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15/2/2 - 16:35

....HUH!? 究竟應該點?

星期六嘅下晝,放咗工,一個人揸住盒飯盒,坐喺九龍公園裡面。無乜胃口,只係銜住支煙,望住個天。忽然間又諗返起以前,於是一幅一幅圖畫就出現喺腦海裡面。要兜幾多個圈先到達終點?究竟應該點?

究竟應該點?究竟應該點?

有雞先定有蛋先?食嘢係咪真係要俾錢?如果要煩嘅,可以令我煩擾大半天。忽然間又諗,喺感情遊戲入面,唔係你贏就我輸。始終一場警匪爭奪戰,要兜幾多個圈先到達終點?究竟應該點?

廣告

再自尋短見。我好想改變。於是我擗低個飯盒衝出出面,只係好想感受吓人群裡面歡笑溫馨的臉。但係擠迫嘅感覺,令我覺得,其實幸福距離我好遠。點解?點解淨係得煩腦留低喺我身邊。你可能係話藉口,但事實就擺在眼前。有好多不知名嘅病毒留喺我身體入面。識得講又唔識得做,都算係我嘅特點。我究竟係咪一個好討厭嘅青年?還是真正嘅「佢」未出現喺我眼前?究竟應該點?

銜住支煙,指住上面,望住個天,擘大個口似呼拉圈。我係咪究竟痴咗線。我採用依一種語言,只係希望你哋明白多一點。睇多一點,明白多我一點點。

究竟應該點?究竟應該點?究竟應該點打算?
究竟應該點?究竟應該點?究竟應該點打算?

在兜圈,在轉圈,在吐煙,在紮辮,在痴線,在發癲,在轉圈,在兜圈,在自尋短見。
在兜圈,在轉圈,在紮辮,在吐煙,在發癲,在痴線,在轉圈,在兜圈,我好想改變。

銜住支煙,望住個天,指住上面,擘大個口!我究竟係咪痴咗線!

我採用依一種語言,只係希望你哋明白多一點。

-《究竟應該點》,…HUH!?

90 年代初香港獨立樂隊 …HUH!? 要在台灣大港開唱復出了。一首經典《Beautiful Night》熱傳於樂迷之間。Beautiful night, you see the stars, they are falling, they are falling. 這首歌大概老中青都識。老一輩(其實絕對不算很老)應會說:「就是 903 廣播劇《全職殺手》主題曲!」年輕一代則會認得它是彭浩翔《破事兒》的片尾曲。時代不同,印象和意義也不一樣,即使是同一首歌。

Tim Leung 的 Vocal,Edmund Leung 的結他,田雞的 Bass,肥仔明的鼓。…HUH!? 當年僅推出四張大碟,便登上殿堂席位。除《Beautiful Night》之外,經典還有樂隊唯一一首廣東話歌《究竟應該點》。那時候我超級年輕,只覺得音樂好 feel,像在開一百八十的私家車上兜風,爽皮,卻不能好好解釋為甚麼。中學年代再聽,才開始把那種青年時代面對社會,無力得想要呼喊的混亂情感,投射到自己身上。

究竟應該點?對於許多事情,當時的我都覺得不明不白。可能因為不明白的問題實在太多了吧,所以一點不想理。就像功課太多不知從何入手,索性玩 facebook 。「如果要煩嘅,可以令我煩擾大半天。」當然有拍拖戀愛,也被這些問題困擾了許多個日與夜。「喺感情遊戲入面,唔係你贏就我輸。始終一場警匪爭奪戰,要兜幾多個圈先到達終點?」

「我究竟係咪一個好討厭嘅青年? 我採用依一種語言,只係希望你哋明白多一點。睇多一點,明白多我一點點。」

在我開始能夠把握這種感覺一些模糊意義的時候,....HUH!? 已經淡出了。Tim Leung 後來去了畫《屎撈人》(他是這部漫畫的畫家);田雞做設計;Edmund Leung 繼續做音樂,2004 年出過一張名為《Yes...Music for Felines》的專輯;肥仔明則搞了樂隊「假音人」。

我無乜特別,繼續溝吓女,打吓機,飲吓酒,犬儒地,讀上去。

去年佔中,聽說可以在佔領區碰到幾個樂隊成員,比如說 Edmund 和肥仔明。然而在那風風火火的年代我對此沒幾分在意。要在意的事情實在太多。倒是現在,聽到他們復出,又在 youtube click 出《究竟應該點》來聽,時代不同,歌曲意義又不一樣。在九龍公園擗低個飯盒衝出出面,只係好想感受吓人群裡面歡笑溫馨的臉?當然擠迫嘅感覺會令你覺得,其實幸福距離你好遠――這是每一個香港人走在尖沙咀都會有的印象。「我採用依一種語言,只係希望你哋明白多一點。睇多一點,明白多我一點點。」則竟似一種本土的呼聲了。究竟應該點?我好想改變!不是改變自己,而是改變體制,改變無力改變的現實,但是,究竟應該點?

當然樂隊在1994年的時候不可能想到這些。這只是我此刻重聽這首歌的感覺而已。在 21 年前與今日的香港聽這首歌,感覺竟有如此差異,除了是因為我已經長大(變老)了以外,香港翻天覆地的改變大概也有關係。

聽著聽著,我覺得現實好像在告訴我,這一代人已經再沒有犬儒的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