瀧澤勳

瀧澤勳

情於樂,文以載樂,自得其樂,為生活配樂,越愛樂越快樂。斯人搭載愛樂者火箭太空漫步十幾廿年,成了自己人生的唱片騎師。

2018/12/22 - 7:25

HMV之死

資料圖片:HMV (圖片來源:hmv Digital China Group Facebook)

資料圖片:HMV (圖片來源:hmv Digital China Group Facebook)

乍看2013年HMV英國總部財困、公眾人物群起未死先弔唁、後來蕭定一入主「起死回生」、2018年香港唱片HK RECORDS規模萎縮 (事實上並非全線結業) 、HMV香港分支財困、CD WAREHOUSE負責人隨即發表「每個人都有生存空間,睇佢本事」論、一個時代的終結之說復現民間云云,目不暇給。

卻說一句 : 哀矜勿喜,說不定稍一不慎,下一家是你,大家都戒慎恐懼好了。

不論事情塵埃落定與否,說不出事過境遷,大概也可以說一句,事已至此,有些話委實不吐不快。

廣告

在高聲呼喊香港唱片工業衰暮殆盡,請緊記香港還有很多飽歷風霜仍屹立不倒的小唱片店。或許我們該著眼的是,為何人盡皆知的堂堂跨國企業HMV可以說倒就倒,那些勢孤力弱的地區小唱片店,雖然你云我云人云亦云說它們勢孤力弱,不少都能苟然殘喘下去,熬過一年又一年。根據筆者觀察和經驗,全因一直有一群知音識貨者鼎力支持,建立專屬愛樂之人的圈子,力抗實體唱片日暮途窮的定局。

且說當初HMV就該乾乾脆脆,瀟瀟灑灑轉型成一間只賣音像科技產品的店舖。坦白說,HMV猝死前的遺容,已成無法辨識的四不像,年老色衰,血肉模糊,不鮮明,不年輕,像腐朽。既賣電影影碟、耳機、喇叭,部分亦賣食物,偏離唱片銷售的起點,有點不倫不類。

HMV香港分支之死,其實不好又不壞,有人說好在可以驚醒香港樂迷,但想深一層又不然,皆因我們都太習慣遺忘,想必待得兩個月,今天搖旗吶喊的那些口號又是會在風中散失,令你我忘得一乾二淨。另一邊廂,有人又嗚呼這是香港樂壇之死云云,此說在如斯處境又未免太過牽強。

愛唱片,買唱片,或許不是潮流,不是象徵閣下前衛貼地或有型的標誌,而是習慣,出於最謙卑,最真誠對音樂家和歌手的由衷支持。所有出於要支持香港樂壇、打著支持唱片業發展的旗號來「振興」工業的樂迷,撫心自問,這種熱誠不會恆久。

筆者已離大型唱片店而去,轉投地區小店多年。論對音樂作品的瞭如指掌,論唱片的齊全,論待客之道及人情味,小店豈指贏一個馬鼻 ? 筆者並非刻意批評及踐踏大型店舖,只是連鎖經營,難免制度化,人事編制等等都流於按章工作,即使他們貼心服務,克盡己任服務客人,可是連鎖就是連鎖,制度枷鎖不可撼動,此乃大型唱片店的先天不足,實與服務質素無尤。

一番矯情過後,與其慨嘆、婉惜,大家應認真想想小店對自己作為樂迷的意義。他們每間小店都有特色,都有不同的特點,你可會問問自己 : 哪一間最適合我呢 ? 有甚麼要考慮呢 ? 店舖位置 ? 唱片存貨 ? 店舖格局 ? 你究竟想做怎樣的聽眾,你的音樂觸覺是甚麼 ? 選定三兩間,然後好好建立友誼吧。筆者在此保證,如此一來,那些朋友會讓你認識更多類型的音樂、更深入的文化背景和更準確的樂壇現況,你甚至可以認識其他知音人。誠然,這就是小店的魔力。踏足小店那一刻,你不會走得回頭了。

至於說到從何入手 ? 在此必須感謝903 DJ Colin,他做了一個最好的示範作,委實極具參考價值。

筆者知道這樣說,很無情 : 

HMV之死,小店重生之機,只待我們的造化。

 (全文完)

瀧澤勳
貳零壹捌年拾貳月貳拾貳日於東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