價值公義?你會否公開點名譴責藝壇海鮮美容集團,指對方涉及多種不良營銷手法?(拍着膊頭(如果你有))不要灰心,其實每個個體都會軟弱,如我這些小鬼也好得不幾多,只是叫了幾聲後就無力持續了。然而如果我們看看C&G藝術空間,他們每天都透過實踐展現藝術表達自由的信念,十一年了,兩公婆加埋兩條女的生活押在這種堅持上,不是易事,無論C&G藝術空間多細也應支持,不是嗎?

在這紛亂的香港,單單一間 C&G是不夠的,ADC應該重拾第一信念,營造更好有利於藝術創作自由的環境,那麼可以怎樣做呢?首先請你不要滿足如其他funding body 般只成為别人眼中的一舊錢,賣你兩條橋換錢的地方。你們應視這些funding成為孕育創作自由的空間。所以我兩年前就在fb上寫了長長的文,建議在藝發局在撥款機制上加入約章,讓藝發局有限的資源可有效地推廣藝術自由表達的環境,但我今天發覺,我幾年前在FB sent 左friend request比你,你一直沒有接受,然而你卻接受了雙全,Kacey, 甚至周諾恆... 唔怪之得你可能看不到,容我在這信最後copy & paste附加比你看看,來年我希望能連結更多人來做這改革,ADC是大家的。

講左咁耐,你一定想知我在這最大展的作品是什麼?老實說,我在fb曾經做過調查,問網友想我做什麼?不少友人都選了我的弱項,那就是最靠樣和最高科技的作品,我本想接受挑戰上去凱詩美容中心做翻個療程,先俾 $98 去了解自己嘅皮膚同埋體驗嶄新而有效嘅美學療程! 我想那個LDM 嫩膚美肌療程會很適合我,opening時一定神采飛揚….然而好彩有消委會,如果没有他們的開名聲明,藝發局的資助就會落在這些不良營銷手法的機構裏,你知道嗎LDM就是laugh die me 的縮寫,逃過這劫後,我決定把那舊本來用來包装自己的藝術家費和創作物料費變成種子,捐回給C&G藝術空間,作為開始招喚大家一起改革ADC撥款基制的聲音,這是最關C&G十一週年的作品,也期望更多讓藝術家自在創作,不須下下陰D陰D鬱結地擦邊球創作的空間,十—年了,為何C&G藝術空間實踐得到而其他不能?我想這是十一年的意義。

ps:接受我的friend request好嗎?

程展緯
2018年11月29日

【附件】有關撥款作為營造良好藝術生態的策略
ADC角色

藝術發展局的第一個信念是藝術表達自由,這個定位在眾多的撥款機構中是少見的是獨特的。亦因此ADC確實應該是一個須被重視、保護及支持的機構。

在今時今日香港如何捍衛藝術表達自由是最急切須要回應的議題,要改進藝發局必須審視及檢討藝發局就著這信念設定過什麼操施及工具,改善及擴展藝術表達自由的生態圈。

不少人都知藝發局在整個公共文化資源撥款中佔據少得不成比例的百份比,這些有限的資源主要以藝發局主導計劃和民間經審批獲資助計劃使用,以往的委員大多關顧前者的ADC主導計劃的內容及可能,而後者的分餅机制卻總少觸碰。我今次參選是要就這方向提出一些個人的想像。

背景

近這十年的香港,可能因為西九的帶動,有關文化藝術的資源增加了不少,商業場所的藝術因著資源充足,其實發展速度非常驚人和”成熟”,他們早已自發籌辦自己的藝朮活動,以他們充厚的資金聘請那些藝術工業上所須要的專材,以那年海港城的黃鴨和M+的充氣展相比,我們可知道時代的轉變,簡單地說,這些大商家早已有興趣有能力去攪他們的「藝術」。然而大家都知這纇型的創作生態是有限制的,藝術表達自由往往是不被重視,甚至乎他們的發展影響了我們對爭取藝術自由表達的信念,模糊了一些價值,在一個政治形勢急劇變化的香港,這危機叫人檐憂。

公約連結撥款機制

故此作為ADC三年後唔知邊個界別的候任委員,我在政綱中提出了藝術表達自由公約連結撥款機制的想像。那是什麼呢? 就是所有申請撥款的計劃都須簽署尊重藝術自由的約章,尊重藝術工作者的自主,不可以接受其他附帶條件的捐款。這些約章內容當然還須討論,概念都是來自新聞界的立場新聞及明報職工會的新聞約章。

公約連結撥款機制的意義:

(一) 確立藝發局對藝術表達自由信念及捍衛藝術創作自由角色及價值。

(二) 把有限的資源去營造藝術表達自由環境,透過支助讓更多創作者可發展自主的創作,並期望引發另一種生態對抗資本家搞藝朮的邏輯,讓更多空間明白搞藝術尊重藝術表達自由的重要,重建藝術家形像。最少最少,我們都可做到不把有限的資源溜入那些對表達自由有限制的活勳上。如先前說,商界的搞法自己有自己邏輯,他們大把錢,ADC不須入股,佢地自己會發展。

(三) 舒緩個体抗衡的壓力, 不少以往有關藝術表達自由受挑戰的事件中,總是靠前線的藝術家或策展人孤獨面對的,他們的壓力應不少,有了公約,壓力不會集中在一個人身上,沒有一個人有權力去控制持份者的藝術表達權利,如有人嘗試侵權施壓,他們要回應的是共同契約!

(四) 增加業界反思藝術表達自由的討論。約章的運作當然會遇上爭論的時候,但我們不應怕這些爭議,並應視這些為修正結合藝術表達自由的價值探討。ADC如好多教育機構一樣只集中在一些活動行政操作上檢討,而缺乏藝術價值本質上的討論及反思,忙著發展欠缺養份。

寫於 2016 年11月4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