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LOGAN—致我們那終將逝去的老英雄

2017/3/12 — 19:38

【文:安之】

現實生活中,人們風光一時,到了老了的時候,竟如此頹唐不堪,這也教人心酸,更何況是一名超級大英雄盧根?

盧根本是一位擁有延遲老化、自癒再生能力等超能力的狼人,無所不能,到處行俠仗義。X-教授是一位擁有最強大腦、最強心靈能力的大人物,通過這樣的能力拯救世界。這也是我們對所有超級英雄的固有概念以及期望。

廣告

這部電影並不是以前那種純粹正反派對決去讓英雄變得更加英雄,這一次似乎故意避免了渲染英雄的那一部分的形象,相反地,電影選擇了讓英雄不那麼英雄,不像英雄,反而多挖出了剛強的英雄的外在之下所隱藏的屬於人的柔軟的部分——你看呀,英雄終究敵不過時間,任當年如何叱吒風雲,時過境遷,晚境時跟我們無異——軟弱、無能、力不從心。

電影將故事設立在2029年,盧根跟X-教授說:時代已經不同了,這位下文下了一個注腳。這25年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有新的異種人產生,而老的異種人只是剩下如今相依為命的盧根、X-教授與卡利班。盧根早已不是當年的金剛狼,年老衰退了許多,身體的機能退化,再生的超能力也因為年老以及身體裡面的亞特曼德鋼的毒性而衰退、大不如前,只是隱姓埋名,做著普通的的士司機掙錢糊口,為X-教授買藥,希望可以存錢買一艘遊艇,就此遠離煩囂安度晚年。而X-教授一出場更讓人唏噓不已——老態龍鍾、半身不遂坐在輪椅上、神志不清,連盧根也認不出來了,也因為他的病導致他原本用於拯救世界的大腦的能力隨時是定時炸彈,威脅著這個世界。

廣告

如今的他們,不想再當英雄,只是想好好地安穩地度過一生——這似乎是現實之下無可奈何的選擇。到了晚年,盧根跟X-教授回想起過去,並不是自己的豐功偉業,反而是對別人傷害的慚愧。

正如盧根,在一次做噩夢醒來時候,羅拉說她自己也常常做噩夢,夢見別人傷害自己。羅根回答說,我夢見自己傷害別人。羅根不願意傷害別人,更不願意別人因自己而受傷害。而電影中,卡利班以及那幸福的一家三口也因羅根他們有關聯而逃不了死亡的命運。也正因此,我們作為觀眾,開始明白,為什麼一開始當墨西哥護士向羅根求助的時候,羅根拒絕了她,還多次想要拋下羅拉。那已經不是正邪二分的對立,而是在於,無論他作出任何一種選擇,總會有人因他而死,總會給別人帶來傷害,他不願意再去面對這樣的事情,那正是他跨不過的心理關口,所以他選擇了逃避,而這樣的逃避,卻也是對他自己的保護,同時,也是他的無能為力以及無可奈何。

又如X-教授,他臨死前那一幕自我剖白說,那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晚。可是,到了最後的一刻,那麼美好的夜晚,曾經那麼輝煌那麼英勇的教授,竟然想起來的滿滿的都是遺憾與悔恨,卻都是那麼不美好的事情。X-教授說,一年前他因為超能力失控,而導致了六百多個人死亡,他一直耿耿於懷,無法釋懷,承認與羅根一樣一直在逃避。是呀,有誰願意面對曾經用來拯救世界的超能力,竟然在自己的無法控制之下波及無辜,那絕不是一個英雄所願意見到的事情,可是,它就這麼真真切切的發生了,只能夠那麼無助地看著它發生而無法改變任何結果,改變任何事情,也只能夠在事後落得一生無法釋懷的自責。

原來,英雄也像我們一樣,經歷老、死的階段,也像我們一樣對於一些事情很無助很無能為力,也像我們一樣會逃避、會自責內疚,也像我們一樣會不願意承認而躲起來自我保護而逞強。英雄的光環大概是我們給予他的,或許沉重如斯,可是,拋下光環,他們也不過是一個簡單而平凡的人,嚮往著如一般人的生活,如X-教授臨死前說的那一番話——幸福大概就是一家人一起吃飯,睡好一頓覺,如此簡單;如最後盧根死前,當羅拉喚了他一聲爸爸的時候,他說原來就是這樣的一種感覺呀。原來,一生追求了那麼多,到最後想要擁有的不過是簡單的溫情。溫情至此,我們並不忍心去責駡英雄的頹唐,反而多了一份理解,讓我們去接受接受超級英雄的老去,去目送超級英雄的死去。所以,就讓盧根就是盧根自己吧,就讓他做一回自己吧,軟弱就軟弱,逞強就逞強吧,就當做是最後向他的致敬吧。這也是大概這一部電影不再用金剛狼,而是直接用盧根的原因吧。

X-教授、羅根的死去,代表著老英雄的年代終究敵不過時間而逝去,不過,這並不代表著英雄的年代逝去,反而,這代表著一種傳承,而新的英雄年代即將來臨。

 

作者簡介:「生活除了眼前的苟且」,還有電影、出走與書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