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Commons:共享社會是怎樣煉成的

2016/1/27 — 8:34

Bologna (圖:wikipedia)

Bologna (圖:wikipedia)

這是一場由公園長椅引發的革命。

2011 年,在意大利波隆拿,幾個已屆退休年齡的師奶談起附近公園裡的長椅已經破舊掉色,打算自己重新髹油翻新,於是去拿政府批准。不過是幾桶油漆的事,但在政府架構下卻沒那麼簡單。這個部門說沒有法例容許居民做社區改善、那個說有人受傷的話法律責任誰負……她們在各個政府部門中間被踢來踢去,糾纏多時。

不過,最終政府還是找到了方法批准這樁美事,還送了油髹和手套給師奶們。

廣告

然而「長椅事件」的影響不止於此。波隆拿政府由此開始反思市政府與居民的合作關係:當市民希望自發保護和運用城市內的共有資源,政府如何幫助他們,而不是成為阻礙?

於是政府請來研究機構在城內實驗,又成立法例草擬委員會。終於在 2014 年,《市民與行政機關於城市共享資源之維護及再生合作條例》(The Regulation on Collaboration Between Citizens and the Administration for the Care and Regeneration of Urban Commons) 正式推出。這政策提供了一個合法而清晰的途徑,讓市民自行發起、組織改善「城市共同」 (Urban Commons) 的項目,亦說明市政府該如何協助這些公民行動。

廣告

政策推出一年,已有過百個公民項目誕生。

Commons 的起源

這是世界上第一條有關共同 (Commons) 的法例。香港中文大學公民社會研究中心阮耀啟解釋,Commons 即是「公共財產」,包括公園、街道、甚至文化資源如祖傳食譜等。

Commons 最早出現在經濟學上的 Tragedy of Commons(「共地悲劇)理論。阮耀啟解釋:「Commons 初時是指天然中的共享資源,例如大海裡的魚,讓人放牧的郊野草原。」而共地悲劇就是說人們使用公共資源時,只會顧及自己私利,最終造成資源過度消耗。現世代的能源危機和氣候變化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世界上的東西原本大部份都是 Commons,只是工業革命後,產權變得很重要。」阮博士說。「我們開始圈地,土地才變成私有財產。」

Commons 這概念後來應用到軟件開發,如開放式軟件;與及創作常上面,如比較廣為人識的「共享創意 (Creative Commons) 」。到近年,公民自發的公共空間和社區發展運動,於世界各地揭起革命,Commons的涵義就再擴展到城市共享財產 (Urban Commons) 之上。

阮耀啟認為,Commons 是共享經濟中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因為要成功建立共享經濟,就需要大家共營共享「公共財產」。

問題是,如何避免濫用 Commons,墮入共地悲劇的惡性循環?

共地悲劇非必然

2009 年首位女性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Elinor Ostrum 的研究,證明共地悲劇並非必然。她發現由使用者管理的公共財產,比傳統管理方法好,舉牧場作例子──蒙古草原由當地遊牧民族自行管理使用,保養得相當良好;而鄰近的俄國和中國內蒙草原由政府集體管理,就發生嚴重損耗。因此她表示,公共事務不應以政府公營或市場私營作唯一處理手段。最有效的方法是由自治組織管理公共資源,甚或不同資源可有超過一種管理機制。

Elinor Ostrum(圖:IISD)

Elinor Ostrum(圖:IISD)

事實上波隆拿的政策正是以 Elinor Ostrum 的研究作為發展基礎。他們下一步的計劃 “Collaborare è Bologna” (Collaboration is Bologna) 正打算將整個波隆拿當做Commons,由政府與人民共同管理城市。負責計劃的 Christian Iaione 教授接受訪問時表示:「我們會將街坊變為協作的生態系統…去改善經濟、城鄉發展。市民將會決定他們的街道、建築物的未來,而市政府將協助他們。」

回到本土,香港似乎並沒有波隆拿樂觀。要推行共享社會模式,政府須要成為 Partner State(夥伴政府),即是一個和人民友善合作的夥伴。然而阮耀啟說:「我們現在看不到特區政府或是區議會,樂意推動共享,放權給群體去決定公共空間的使用方法。」

「如果從這角度去想,當然是悲觀的。」

但阮耀啟指,Commons 並非只包含公共空間。他以本地家長和小朋友成立的親子讀書會「綠腳丫讀書會」為例,指讀書會的圖書,又或親子露營音樂表演,都由成員共同擁有和提供。「一個 Commons 的實踐,無所謂單一策略…我們可以暫時忽略政府的規管,去嘗試尋找其他實踐空間」阮教授在這裡引用了 Elinor Ostrum 的名句:「No panaceas!(沒有靈丹妙藥)」。

圖:綠腳丫親子讀書會網站

圖:綠腳丫親子讀書會網站

「這是一個不斷的實踐。美好的方法並不是一人去定,而是透過討論而不斷改變。…最重要的不是我們找到解決辦法,而是我們有一個過程,令持份者參與有效的討論。」阮耀啟這樣說。

無怪乎外國將 Commons 變成動詞——”Commoning” 代表共享的過程和這種生活模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