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Evil is a point of view

2016/9/12 — 16:00

麥浚龍《Evil Point of View》

麥浚龍《Evil Point of View》

拍了《殭屍》之後,麥導演所做的專輯似乎愈來愈注重整張的故事性,《Addendum》再續了十年前的情緣,而《Evil is a point of view》更是把情節主線變為兩條,又相互地交錯,於增加故事的複雜程度之外,專輯還「遁入」了佛門,將他過往作品已經不斷出現的宗教元素又一次地結合進來,令到一個離經叛道的愛情故事,變得更加曲折兜轉。

《Evil is a point of view》的情節,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劊子手成為和尚後,跟一個由雛妓變成的尼姑相戀,他們的處境或心理上的變化描寫,可謂是專輯最精彩的地方之一。背景發生於清末的《劊子手最後一夜》,講述了一名殺人殺到麻木的劊子手,卻因對「維新四公子」之一的譚嗣同行刑(歌詞中的「菜市口」、「戊戌驚變」寫的即是譚嗣同當年在北京宣武門外的菜市口英勇就義的一幕),使其內心產生了動搖、震蕩(「知你 不甘活著如浮塵如豬狗,想我 為過活卻像永沒法活夠」);之後的《髮落無聲》續著這種思想上的糾結,林夕巧妙在歌詞上善用「對比」的手法(屠刀和剃刀、袈裟與枷鎖、砍頭的利落,和剃下三千煩惱絲後依然的苦惱),將主角心裡面的波動或掙扎,寫得毫不死板。

而周耀輝包辦的另一條主線,在《初開》、《呻吟》中描述了雛妓從經歷初夜至親眼目睹同性客人的高潮後,更加產生對自由的渴求;到《如髪》表達這位雛妓的身體上,也是其意識上的一次「甦醒」,促成她為得到永恆的平靜和快樂,而走入了佛門;《清靜》輪到雛妓去削髮為尼,周耀輝通過寫清淨之地內的不清淨聲音,亦因有前面《呻吟》中「放任」的鋪墊,讓她無法適應此生活,因此,《清靜》和林夕填的《髮落無聲》,都指出了凡塵之音非佛門便能隔絕,人想解脫並不是要「逃入」這寧靜地方就可以,而是要令到一種生命本俱有的信念重新被喚起,去幫助自己掃走阻礙心靈自由的塵埃。

廣告

或者我們能夠再聯想多一點,這愛情的故事,其實可結合到更多現實的境況。《劊子手最後一夜》中曾經是冷血的主角,你可以對號入座為一些營營役役的「港豬」,而劊子手在經歷變革者被自己行刑的轉變,就如近年一系列社會運動和所謂的運動領袖出現,改變了不少「港豬」對政治冷感的狀況;《如髪》的成長,標誌著港人本土意識的抬頭;《髮落無聲》、《清靜》的困惑,好比大家雖然大膽走前一步,舉行一些「和理非非」的運動,但並未能令自己的地方得救;《你前來 我過去》的又一次覺醒,像港人意識到勇武抗爭的「另一條道路」,和尚(劊子手)與尼姑(雛妓)二人,看似不可能相愛的故事會發生,同樣,離現實還很遙遠的真.普選仍有機會到來,可你也要鼓氣勇氣地朝它走去;而《孽》的被俗世非議(留意歌詞再次出現了「菜市口」,這次是到曾經的劊子手被審判),一如譚嗣同的改革不被真正當權者接受,又如激進派的思想,被社會上的一方不斷用邪惡來定義(Evil is a point of view),然而《結》中精子和卵子的對話,又帶出新生、希望的信息,我們情願埋沒良心、甘於偷活在一個已腐朽的體制裡面,還是情願解放自己、來一場轟轟烈烈的革命?

麥浚龍的《Evil is a point of view》,在被人談論得最多的歌詞部分之外,其內裡作品的編曲也有著不少精彩點:《呻吟》中鋼琴與弦樂的伴奏,固然配搭不鮮,但很能調動到歌曲的情緒,確實幫到Juno本身不是很厚實的演繹底子一把;《清淨》的那種影響陳珊妮很深遠的澀谷系或日系迷幻的編曲風格(陳珊妮負責了此首的編曲),既空靈又帶點不安的躁動,符合了歌內所述;較為「低調」和Chill的《不了》,它於電音的點綴之下,竟更能襯托出音樂中所俱有的東方韻味;而前奏跟《無念》相像的《孽》(同是蔡德才所編),加插了晃影或陣風掠過般的二胡聲,如風蕭蕭兮易水寒的蒼涼氣氛渲染,它後段編曲頗俱創意地變換人聲的伴奏,又有被指責包圍的感覺,但Vocal與和音所傳達的信念,卻顯得更加之堅定!

廣告

可是,繼續由「老」班底掌舵的《Evil is a point of view》,仍避不過在音樂上與Juno以前的歌曲有太多相似感的問題,馮穎琪作曲的《劊子手最後一夜》、《呻吟》,其副歌部分著實令人想到了她的一些舊作品(包括《借火》),連Chorus旋律有意地演變自《劊子手最後一夜》的《結》,也受到了影響。所謂俱有個人的風格是一回事,但創作變得愈來愈雷同又是另一回事,Juno近幾年專輯的音樂,就是有著向後者靠近的趨勢,再難去製造出往日會有的驚喜。所以,請來許哲珮的加盟是明智之舉,而她交出的兩首作品——《髮落無聲》、《如來像去》,也的確為《Evil is a point of view》,帶來了更「另類」的、又match到歌者本身氣質的新意。

特立獨行的麥浚龍,有點像專輯內的劊子手,他在做出受歡迎的、音樂上較pop的《Addendum》之後,卻再一次不理大眾的口味,誕生了此張「離經叛道」的專輯。不過Juno的這次「試驗」,仍沒有很好地將自身,代入到自己所唱的故事裡頭,他的音樂現在是更依靠內容上的複雜性,或編曲上的一些花巧元素來「增值」,卻缺少了那,能真正地打動到人、或感染到我的東西。

首選:孽

評分:6.9/10 

麥浚龍《Evil Point of View》

麥浚龍《Evil Point of View》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