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reddy選上立委後 大港開唱的難題

2017/3/27 — 14:20

「大港橋Mega Bridge」登場公布照
(圖片來源:大港開唱粉絲專頁)

「大港橋Mega Bridge」登場公布照
(圖片來源:大港開唱粉絲專頁)

【文:阿哼】

搶先在台北拿到今年大港開唱的宣傳單,一面是演出名單,另一面是杜汶澤的半身照。光這份傳單就能感受到這音樂祭,無論放在台灣或著世界的標準下看都非比尋常。

大港開唱,致力打造草根形象的高雄音樂祭,2015 年復辦至今,已邁入第九屆,第十二年了。作為台灣春季第一波的售票型音樂祭,在時序上和他們打對台的大型活動不多(少數如春吶今年剛好遲辦),主辦單位更年年力推新哏,蒸餾島民獨有的文化經驗值,讓謝金燕、賀一航、黃秋生等意想不到的名字出現,持續發酵他們獨有的嗆俗口味。

廣告

(圖片來源:大港開唱粉絲專頁)

(圖片來源:大港開唱粉絲專頁)

廣告

今年大港不僅場地擴大,售票比例與往年相較,也增加了 10% 到 20%,若再加上免費舞台與市集人潮,兩天預計將超過一萬人次入場。提供我這份數據的人,是大港行銷團隊的孟軒,坐在背靠窗的位置的她,若抬頭直視,除了時鐘,還會看見時鐘下貼著的「大港倒數 09 天」以及「SOLD OUT」(完售)的黑體大字。印刷字體間,一張小小的手寫便條特別起眼,上面寫著:「祝 2017 大港開唱活動成功 大家辛苦了 加油!」。

採訪當天,他們才剛公布雙日票完售的消息,可位於北部西區的辦公室裡,仍不見半點放鬆的氣氛,她必須一邊盯著筆電,一邊回覆我的問題。

為決定負責的大港

觀察今年大港的售票趨勢,前後共有兩波高峰,孟軒認為,它們各自說明了不同的事:「一開始開賣的時候,很明顯的感覺是核心的樂迷越來越多。」她解釋,第一波高峰是開賣當下,由死忠樂迷創造的,他們是可以不顧演出名單,單純覺得必須去大港報到的消費群,光是這群人就比往年高出 20%。

第二波高峰則發生在春節後;彼時,不只因為壓歲錢與年終獎金到手,大港女神酒井法子名單發布也引起話題。法子是吸票機?「應該說,法子成功的把大家對大港的期待又吸回來了。」

被吸回來的期待,曾在何時流失過?去年 12 月 5 日,大港公布第一波演出名單「滅火器 ft. 王世堅」,引來不小的質疑,後一波顏寬恒亦火上澆油,一時之間,各類音樂祭選團倫理的爭論四起,主辦方與滅火器亦發表聲明急滅火。

(圖片來源:大港開唱粉絲專頁)

(圖片來源:大港開唱粉絲專頁)

節目組的宗翰,同時也是拍謝少年的鼓手,當天正在處理跨海舞台「南霸天」的事務(拍謝少年正好是第一天,第一組在該舞台表演的樂隊)。當我提到王世堅,宗翰不免尷尬地笑,他坦承,團隊最初確實沒意識到議員曾有如此激烈的反同言論,可演出既然已經定案分布,眼下只剩慢慢說服群眾一途:「當然就是做了這個決定,要為這個決定負責。我們沒有意料到王世堅以前有這麼爭議的言論,因為那已經是 12 年前的事情了。」

對大港而言,找王世堅與 2015 年找賀一航來演出一樣,是大港持續維持的草根驚喜,加上王世堅確實曾上台演奏小提琴,邀請動機包含音樂性、話題,唯獨不包含他的政治態度。宗翰冷靜地說:「後來也有跟王世堅那邊確認過,就是議員的想法到現在,其實也是有改變。當然,我覺得沒有人是沒有道德瑕疵,如果硬要抓這點就覺得他玷污了這個音樂節,玷污了這個樂團,我是覺得有點太誇張了。」

人情人治的大港

樂迷激烈的反應,其實映照出大港今日一線的地位應受到的期待。當日本、香港等海外樂迷人口漸多,大贊助商也主動來尋求合作,孟軒認為:「從大港這幾年的經營上面,發現大家對大港的期待其實越來越高,而且已經不把大港當一個地方、indie 性質的音樂祭,而是一個更全國性規格、每年一度一定要去的音樂祭。我覺得一開始公佈這件事情(政治人物參演大港)的時候,團隊裡面沒有想到,大家對大港的期待已經到這個層次了。」

世堅事件最鮮明的影響之一,是讓行銷組在之後宣傳上更加小心翼翼,尤其是面對也開始有政治事業要經營的 Freddy:「閃靈一直以來跟我們的團隊都很好,雖然這幾年他們已經淡出經營了,但是想到大港,還是會想到他們〈皇軍〉的歌詞就是『大港起風湧』阿什麼的,還是會想找閃靈(演出、站台宣傳),然後他們又是最有台味代表性的樂團。」

以前找 Freddy 代言,他們要怎麼盡情惡搞這位「重金屬樂團的主唱」都沒問題,可今年反而得特別考慮到他的「立委」身份:「最明顯的例子是法子的手語影片。以前他是樂團主唱,是可以請他亂比、惡搞,擺好笑或誇張的動作都可以,可是現在……,我們也很希望他是人民的表率啦,就是希望他不要做壞事(笑),所以會請他去上手語課,擺出標準的手語。」

(圖片來源:大港開唱粉絲專頁)

(圖片來源:大港開唱粉絲專頁)

今年替大港宣傳主角們,不僅有 Freddy、濁水溪公社的小柯,海報、大門的主角,更是發想大港開唱名稱的阿飛西雅吉他手小花(吳逸駿)。這些鮮明的人情,是大港黏著社群的強大魅力,反過來卻也可能成為大港的包袱。

細數國外知名音樂祭如 Glastonbury、Cochella 或 Summer Sonic,你不容易想到一個對應的代言人形象(也許 Fuji Rock 和忌野清志郎還勉強搭得上),可臺灣知名的售票音樂祭,策展人或友好樂人往往成為焦點中的焦點,緊密程度高到,音樂祭若沒有他們,即使能成立,味道似乎也會丕變(請想像沒有五月天的犀利趴,或沒有舒米恩的阿米斯音樂祭)。

如果有一天這些名人(閃靈、濁水溪公社、滅火器)的要素都不在了,大港還是「大港」嗎?「這也是大港今年很苦惱的題目。」孟軒與行銷團隊其實也有意識到這未來可能發生的困境:「團隊一直想要做的事情是塑造一個品牌,那這個品牌每年若都要依賴一個主角的話,其實這個品牌的個性會跟著主角一起走,我們覺得這樣綁起來,不是一個很好的做法。就希望大港還是有大港自己的個性,這些樂團角色只是加分而已,而不是大港跟著角色一起變。」

搭橋的大港

音樂祭作為演出平台,時常也擔當了培育的責任與功能。滅火器即是跟著大港一起長大的樂團代表,他們從最小的舞台(海波浪)唱到最大的舞台(海龍王),只有一年沒在大港表演。即使近年邀團規模日漸擴大,主辦仍謹記這是以高雄為體的音樂節。「我們策展時,最一開始會想的,就是『今年有什麼好的高雄團可以邀』?」孟軒說,過往,演出名單會有一半以上的高雄團,今年也依然保留 20% 的在地樂團,諸如淺堤、最後大浪、超速之犬、奮樂團、Leo王等。

此外,節目組也發想了全新企劃「藍寶石舞台」,向消逝的高雄秀場文化致敬,內含漫才的達康.come、魚蹦興業、「骨灰級 Youtuber」G.I.JOE 以及帶著學生、樂手一起上台唸歌的楊秀卿。實踐宗翰所言,「音樂節可以做一些,不只是樂團表演的內容,可以讓活動內容更豐富,不然全台灣很多音樂節,大家去現場看到的樂團(名單)都差不多,也許會有點疲乏吧?」

今年最令人興奮的舞台變化,自然是搭橋跨海的「南霸天」。該區隸屬於港務局,一般民間團體不容易借到,今年由於大港和文化局合辦而有了機會。可新玩法也帶來新挑戰,行政組的 Anita 說:「首先是安全的問題,所以我們有部署很多安全的防護,可是還是很擔心,還是希望大家能開心地來看演出,開心地回家。」

文化局大力幫助與協調,跨海浮橋成功建成,預估有十米寬,可如何在散場時讓大舞台的上千樂迷安然離場,仍有很多預備工作要做足。「譬如說消防隊需要加派一些救生艇,警察單位、交通單位也要配合我們做一些交通管控。這些都是需要高雄當地行政資源的配合。」幸運的是,附近合作的單位常會主動給予專業建議,協助他們。

這幸運也是它們應得的,畢竟大港開唱已在該地建立名聲,讓鄰里單位願意協力配合。事實上,「大港橋」不只跨過港灣,也早就搭進許多樂迷的精神世界。他們把全台的樂迷吸引過來,把音樂祭的名單想像力往外闊;他們挖掘高雄的音樂故事(可見幾篇與關鍵評論網的合作文章),也試圖讓慢慢被遺忘的藝人在「人生」之名下重返。或許,在熱炒翻騰的話題外,蓋一座座連結在地文化板塊的情義橋,有時冒下幾步品味或政治意識形態的險棋,才是大港最擅長的。

原刊於Blow吹音樂

Blow吹音樂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