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Kacey Musgraves 的 Golden Hour

2019/1/28 — 10:24

近十幾年「鄉音」(Country Music)回潮,以Taylor Swift為首的流行巨星、歌手引導了更多的年輕樂迷去接觸、去喜愛這音樂類型,令Country Music沒有完全變成了「老人音樂」。而曾在Grammy打敗過它的「親生女」Taylor Swift的Kacey Musgraves(她的《Same Trailer Different Park》戰勝了Taylor Swift的大熱作《Red》與其他對手,獲得Grammy「最佳鄉村音樂專輯」),也是迅速冒起,成為樂評界的寵兒。可相比於Taylor Swift趨向流行化的Country Music(現在她更是從鄉村走往了大都市),Kacey Musgraves的歌曲會更偏往於傳統的「鄉音」一點,但她的作品又不太墨守成規,而是有機融合到多種的音樂元素,顯得豐富精彩。

在積極樂觀的《Oh, What a World》之中,與Kacey Musgraves合作的樂手Ian Fitchuk就用到了Vocoder——這以前很難想象與Country Pop聯繫得上的方式,來處理人聲;而能夠令我腦海浮現起一些Bee Gees經典的《Happy & Sad》,又被加進了"Dolphin Magic"和披上不乏味的編曲外套,於細節中見真章。到歌者態度與歌曲風格一樣鮮明的《High Horse》(也是被Bee Gees所啟發),竟然讓人抖起腿來、「破天荒」地被融合創出"Country Disco" Genre,並有望在夜店的playlist中也可以取得一席位,或具潛質能成為大媽熱愛的廣場舞音樂之一!

廣告

 

至於輕快甜美的《Velvet Elvis》,表面聽似是一首較不太突出的Country Pop,可它有電子或MIDI strings元素的編曲,以及那規律跳動的鼓擊與貝斯所帶動的節拍,為我們帶來了別樣的「鄉音」風味,柔中有韌性。《Velvet Elvis》短暫但使我難忘的前奏,美如花舞蝶在飛舞之畫面,而「氣質」有點相近的《Butterflies》,用到了Banjo琴,且結合了Roland Juno-60電子合成器所奏出的Intro(這段音樂也出現於歌曲的不同地方),有著類似東方優雅的韻味,或可對應歌者於專輯cover上拿著折扇的姿態,這在過往的Country Pop中亦很少能夠聽得到。

廣告

而從Kacey Musgraves一開始唱起,就俘虜不少人心的《Space Cowboy》,借以Echo效果來營造出外太空般的荒涼、空蕩之感,吻合我們對"Space"的想象;但這首歌詞的厲害處之一是"Space"與"Cowboy"中間的那個停頓("You can have your space, cowboy"),將"Space"由太空之意,轉換為歌者因對嚮往自由的對方無奈要放手,不得不「還」給他"Space"——獨立空間的意思。一向很會寫詞的Kacey Musgraves,於過往作品《Merry Go 'Round》內,就將"Mary" (Married)一詞語玩得出神入化,令它在連續的句子裏頭卻有不同的含義,各自反映了現代社會中的一些值得關注之現象;她的《Space Cowboy》,雖然沒再寫得那麼地「屌」,但單單是"Gold Rush"那句,就借用了淘金潮事件,聯繫上西進運動、牛仔,也以此比喻與對方曾經出現過的熱情、激情,值得玩味。

而上文已經有提到的《Butterflies》,它的歌詞亦是很巧妙——既將自己比喻為蝴蝶,又以俚語"You give me butterflies"來表達「我」的意亂情迷,一語雙關。短幕劇般的《Mother》,只有1分多鐘長度,可具「起」、「承」與「轉」的結構,音樂溫和但讓人感慨萬千、留下餘韻;尤其是歌曲最後寫到的:「我」回憶過去、想念母親的時候,她也可能坐在遠方、想念她的母親——如此看似不複雜的歌詞,卻蘊含著承傳、或者是一代接一代相互連結的意味,非常富有心思。

而另一首屬於本人心頭好的《Slow Burn》,具有甦醒的感覺,又像被緩緩地展開,由個人個體到遠方的世界般("But in Beijing, they're heading out to work");從容自然的Kacey Musgraves唱到了自己的出生,與成長的小經歷("Grandma cried when I pierced my nose"),她在這曲中的歌聲與音樂一樣,不是一鳴驚人,但暖意能久存、文火慢燃燒,有治愈心靈的療效。專輯《Golden Hour》以甦醒的《Slow Burn》作開端,到尾段的同名曲卻像日落黃昏、夕陽無限好;歌中的旋律、歌中的groove等,繼續散發著上首《High Horse》所留下的70年代復古氣息,那黃金的色彩、黃金的年代,而於"You make the world look beautiful"開始的Bridge位置,不單寫得優美,也具打破性,像突然停下對你的注視,一如有Spotlight般照下來的效果。

仍會保留Country Music原味的Kacey Musgraves,卻會"Pierced her nose",嘗試較與眾不同的東西、思想頗為地開明。她的《Happy & Sad》談到於歡欣中,同時感受到悲傷,情緒沒有像以前很多「鄉音」內的單一存在;而聽起來仍屬於較傳統抒情/柔情的、能讓恐同的中老年男人都感動眼濕的《Rainbow》,卻可理解為她繼續對LGBT群體,給予鼓勵。不太受束縛的Kacey Musgraves,又不刻意用流行、新潮的方式來包裝自己的創作,她沒有執著地緊握手中的雨傘、能放開懷抱,就像《Rainbow》內所唱的,自然可以見到天空上的黃紅橙綠、斑斕色彩,並為我們帶來美如彩虹的音樂作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