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放映:還原中國當代藝術歷史現場

2016/3/3 — 17:52

M+博物館流動影像副策展人馬容元近來專注「M+放映」項目策劃。他說,自己的靈感來源可能是一本書,一個別處聽來的故事,或者一次偶然的交談。

數月前,馬容元與藝術家闞萱聊天,談及這位「七〇後」錄像藝術家在1999年完成的一件作品「後感性:異形與妄想」。那時候的闞萱初入行,正趕上推崇反叛與顛覆的「後感性」熱潮在彼時藝術圈的忽然興起。這件錄像作品的名字,取自1999年藝術家朱昱的一場同名展覽。用時下流行的話說,展覽「酷勁」十足,滿是罪與美的衝撞。從那時起,原本專注二維平面繪畫的中國當代藝術家開始思考並探索錄像、裝置和行為等更為多元化甚至更激烈的藝術表達。

「我當時覺得,這件作品很適合參與此次『四十年』放映項目。」馬容元說,「四十年」是「M+放映」系列的第二個項目,為配合正在太古坊 ArtisTree 舉辦的「M+ 希克藏品:中國當代藝術四十年」展覽。包括闞萱作品在內的八件流動影像、紀錄片和劇情片,將於三月中旬在油麻地百老匯戲院電影中心放映。

廣告

希克藏品展意在回溯「文革」以降中國當代藝術四十年發展脈絡及變遷種種,相應地,此次以「四十年」為主題的放映項目,也嘗試以影像為媒介,將觀眾帶回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重要歷史事件現場。從1989年中國現代藝術展上破朔迷離的開槍案(溫普林作品《七宗罪──89中國現代藝術展上的七個行為》),到圓明園畫家村的被拆遷(胡傑作品《圓明園的藝術家》),再到全球化與在地化頻頻角力的當下(陶輝作品《德黑蘭的黃昏》以及楊福東執導的關注知識分子精神窘境的《陌生天堂》),中國藝術家對於社會及文化議題的反思與回應,以時間為主線呈現,是中國當代藝術流變的參照,也是藝術介入政治、社會及文化場域的註腳。

七宗罪— 89中國現代藝術展上的七個行為(1989-2009);
溫普林;
片長:52分鐘;
圖片由溫普林中國前衛藝術檔案提供

七宗罪— 89中國現代藝術展上的七個行為(1989-2009);
溫普林;
片長:52分鐘;
圖片由溫普林中國前衛藝術檔案提供

廣告

值得一提的是,今次放映項目的首部電影《中國》,在某種程度上突破了「四十年」這一主題的時空規限。《中國》是意大利知名導演安東尼奧尼的紀錄片,完成於1973年。這部影片直白且近距離地記錄了「文革」後期中國普通民眾的生活樣態,與彼時官方倡導的「高大全」文藝觀背道而馳,因而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被中國官方列為禁片。馬容元與M+博物館高級策展人皮力商量後,選擇《中國》為這一放映項目開篇,一來考慮到這一影片近年鮮少公開放映,二來也嘗試以「局外人」的視角觀照中國當代藝術萌生前之時代背景。

中國 (1973)
米開朗基羅.安東尼奧尼
片長:207分鐘
圖片由RAI提供

中國 (1973)
米開朗基羅.安東尼奧尼
片長:207分鐘
圖片由RAI提供

說到「局外人」視角,今次入選「四十年」放映項目的《極度寒冷》也是一例。該片創作於1996年,由中國「第六代」導演王小帥執導。電影講述一位行為藝術家選擇以自殺方式為藝術獻身,不斷透過神經質的對白和行為刺激觀眾的視聽經驗,將當年東村藝術家群體的自我放逐與主動邊緣化,透過這一虛實結合的個案呈現出來。彼時王小帥是初出茅廬的獨立電影導演,不論其身份抑或其藝術理念,都與東村藝術家有頗多相似之處,而他的導演身份及視角,也令到這部影片在審視藝術家生活的時候,獲得某種更跳脫且更加客觀平衡的姿態。質言之,由於《中國》和《極度寒冷》的出現,這一放映系列得以避開圈中人「自說自話」的尷尬,不論從媒介抑或從觀看角度的層面,都顯得不那麼單調。王小帥將於3月12日(星期六)下午電影放映後, 與馬容元及另一位 M+ 策展人皮力作映後對談,有興趣者要留意了。

極度寒冷(1996);
王小帥;
片長:95分鐘;
圖片由王小帥工作室、Fortissimo Sales、舒琪創造社、北京冬春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提供

極度寒冷(1996);
王小帥;
片長:95分鐘;
圖片由王小帥工作室、Fortissimo Sales、舒琪創造社、北京冬春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提供

在馬容元看來,僅僅以八部影片就試圖還原過往四十年的藝術發展史,總會存在顧此失彼的情形。他之前策劃的M+放映項目,也不時收到觀眾「為什麼選A不選B」之類的疑問。「沒辦法,策展是一件個人化的工作,當中不可避免地滲入了自己的審美喜好及標準。」

八部影片或許僅僅摘取自單一脈絡,前後四十餘年的歷史也絕非一場展覽與幾部電影能夠輕易還原。「我們不會講太多,而是希望觀眾自己思考。」馬容元期待觀眾看過影片後,能在「幾得意」或「幾好」這類泛泛而言的評語之外,找到某些更深入也更富挑戰性的答案。

(「M+放映」x 立場新聞合作系列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