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放映系列︰家庭電影與網絡影像流行的啟示

2016/11/29 — 15:13

追溯自己初次看「家庭電影」的經驗,我想起童年一段往事:一家人周末吃過晚飯,打開公仔箱,隨機轉到英文台,930電影節目還沒有開始,正在播放的亦不是平日的肥皂劇,反倒有一眾觀眾坐定定,聽主持人介紹完一輪我們似懂非懂的幽默。接著有很多段真實錄像片段,每段可能只有30秒。大部份錄像都發生在日常生活的地方,例如家中、學校或後花園等,又以身體作搞笑,譬如有人意外飛跳家中後園的水池等。這些都一一在鏡頭前盡現笑聲。而我們家甚少會看英文節目,唯獨這斬件式的「家庭電影」吸引了我們一家。那就是《笑笑小電影》(1990~)。

這齣美國家庭式滑稽錄像節目,是美國廣播公司 (ABC) 其中一個綜藝節目,主打老少咸宜。節目中播放的所有家庭影像都是來自於美國不同地區的尋常百姓。他們用自己的家用攝影機拍攝,再投稿到節目。雖然錄像有很多糗事或無厘頭的內容,但這都展現了家人或朋友之間的真實互動,可說是極短篇紀錄片,同時間展現了紀錄式「家庭電影」的特質。「家庭電影」以「家」作為談論的主體,開展講述一個親密而且別人不常有的故事。

影片裡的家庭故事往往如幻似真,卻又真實存在,能夠勇敢坦白展示於人前,確實是多麼難得而且是了不起的事。要知道,大家都對流行文化、家庭電影,以至拍攝技術的發展抱有夢幻式的好奇。昔日假若有人能夠出現在大眾傳播媒介上,即電影電視畫面,你彷彿成為了銀幕明星,是身份的象徵。

廣告

河瀨直美,擁抱(1992)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河瀨直美,擁抱(1992)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廣告

後來我接觸到很多關於家庭主題的日本錄像電影作品,如:河瀨直美的《親親婆婆》(1994)、《塵》(2012)等;台灣的有陳芯宜的作品《我叫阿銘啦》(2010);又有外地作品,如: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的《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2010);還有一些本地的紀錄短片作品,如:王綺美的《那雙眸》(2010)和陳巧真的《32+4》(2015)等,以個人、家庭、社會以至人文精神的角度,講述親密又疏離的家庭故事。每位導演雖有不同風格,卻展現出他們對如何呈現「家」的故事有一份善意的執着。以上是我與「家庭電影」邂逅與成長的故事。

即將舉行的M+放映亦以「家庭電影」為主題,放映河瀨直美、陳芯宜、游靜和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等導演的其他作品,不過這次放映作品的表達手法和涵義更廣,除探討家庭概念外,也藉作品檢視身份與民族性、生存與死亡,以及傳統與文化等議題。

游靜,錄像書簡 1-2(1993)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游靜,錄像書簡 1-2(1993)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科技發展與創作及觀賞機會

無可否認,科技發展促成了更多拍攝的機會,創作人比以前更容易擁有創作器材,同時作品分享平台亦比從前增加了。以「家」作為創作主題的錄像作品越來越多。與此同時,這種拍攝技術的普及降低了創作的門檻。普羅大眾都可以成為藝術家,講述他們的家庭故事或生活軼事,同時可以即時分享給其他人,又可以窺探別人家庭是怎樣的。繼而我們會問,我們能否從現今科技潮流的轉變,為「家庭電影」的敘述方式看出一種啟示或隱憂呢?

後現代說故事的方式:碎片感與即時性

正當攝錄機普及,人人都可以用錄像說家庭故事時,這些拍攝很多時候都並非以美感或故事整體感動出發,反而以紀實為重心。可能拍攝幾個瑣碎的場面,三至五分鐘,然後營造一個或多個感覺,接著便完了。隔幾天可能又有另一片段,可能同樣營造相同感覺或主題。而說故事的即時性,對於一眾網絡拍片紅人更是非常重要,要拍家庭生活內容,有趣的片段可能隨時一瞬即逝。為確保片段新鮮和刺激感,即時分享是少不免的。這類型的影片往往缺乏細心經營內容和拍攝美感的塑造。這種後現代斷裂式說故事手法,故事的完整度必定不會強烈,基本上場景之間沒有很大的關聯性,似是一堆內容碎片,觀者需要花時間自己拼湊意思。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0116643225059 (1994)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0116643225059 (1994)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相比起在電影院內看的「家庭電影」,正如Apichatpong、游靜或曾吳的作品,他們所用的故事敍述的方法則會至少由一個連貫的情景或多個情節接通串連,作為敍述的重心。要在「家庭電影」加入藝術性元素,創作人總會有自己想表達的拍攝目的或希望成就的故事方向,繼而發展拍攝角度和內容思考,而當中藝術風格亦會調計出獨特的味道,令人觀看他們的作品,可以多角度去理解「家」的複雜涵意,亦可能成為生活反思或研習的參考例子。正如導演河瀨直美一直以來所拍的紀錄片作品,每一畫面不是無目的或隨便的呈現。你會看得出她的真誠,而觀賞者可以跟隨故事性的思考,細探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

拍攝者敘述角度的權威

另一個有趣的思考是有關拍攝者的敍述角度和所牽涉的道德問題。正如安迪・華荷的名句,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十五分鐘的明星,一下子滿足了自己成為鏡頭前的主體,當代世界情況可能更甚,每一個人拿著手機,經已超越此等被凝視的階層,繼而進身導演地位,猶如神一般控制拍攝時進入鏡頭的一切事物,單一地塑造或呈現自己理想中的情感。正當簡單的錄像器材已經如此容易可得,創作人拿著攝錄機其實像是一種隨手撿來的武器,隨時可以將被攝者的情感殺死。創作人在分享家庭故事之時,又知否被攝者是不是真的願意公開如此私密的家庭生活故事呢?

劉韻文,由零開始(2012)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劉韻文,由零開始(2012)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小結

家庭電影的發展仍存有很大的摸索空間。更多關於「家」的故事可以從不同途徑接收,似乎已經打破了往常欣賞錄像故事只進戲院或在電視機前享受的習慣。無疑科技發展與網絡影像流行產生不同的創作機會,更把展示和分享推至更廣大的大眾層面。但潮流的變動有誰可以預測?究竟這種碎片式說故事模式,可以持續多久呢?而這對傳統進戲院在大銀幕欣賞家庭電影的習慣,創作人說故事的風格和取態,會否再次產生異變呢?不容置疑,當中的啟示可能需要更多時間討論,或許當我們看更多家庭電影怎樣說故事,方能引發更多對家庭電影的觀察和想像,從而檢視錄像技術與家庭電影的流行現正處於怎樣的關係?是角力,還是扶持?

游靜,你有什麼特別的事要我告訴你?(1991)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游靜,你有什麼特別的事要我告訴你?(1991)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

M+放映:家庭電影

日期:12月2-4日(星期五)
地點:百老匯電影中心

(本文為「M+放映」 x 立場新聞合作系列,詳情請參考M+網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