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Girl》:It's heaven nowadays 又如何

2019/3/7 — 11:32

上星期有寫過《Boy Erased》,剛在機頂盒又看了 Netflix 買下的比利時電影《Girl》,都屬青春LGBTQ系列,前者講美國保守小鎮一名年輕男同性戀者治療性取向的可怕經歷,後者聚焦比利時一個除了立心轉換性別,也立心成為芭蕾舞者的十五歲少年,兩部LGBTQ電影,兩個很不同的世界。

看這部《Girl》,我忽然聯想到音樂劇《Chicago》裡面一首名曲〈Nowadays〉,兩個女主角引吭歌頌上世紀 Jazz Age那個開放、anything goes 的年代: ”It’s heaven nowadays”。

《Girl》背景設在當今歐洲開明社會,trans就算有什麼外在壓力,已減到最低,像片中主角「Lara」與父親和幼弟一家三口樂也融融(片中沒有交待為什麼這個家沒有母親),父親對長子關懷備至,全程支持他變性一事十,每次見醫生例必伴左右;在芭蕾舞學校,女生多了一個女裝打扮的他,也沒投什麼奇異目光,不介意甚至鼓勵一起淋浴(他露出平坦的男性胸脯,但沒有脫下內褲),大家相處算融洽,不覺有衝突。

廣告

他父親是個的士司機,收入肯定有限,他兒子除了考入頂級芭蕾舞學校,變性前一切的生理調節(如服用女性賀爾蒙)和心理輔導,相關的專業人士皆對他照顧到無微不至,態度正面及友善就不在話下了,顯然這些不菲費用大部分都有國家補貼。

全片的色調明亮和敘事方式輕盈,儘是觸及Lara日常生活各種瑣事,Lara面上亦經常掛上似拈花或蒙娜麗莎式微笑,no complaint 的過他的日子,確是heaven nowadays了。

廣告

但不管社會如何開明,如何LGBTQ friendly,trans(其實任何人都一樣)仍有不少問題和壓力(外在和來自自身都有),像片中的主角:

  1. 無疑經常面掛笑容,但有時我也不明白究竟有什麼值得他如此歡顏,況且他沒有任何年齡相若的朋友,總是獨來獨往,不已反映了一些問題?
  2. 十五歲才接受專業芭蕾舞訓練,起步已太遲,要加倍努力急起直追,加上演出選拔在即,肯定承受莫大壓力,結果他沒被選中,只能在觀眾席看台上同學的演出,打擊是必然的。
  3. 他練舞穿上緊身leotard時,為避免下體凸起,要用強力膠布緊貼,長期包紮導致皮膚發炎,期待的變性手術亦因而要延期。
  4. 校園欺凌基本上無處不在,在Lara的芭蕾舞學校反不覺得嚴重,但同學對他冷漠或許已是一種欺凌。片中有一場戲是一個同學生日,大家在她家慶祝,期間有人要求Lara脫褲給她們看他的下體,說他每天都有看她們的私處,今次反過來給她們看一次也公道。我想一個未變性的變性人要展現自己的下體必然遠比一般人更感羞恥和痛苦吧,相信在Lara內心留下了難以彌補的烙印
  5. 青少年懷春亦包括trans,Lara 對隔鄰一個男孩,暗戀大概談不上,極其量是had a crush 吧,他借故識到這個男孩,兩人單獨在家看電視聊天,很自然有親暱行為,在快將要暴露出他性別之際,主角抽身逃離現場,一段關係未開始已完結了,可能亦促使他再等不下去,要趕緊做手術。

以上各種因素都可能導致他看似平靜安詳的外表,和那個無合理解釋的微笑最終崩塌,結局是意想不到,更相當震驚,但細想也在情理中。

此片在去年康城影展「Un Certain Regard 部份」獲首部作品獎,演主角Lara的Victor Polster 亦獲最佳演出,可惜競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入不到最後五強......打發個半小時開眼界,看看如何heaven nowadays 也是值得的。但如果說它是  Mouchette 2.0,算不算褻瀆了不可侵犯的布烈遜?

事實是當年我們有《Mouchette》,今日我們有《Girl》,「藝術電影」的黃金時代確早已過去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