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rs K》— 本土元素與跨國電影

2017/10/26 — 11:46

【文:關志華】

上個月在香港友人鄭政恒的邀請下,出席了馬來西亞導演何宇恆的電影《Mrs K》在香港尖沙咀舉行,特別爲香港電影評論人而設的優先場。

這部有香港英皇電影參與投資和發行的電影,較遲在香港上映。然而,整部影片「港味」濃厚。除了惠英紅和任達華,還有香港資深藝人劉永,以及香港電影導演黃志強和陳果的參與演出。而臺灣音樂人伍佰也參與飾演父親一角。

廣告

何宇恆和他同期冒出的馬來西亞獨立導演如陳翠梅、李添興等人走向了較不一樣的電影創作旅程。何宇恆比較趨向跨國華語電影製作的路徑,從劉德華投資的「亞洲新星導」計劃下的《太陽雨》,到惠英紅和徐天佑參與的《心魔》,到這部港臺藝人匯集的《Mrs K》,都顯示何宇恆試圖在跨國華語電影製作和市場上殺出一條血路。

同時,何宇恆和那些主張讓電影散發馬來西亞「本土氣味」的電影導演如周青元和黃明志又有所不同。《Mrs K》完全將「本土氣味」降到最低。除了一些電影場景的馬來文招牌,以及劇中的女兒逃離綁架後又再度被抓的印度喝茶檔(在馬來西亞稱爲「嘛嘛檔」),能夠明顯顯露出馬來西亞本土特徵的電影元素可說是寥寥可數。

廣告

除此,劇中的「錢」的廣東發音,並不是馬來西亞華人常用的「lui」(借自馬來文duit),而是華人世界較通用的「qin」。因此,電影中的事件和情節,完全可以發生在馬來西亞以外的其他地方。雖然電影加插了印度人、馬來人和外勞的角色,但說故事發生在香港或者澳門也不會過於突兀。

幾年前和何宇恆有過一面之緣,他說他不會像周青元和黃明志般着迷於打造馬來西亞的本土性,因爲這些本土性本身也是經過建構以及有它們不實的地方(雖然他本身時常在周青元的電影中客串演出)。

在狹小國内電影市場的限制下,電影需要跨國市場來支撐回本,甚至賺錢。但我們也不能輕易的下結論說,太過本土就無法衝出國外,而減少本土性就必定對電影的國際票房有所幫助。

例如泰國電影《出貓特攻隊》(Bad Genius)的「泰國屬性」,並無損它在亞洲各國大賣。更重要的是,它有著較普世的階級議題,也有驚心動魄、張力十足的作弊情節。因此,懂得說故事,往往是一部電影賣座的主要因素。

幾年前見面時,何宇恆說他正計劃拍攝一部擁有西部電影味道的動作電影,那就是今天的這一部《Mrs K》。因此,除了執迷於塑造本土,馬來西亞電影人也可以藉助其它電影類型,來開拓國内電影製作的無限可能性。

《Mrs K》的確有些許西部電影的元素和氛圍。除了西部電影公式的配樂,它還沿用西部電影常探討的主題,那就是文明和蠻荒的辯證和拉扯。女主人公想從蠻荒世界去到文明世界,但來自蠻荒的舊戰友卻試圖把她拉回蠻荒。爲了生存,女主人公不得不再度進行野蠻原始的殺戮搏鬥。

然而,整部電影卻沉迷於場景的氛圍、打鬥動作的設計,以及人物造型的塑造上,而犧牲了「說故事」本身。尤其是劇中人物的對白,徹底成爲了電影製造蠻荒氛圍和人物造型的附屬品,顯得有點矯飾做作。例如女兒被綁架後,還在電話中跟父母說「我不會輸」,這完全不必要。女主人公和綁架首腦一起吃晚餐對談,卻談着「人生最大的痛苦是什麽」的話題,也有點突兀。

在觀影90多分鐘後,除了動作和人物造型,這部電影並沒有在我心裏留下太多的漣漪。電影完畢後,在下樓的電梯内隱約聽見一位觀衆說「還好它只有90多分鐘」,我還頗認同這位觀衆的看法。這部電影如果讓劇中人物糾結關係和動作打動繼續下去,它就會顯得拖拉和冗贅。

雖然電影需要跨國市場來支撐是無可避免的現實,但減低本土元素,專注於動作設計和人物的造型,並不一定能夠提升跨國觀衆的接受程度,更不是電影票房韌力的保證。忽略說故事的重要性,往往是一部電影的致命傷。因此,《Mrs K》雖然有港臺藝人助陣,它也只能夠在香港的少數戲院上映、早早下畫。

(作者簡介:生於馬來西亞檳城。在馬來西亞曾擔任大學講師。現爲香港浸會大學電影系博士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