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aD School「在地研習室」──另一種學習的可能

2015/6/24 — 12:17

廣告

「兩讀:村校狂想曲」:學在城市發展以外

廣告

五、六十年代,大批難民逃到香港,落地生根,本地人口持續增長,教育需求大增,鄉村學校在新界如雨後春旬發展起來。當時,它們受政府資助最多五成經費,其餘的,由鄉紳籌措,一磚一瓦,都靠村民和學生親手建立。這些村校落在鄉土社區,教養當地孩子,和居民的成長與生活密不可分。

隨著政府於七十年代推行六年免費教育,現代化的學校相繼成立,加上出生率下降、農地開發、新市鎮落成,漸漸地,村校息微。八、九十年代,村校仍可由越南難民和單程證學童支撐。及至千禧年代,教統局推行「統整政策」,不少村校被殺。

近年城市發展步伐仍保持它的高速──高鐵、東北發展,一所所被廢置的村校,無力地在等侯政府和原居民發落。大概,按我們城市的邏輯,它們最後還是會給填成了路,路上又會有座座樓房和商場拔地而起。

城市發展的無形大手,扼殺了什麼?

鄉土學社的朱耀光老師(朱 Sir)認為,它扼殺了另一種教育的可能。

從前在村校,一片綠油油的草地在門前。課餘時,學生就在那裡或談天或玩樂,他們相處,學習人與人之間的交往,還可能在其上蘊釀愛情。然而,現代教育把這些可貴的經驗粗暴抹走,現代學校不再有草地,換成了一幢什麼「綜合教學大樓」,家政室、實驗室、電腦室一應俱全,在舒適的空調課室裡,學生上「生命教育」課,從筆記裡、黑板上的粉筆字間揣摩人際關係的奧秘。這是怎樣的「教育」?而且,學校和社區、生活分隔,各有各的場所,鄉土被石屎森林推倒,同時,我們亦正失去另一種生活的可能。

近年,朱 Sir 積極舉辦不同活動,讓更多人認識村校和其背後的意義。藝術教育工作者楊秀卓亦響應,希望能以藝術塑造被廢置的村校空間,重構空間和社區的關係。賽馬會「創不同」學院 (MaD School) 和他們合作,今年五月,開始了一連串的「在地研習室」。上兩星期,六月七日,綠頂小巴緩緩駛到位於打鼓嶺的昇平村,帶參加者聆聽昇平村村校的故事,告別填鴨教育,一路上向村民學習另一種生活方式。

昇平村裡,葉生剛從田野收成桃駁李,他慷慨地和參加者分享收成,一邊談耕種的學問;露姐姐教大家弄蕃薯餅,粘米粉糯米粉蕃薯連皮,給搓成不同形狀,放在油鍋裡煎──露姐姐說,蕃薯是自己種的,吃自己雙手得來的,感覺特別不同;李叔叔則教大家動手造玩具──他在村校唸書時玩的丫叉、陀螺和「啪啪管」。「啪啪管」由空心竹管造成,裡頭要放一枝大小剛好的木條,然後以濕紙巾做子彈,堵住管內空氣,木條一推,子彈就給發射了。李生笑說,那時天天想辦法改良自己的「啪啪管」,既要手工好,又要考慮科學原理。

朱 Sir 搭話:「是啊,在手造的過程裡還訓練耐心。這樣和生活扣連的學習,在現在的學校裡可沒有。」

「笨詩人在笨城市」:學著變「笨」吧!

同一時間,同一空間,MaD School 主辦的「在地研習室」還有另一精彩活動──「笨詩人在笨城市」。MaD School 和愛跟小朋友說故事的詩人雄仔叔叔合作,讓雄仔叔叔和參加者一起做「笨詩人」,以「笨」眼光重新認識我們的城市。

為什麼要變「笨」?近年,政府研究在九龍東建立「聰明城市」 (Smart City),以科技和智能系統進行規劃,令市民過上「聰明」生活。事實上,現代社會裡,人們時刻追求「聰明」,不斷研發新技術,圖讓自己生活得更方便、更舒適。面對這樣的追求,MaD School 負責人 Crystal 反思:「我們總希望活得更『聰明』些,但其實這樣真的聰明嗎?」

她舉例,最近看到一個新產品,是個水樽,和一般水樽不同,它設了個裝置,能定時定刻亮燈提醒主人喝水:「難道人就不會自己感到口渴嗎?這不是本末倒置嗎?我們用科技解決問題,但忽略了人本來就有自己喝水的能力,我們忽略了人本身。」

很多時候,「聰明」,其實是反智。

於是,雄仔叔叔自今年五月,每星期都和參加者遊歷香港不同地方,說那地的故事,和那地的人接觸,然後嘗試寫笨的詩──和小朋友一起寫詩,學習小朋友的「大智若愚」!

六月七日,綠頂小巴亦把參加者載到了昇平村,朱 Sir 的學生「肥仔」帶他們走過昇平村村校,說那裡一草一木、一桌一椅的故事。住在城市裡的他們,一路學習屬於鄉土的故事,並以笨笨的詩句把它再現。

當天,豔陽高掛在藍天白雲間,聽完故事以後,參加者再搭上那輛小巴,到上水街市裡的熟食中心喝凍檸樂。一位參加者試著寫笨詩句:「低首,弓腰,來為沉默的你鞠躬致敬/繞首道,探首,不想打擾守護的人和安睡的狗/我的鬍渣,你的勁草,一X故事都被埋葬/一碗豬骨粥,一杯凍檸樂,所有話題又活過來」。雄仔叔叔也寫:「一舊石頭/熱到站起來/就變成柱/看上學經過的孩子/頂著毒太陽/若無其事」

學堂在哪裡?「學堂原來在路上」!

兩個不同的活動,同樣講求「在地」學習。每一次人與人之間的相遇,在不同的土壤,都是不同的學習,能創造許多新的不同的知識。這是在城市發展、現代教育、追求「聰明」之下所失卻的。MaD School 今個季度議題,正正是「學堂原來在路上」。

來,您要不要也參加我們的旅程,和我們一起在路上學習?

下星期日,六月二十八日,綠頂小巴再次開動,帶大家參加「公民在路上」。屆時,「雨讀:村校狂想曲」、「笨詩人在笨城市」和另一「在地研習室」──「人人都市針灸」的參加者會在 PMQ 元創坊和中環大街小巷展示的學習成果;更特別由哥倫比亞邀請 100in1Day 合辦人 Valeria GRAJALES RAMIREZ、Diego CUADROS ROJAS 及 The Green City 的合辦人 Juan Manuel RESTREPO 將分享他們組織創意行動去回應、介入城市的經驗,並跟參加者一同構想、實驗讓我們的城市更宜居的行動,探索香港「發展」以外的種種可能。

--

「公民在路上」活動詳情

公開課 1:100in1Day

日期:2015 年 6 月 28 日(日)

時間:下午 3 時 30 分至 4 時 30 分(分享)

下午 3 時 30 分至 6 時(開放工作室)

地點:PMQ 元創坊 Courtyard

(費用全免;工作室名額有限,先到先得)

 

公開課 2:La Ciudad Verde (The Green City)

日期:2015 年 6 月 28 日(日)

時間:下午 5 時至 6 時

地點:PMQ 元創坊 Courtyard

(費用全免;工作室名額有限,先到先得)

 

「在地研習室」成果分享

日期:2015 年 6 月 28 日(日)

時間:下午 2 時至 6 時

地點:PMQ 元創坊及中環各處(確實地點稍後公佈)

(費用全免;無需登記)

 

更多活動詳情請按此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