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 放映:彼刻就是此時

2016/7/4 — 12:00

「八十年代與今天,其實是兩個平行時空。」英國電影協會國家資料庫(BFI)的策展人William Fowler如此說。

歷史是活的,以致他們會互相呼應。此時2016年,年輕人把目光由「煮個麵你食」的電視機,轉向社交平台上用一部手機就能製成的土炮短片;在彼刻1980年代初,英國的後龐克成員亦以低成本的錄影帶和超八菲林拍攝技術,顛覆主流媒體。M+放映就與(BFI)和倫敦藝術電影機構LUX合作,共同籌辦專題放映系列「M+ 放映:此時彼刻」,展示一系列龐克後的電影與錄像,為兩個平行時空尋找一個相交點。

LUX的項目策展人Nicole Yip如此形容龐克後的電影與錄像:堅決、大膽而創新。這次放映,所選的影片題材十分廣泛,從流行影片到實驗紀錄片。而六個單元皆有著共同的反叛的精神。「後龐克時期很多作品都是根據當時一些政治事件而誕生,而今天我們仍然面對著一模一樣的困境。」Nicole認為這個系列最精彩的地方,在於彼刻與此時的呼應。後龐克精神反抗政治保守主義,就如「家庭錄影」、 「只有影像」這兩個單元,當時的藝術家以「扒片錄像」,把主流媒體一些看似不相關的影像並列,控訴當時新自由主義氾濫,政客虛偽,以及媒體的偏頗。「在多年後,這此作品竟然仍然合時,與今天現實呼應,證明了這些影像的力量。」

廣告

Still from Duvet Brothers, Blue Monday, 1984
(©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UX)

Still from Duvet Brothers, Blue Monday, 1984
(©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UX)

廣告

而這邊廂在香港,「M+ 放映」助理策展人周麗珊不約而同也對「家庭錄影」這個單元情有獨鐘。藝術的價值,不只在於成為此時和彼刻的橋樑,還在於其為不同地域開啟對話框架。「家用電腦,傳真機、家庭錄像的普及,標誌著我們對權威和身份觀念的變化,我們開始對權威如主流媒體失去絕對服從和信任。過往十年,同樣的情況因互聯網的普及而重現,我們開始質疑我們與大眾傳媒的共識。」就好像後龐克代表樂隊New Order的〈Blue Monday〉MV,以新聞片段拼湊,令人想起上星期或上一分鐘在facebook看到的政治人物惡搞短片。

William在一年多前已經跟M+商討要把這放映帶到香港。香港本身的電影史內涵豐富,在1980年代也有自己的電影新浪潮。網媒偵查報告被傳統紙媒重新報道、獨立電影站在主流電影頒獎禮台上,今天我們也在挑戰大眾意識形態。由主流跳出到非主流,再以非主流身份進入主流,William認為這是後龐克時期令人振奮之處。「龐克對流行文化有很大的衝擊,使電影題材一下子擴闊了,帶有同性戀、女權主義及黑人民權元素的電影崛起。」

主流規則被重寫,音樂人,藝術工作者,電影從業員以不同的途徑抬頭,以致後龐克為英國電影及流行影片界帶來深遠影響。很多後龐克媒體人後來都由業餘走向專業,如為Coldplay、rihanna執導MV的導演Sophie Muller。「只有影像」這個單元就挑選了由導演John Maybury早在82年以超八拍攝的電影<The Court of Miracles>作焦點影片,讓John Maybury在成為流行導演前的光怪異端風格重見天日。

M+ 放映的六個單元,大多是製作於彼時,30年來首次公映的影片,但所展示的,卻是此刻。然而,當時英國後龐克時期著實為拍攝技術和美學形式帶來重大突破。今天我們面對另一個數碼新時代,又會否如30年前一樣,讓我們都找到與世界對話和溝通的新方向,在困境打開一個出口?

(「M+放映」x立場新聞合作系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