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G 殺》:判香港死刑意象處處、Storytelling 不夠深刻

2019/3/17 — 9:41

電影《G 殺》劇照

電影《G 殺》劇照

【文:景暉】

(首部劇情片的《G殺》,其實算不錯,題材也算近年少數。幾位新演員也很fresh,據說女主角陳漢娜已在拍另一部長片。話說,近年全世界(包括荷里活) 都在鬧劇本荒,香港自然不例外吧。另人驚喜的是近幾年的新生代演員,希望各人能早有代表作打響名堂。又,聽聞導演已有另一片約,可以等多幾部才下定論啦。)
*   *   *

幸獲邀請,看《G殺》優先場時已經幾個月前(?),最近終於上畫。劇情細節不太記得了,新導演當然沙石不少,但是絕對值得一看,有趣和值得看的是新導演創作緣起的轉變。

廣告

之前跟一些前輩傾談,說香港有些新導演太為了serve個purpose而拍戲(社會形勢造成了)。我起初不太理解,後來想到的應該是︰很著重背後的message而漠視(或沒放心思經營) storytelling。這很可惜,因為無論message多強,沒有好的storytelling帶動,也不見得會深刻。當然不能一棍打新一代人,但當中不乏洞見。

記得當初看《G殺》,完場就立即想到1997年的《香港製造》,3人的關係和設定 (《香港製造》裡的肥仔是弱能的) 也很相近。年輕、絕望、憤怒、摧毀也是common keywords。珠玉在前,拿新導演與陳果比較 (後者20年前的vision可是恐怖級驚人) 也不公平,只想說沒看過最original的《香港製造》,就不太可能有《G殺》的出現。

廣告

電影中的《告白》(中島哲也)味也很強。用快的語速 (《告白》中人物與人物間有些對話轉換空間極短,像機槍式一句接一句),斬件式碎上剪接營造敘事節奏,顏色、氛圍,甚至女主角陳漢娜也有點日系味道。唯一不同是用了G來貫穿主題,再加入很多與主題似有若無關係的獨白。

導演很努力「營造」個人風格,但就算撇開originality不說,我只能說是各style的大雜燴。

現時有很多都是製作、聲效、CG、攝影、美術主導的電影,荷里活也一樣,production屬於A級。注重技術風格,但拍劇情片,卻忘了故事才是燃料和推進器,就很可惜。《G殺》用的是非線性敘事,用一單怪異的兇殺案做藥引,引爆出宗教的虛偽、警察的黑暗權力、(差不多所有) 成年人的虛偽、醜陋和懦弱……符號有︰癌症、傘運日期、中國強姦香港,判香港死刑的絕望意象很多很多了。但,最後個頭屬於邊個,我都忘記了,不過,又好像不太重要。整部電影很多藥引,點了很多火頭,卻沒有一場令人異常深刻的爆發。

又,黑警之惡,固然可恨,卻是因為杜汶澤的演出 (和他的形象) 太突出,太爆炸性,不屌電磁爐,轉而屌人 (double meaning),代入感太強,這是出色的casting。不過,惡到可以隻手遮天,rule這地下世界,在沒有任何敘述舖排和pre-set的open world 設定(看看《Lobster》的前半和後半就略知其出事的地方),就不具說服力了,除非你係John Wick啦 (John Wick可是用一集時間來舖排出第二集的武俠世界)。

不過,導演似乎也不太care件事怎樣發展,對嗎?

新導演,還年輕,長路漫漫。
6項提名,非常不錯,繼續努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