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La Belle Epoque:審美觀的世代之爭

2015/12/11 — 20:55

【文:朝雲】

9/12 炮台山

遊走在港島的街角巷弄,或會發現路上與眾不同,有毛毛的天使守護。

廣告

但天使既犧牲自己,來到人間,就注定要受苦難。

廣告

***

問:為什麼會將編織的作品放到街頭?

Bille:我們這間手作坊,什麼都會弄,既製作廣告道具和開班授徒。勾織從來非我所長,好多公仔都是 Mary(圖左)的功勞。

幾年前有商場邀請美國的編織藝術家 Magda Sayeg 來港,但她帶來的展品有限,商場找上我們幫手。我們邊做邊學,覺得她的手法很特別,用織物將東西包住,就像把東西據為己有,並賦予新生命。我們自此開始鑽研勾織。

當年的展覽僅限於室內,後來另有一間商場,請我們裝飾商場周邊的欄杆,就像為欄杆穿上衣裳(圖五)。

在室外工作的感覺完全不同,平素冷漠的市民,都會駐足觀看,評頭品足。部門市民主動發問:「你做緊啲咩?驚唔驚警察拉?」

不解的我反問對方「點解我會俾警察拉?」,「唔知呀,總之唔好搞條街啲嘢。」他們未必厭惡,卻出於本能地擔心,覺得街上的東西不能碰。

當時只是接 job,商場雖已批准,可是我們依然被唬住。但我條氣唔順,唔明白依種白色恐怖,自我監察從何而來。

「依度係我地架。」於是我就立定決心,自己係唔同地方做。

初時只是在後巷,做些很小的東西,例如聖誕樹、蘑菇等。原來有人會發現,而且知道是我們製作,拍照後 tag 上我們店舖。

還有一次在天后,只是放了兩隻蘑菇,兩天後朋友告訴我不見了,我早就預左,不以為意。但兩天後朋友又拍照告訴我,蘑菇回來了。

兩隻蘑菇是新的!而且不是我做的!應該有人見到蘑菇被拿走,覺得可惜,自製新的放上去。這件事鼓勵我繼續做下去。

還有人特地拾起已經破爛的蘑菇,帶回店舖還給我們,我簡直不知所措。擺在街頭的作品,我早料定很快會消失,卻料不到有人會如此珍惜,帶它們回來。

問:現在你們的作品「佔領」了幾多地方?

Bille:係樓下附近居多,還有星街、油街、日街、皇后大道東等。還幫過何韻詩的 MV 做過裝置,出現兩秒(圖六)。

好多人都問過,點解局限於港島--因為懶囉。我同鋪頭都係依邊,而且港島的小巷始終比較靚同靜,比如灣仔。

而且我地始終唔熟九龍。我地要先看好合適的地方,視察,拍照,回頭編好織物,才用快閃的方式布置。

而且為了整潔美觀,大約每一個月就會去視察,拆換織物。

問:但有個阿叔拆毀你們作品?

Bille:嬲到爆炸。嗰個公仔做得特別靚,係灣仔星街小區特登請我們弄的。

我們放置的時候,有一個街坊 look 的阿叔質問我們,「整埋啲咁嘅嘢,落雨,發霉,整污糟哂地方。」

其實好多上年紀的人,都有這種「潔癖」,他們要一個「乾淨」的街道,覺得這類東西,應該放在家中。

Invader 的作品,不是食環署主動拆的。眼見 Invader 作品被拆,我立即報料俾立場,之後繼續追究食環署,對方解釋是因為有人投訴,才要去拆。

食環署要收到投訴,上頭有令才會動手。即使我好憎政府,我都好肯定說,在街頭布置那麼久,唯有一個作品是食環拆去。這回公仔被人拆掉扔在一角,幾可肯定是阿叔所為,現在公仔在我家中修復。

我承認我唔係住係度,阿叔覺得公仔係垃圾,要保護自己社區,我駁唔到。

但好諷刺,日街星街正大興土木,滿地建築材料,沙塵滾滾,那才是污糟的源頭,但他對那些視若無睹,反而覺得公仔才礙眼。權貴嘅破壞就唔係垃圾;廢青嘅藝術就係垃圾。

依個係世代之爭,審美觀嘅世代之爭。。。佢地只在乎件事係邊個做,而不分美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