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Kidult 之詩──讀陳子謙〈十七歲的野比大雄〉

2015/8/7 — 13:11

【文:熒惑;抄詩及攝影︰Nicole Tse & Cello Lam】

有一個字叫做 Kidult。鯨鯨的詩〈我們活在迷宮那樣的大世界〉也有一句「在遊戲和幻覺之間,長大或老長不大」,正好道出 Kidult 的尷尬。

不是每一個人都會成長為 Kidult 的,在蛻變之後,大多數人都會變成世故成熟的 Adult,很多事情像荔園、像高達、像四驅車、像數碼暴龍,也只會變成集體回憶的一部分,不再留戀。是的你可能仍然會進戲院看最新一集叮噹(是自己看還是陪孩子看?),但是否還保有青春時的情懷呢?

廣告

萬一當身邊人都成了十七歲以後的那個大雄,而你仍是留守在小學課室座位的 kidult,你寂寞嗎?還是逼迫自己掛起成人的臉譜,在五光十色的世界中遊走?

詩人想知道的是,你們的心裡是不是有一個大雄,依舊孩子氣。無論天地如何衰老,除下臉譜後,還能夠對那張皺紋初見的面孔,不感到陌生、不覺得忸怩?這個大雄會不會有朝一日一覺睡醒,就咻一聲消失掉?還是一點一滴地變得暗淡,可有可無?是啊,一切的前進,都是無可避免 der。

廣告

有時我們不免氣餒,怨一句「那些爛法寶的功效總是撐不夠一集」,也對大雄的永遠年輕稍為嫉妒。但是若你仍然是那個 Kidult,其實就這樣一輩子又怎樣?匆匆幾十年,最緊要的,還是要快樂啊,科科。

〈十七歲的野比大雄〉陳子謙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大雄
除了你,大雄自己
是的,你就是寶殿上的活佛
在線條簡單的白日夢裡
代我們活著。大雄
你一直看著我們老去,突然
你也老了──已經十七歲了
你以為十八歲後的大雄們
會永遠留守在時光隧道的那邊
然而你突然十七歲了,說實話吧
你還是廢物嗎?叮噹、靜兒……
甚至技安也改了名字
怎麼大雄還是大雄
仍舊讓一隻忠心的機器貓
預告未來?難道你沒有怨恨過
那些爛法寶的功效總是撐不夠一集?
掩上法寶袋,再關掉電視
大雄還是大雄,然而十七歲
會一直是十七歲嗎?竹蜻蜓轉著
轉啊轉就成了七十歲的髮絲
揚起在空氣炮的勁風裡。大雄
聽說藤子二雄也不在了
你要一直在小學留級嗎?
然而你的確還未滿十七歲
是的,大雄,你的新電影又快上映了
不管這次的玩伴是怪盜、風使者
抑或恐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