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ute 住睇金像獎會好睇 D

2015/4/20 — 11:50

去年已經預言過今夜金像獎一定很難看,今夜打住邊爐睇,完全聽唔到司儀講野,所以感覺還好。賽果合理(雖然我女主角賭輸左俾估神畢明),我出於心願估錯三個,同我一起看的人只估錯了一個,連火鍋店的侍應阿哥都估中好多。劉青雲吐氣揚眉;每次出現《黃飛鴻之英雄有夢》都成為粗口發洩位。同埋,終於唔駛見到成龍!

支持的《黃金時代》大勝,文藝的力量比我們想像更強。湯唯的廣東話實在令人敬佩。今年頒獎禮中的中港關係想像,比去年謹慎和成熟一些。

吳君如想用無知來襯托提名電影本是善意,當然蕭小姐笑話不好笑。我知大家的意思只是,如果吳君如有野要教湯唯,為何是「蕭小姐」這已消失的低俗,而不是「蕭紅其實有一半骨灰埋在我畢業個間中學聖士提反」這樣的知識呢,唉。香港有勁野你要知嘛。不過我聽到了她最後那句輕描淡寫的「這是一人一票最高門檻選出來的」。那才是要旨。整個低俗 vs. 高雅 → 政治的套路,在舊港產片中其實熟極如流。

廣告

我會回來重看片段;但我懷疑,如果跳過所有不專業台詞和樣板發言,你會看出另外一條線,那就是,香港電影業想以自己一直以來沿用的規矩,重建運動後分崩離析的社會。秋生上台(非常皮裡陽秋的表演,揭露政治與舞台的互倚關係),明哥得獎,都是專業界集體決定,「無問題丫」。多麼熟悉的場景,《新龍門客棧》裡的窩藏反賊。老實說,我在這無聲裡看到希望。

(是,我突然明白歷來正言若反的香港電影閱讀法是如何出現的。就是在一個完全無法信任又暫時殺它不死的統治者之下,訓練出來的共感共識。)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