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OPEPUNK

2018/12/31 — 21:46

我的年終小功課:Hope-Punk.com 截圖

我的年終小功課:Hope-Punk.com 截圖

「 Hopepunk 會說,友善與溫柔不等於軟弱,在這個殘忍犬儒及虛無主義的世界,保持友善,毋寧已是一種政治行動。」

「 Hopepunk 」是我今年接觸過最喜歡的觀念、視角、被鑄出來的新字。

Hopepunk 指的,是一種文化產品類型、一種美學、一種說故事的方法,更多,是一種心態。因著英語的便利,Hopepunk 也可指一種風格、一個信念、一班戰友。它從另一個種概念「 Grimdark 」的反向而來。Hopepunk 滲雜了好與壞的因子,瑕疵與優秀並存。我們都有卑鄙、自私、殘暴的時候,但我們同時接受自己軟弱、愛原諒(自己與別人),以及最重要:溫柔與友善。

廣告

三期《Saga》封面

三期《Saga》封面

廣告

Hopepunk 真切與真心地關注一些事情、或一件事情,而這個行為本身是對人的勇氣與強度有要求。Hopepunk 不是關於服從、投降與接受現實,它/他是關於爭取及要求一個更美好、更友善的世界,而且真心相信我們如果足夠關心大家,是盡可能地關心,小小內心的一點一滴力量都淘出來,足可以到達那對岸。被視為 Hopepunk 首位提出者、麻省作家 Alexandra Rowland 說,「參與政治示威是Hopepunk。致電你區的議員是Hopepunk。」

「但,哭泣同樣是 Hopepunk,因為痛哭代表你依然有感覺,對於你如何生活、如何自處,仍有感覺。」

她補充,(與 99% 相對的)1% 就是想你失去感覺,他們想你有「認命感」與「聽命感」。認命不是 Hopepunk。根網上很多產物一樣,它都是互相討論下、定義每天更新下的共同生產之物,但以上大概就是其提出者及網民討論後訂定的定義。

《Game of Thrones》主角Jon Snow

《Game of Thrones》主角Jon Snow

2018 年,我們說這是最難過的一年。大家都過得不開心、很艱難。主流媒體說及 Hopepunk 的文章仍然稀少,我隱隱然感覺到,這階段討論 Hopepunk 的人,全都是Hopepunk,沒有人抱著「我在報道一項我不關注的事情」來說 Hopepunk。網絡文化記者 Aja Romano 年末為 Hopepunk 撰寫文章,指它是「最新的說故事風格潮流」,而且它全關乎「為『樂觀』進行武裝」。它甚至乎是一種「抵抗」的說故事範式,而且無論任何代價,都將保持人性、文明及個人行為領綱。

上述的「抵抗」、「爭取」、「不聽命」以外,Hopepunk 說的都是一種美學。

Hopepunk 美學可見之於擁抱「軟」的文化。完整性,以及「溫柔」。Hopepunk 會關顧自己,甚至以極端形式去關顧,作為面對極高壓社會、無希望人生、政治沉淪化的一種回應。我們要關注舒適、傭懶、睡眠質素、飲食健康、北歐人會說 Hygge、擁抱「失去」的人會說 JOMO(Joy of Missing Out)。Hopepunk 曾經逼迫自己,但在學會不逼迫自己之先,一定不會逼迫別人,溫柔,溫柔,再溫柔。Rowland 上年 7 月說,「 Hopepunk 說友善與溫柔不等於軟弱,在這個殘忍犬儒及虛無主義的世界,保持友善,毋寧已是一種政治行動。」

《Brooklyn Nine-Nine》宣傳照

《Brooklyn Nine-Nine》宣傳照

社群也是 Hopepunk 的重要部份。Rowland 接受 Romano 訪問時表示,「當我們連在一起時,我們可以一起實現好事情。我們會變得更強,我們會建立更高的成就,然後我們可以更有效地關心大家。」如果要我為 Hopepunk 譯一個中文名:「希朋覺」。伙伴,在無情的世界中,共同擁有希望,建立一種視野、共同感、共生的感覺。

 

例子。

《Sicario》不是 Hopepunk。

《烈日當空》不是 Hopepunk。

《Breaking Bad》不是 Hopepunk。

《The Walking Dead》不是 Hopepunk。

《The Dark Knight Trilogy》及《Gotham》不是 Hopepunk。

 

《Sense8》是 Hopepunk。

《Saga》(漫畫)是 Hopepunk。

《Brooklyn Nine-Nine》是 Hopepunk。

《Angels in America》是 Hopepunk。

《Pacific Rim》、《Mad Max:Fury Road》及《Star Wars》大部份出品是 Hopepunk。

 

《Skins》不是,《Skam》是 Hopepunk。

Coen Brothers 不是,Ken Loach 是 Hopepunk。

《火花(ひばな)》不是,德永太步是 Hopepunk。

《Game of Thrones》不是,Jon Snow 是 Hopepunk。

《Warhammer 40,000》不是,《Red Dead Redemption 2》是 Hopepunk。

 

大概吧。

執筆前,我購買了 Hope-Punk.com 的域名,並花兩天學習了簡單的剪片執片、極皮毛的簡單架設網站技術(桌面電腦效果較佳),編碼沒有寫得很簡潔,一些應該有的功能也沒有,但總叫在本年最後半週學習了、達成了一樣新事物。如有朋友對 Hopepunk 很有見解與興趣,希望搞點甚麼,歡迎聯絡。大概吧,我這個行為,都算是, Hopepunk 的一種。

http://hope-punk.com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