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 loop 完未…】一帶一路陰魂不散 進念又話要_帶_路

2018/10/1 — 14:45

香港帶路城市文化交流會議 2017(圖片來源﹕進念 facebook)

香港帶路城市文化交流會議 2017(圖片來源﹕進念 facebook)

習近平話要一帶一路後,689 一份施政報告講 42 次一帶一路,依家進念又要搞「一帶一路實驗劇場」、「香港_帶_路城市文化交流會議2018」......這到底是甚麼?

眾所周知,一帶一路是習近平自 2013 年起致力推行的國策,並如中國政府一貫做法,定會將此計畫講到天花龍鳳、無所不能。但所謂「五通」(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與推動國際合作,實質是中國將爪牙伸向亞洲、歐洲和非洲多個國家的一次帝國式擴張。一方面藉由鐵路建設使參與國家及地區與中國領土對接,另一方面透過經濟援助或投資建設將參與國變成其欠債方。換言之,一帶一路就是中國在全球資本主義結構下,以投資基建及收購合併他國重要戰略性資產,控制境外廣大地區的政經活動。因此,被視為「一帶一路」戰略重地的印度打從一開始便拒絕參與計畫,強調不會接受損害其主權的項目;而沿線國家之一馬來西亞也在今年 7 月叫停三項由中資承建的工程。

廣告

至於香港,一向「阿爺話事」的政府當然毫無懸念地全面支持一帶一路,出錢又出力。只是沒有想到,九大藝團之一、每年拿著千萬元政府撥款的「進念・二十面體」也馬上緊隨國家政策。去年 5 月中國開完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進念同年 12 月便舉辦了《香港_帶_路 2017 — 一桌二椅》,自稱以中國傳統京劇「一桌二椅」的槪念交流創作,同時展開「香港_帶_路城市文化交流會議」。但「一帶一路」貴為國家長遠政策,又豈能只辦一年呢?不能天天辦,至少也要年年辦。於是進念今年便繼續舉辦一帶一路實驗劇場以及 2018 香港_帶_路城市文化交流會議 ,並以「香港帶路 創新文化」為計畫題眼。實驗劇場有兩個表演節目,分別是崑曲《驚夢》和京劇《天宮》。前者由印尼跨性別傳統爪哇舞者 DIDIK NINI THOWOK、上海崑曲藝術家沈昳麗、加上首爾當代編舞家朴豪杉,重新演繹明代劇作家湯顯祖《牡丹亭》中的《驚夢》。來自金邊 NGET RADY 專攻柬埔寨傳統面具舞中的猴角,則與擅演京劇猴戲的台灣藝術家張宇喬合作《天宮》。

綜觀兩年的表演節目,「中國符號」無所不在:京劇「一桌二椅」、崑曲《牡丹亭》以及《西遊記》的大鬧天宮。它們不只是表演形式,更是展演主題。這做法讓人不禁懷疑,進念一帶一路所謂的跨文化交流,會否將其他地方的珍貴文化變成中國主旋律下的伴奏?

廣告

香港能夠舉辦大型國際文化交流會議,了解各國文化政策,拉近世界不同區域的藝文合作,當然最好不過。但進念辦的文化交流會議不斷強調「一帶一路」、「香港帶路」,將跨界文化交流直接套進一帶一路這樣一個中國國策中,其背後動機有待商榷。有人或許會以「只借用一帶一路的地理含義」來為進念這計畫辯解,但這說法也太過牽強了吧。一帶一路作為國策本身就是一個綜合政經與地理概念的總體,獨立抽走當中任何一個元素,都無法成立;何必放著歐亞非大陸這些地理意涵更加明顯的說法不用,非要講一帶一路,確實讓人摸不著頭腦。

若真的旨在促進各地文化交流、建立文化網絡,實現多元、平等的合作,標榜提供討論平台,做好中介者角色不是更重要嗎?又何須以領路人自居?為何處處宣揚中國傳統文化?看進念這次一帶一路計劃的文宣資料以及去年「一帶一路・一桌二椅」的訪問報道,只讓我想起習近平「中國夢」這空洞能指(signifier),還有其背後那極端國族主義的意識形態。差點忘了,除政治與經濟以外,文化也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另一重要場域呢!

習大大同進念一唱一和,一帶一路,又_ 帶_ 路...但大佬們,現今科技發達,又有 google map…畀大家自己行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