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Nuccio Ordine 的無用之用

2016/3/10 — 13:49

Nuccio Ordine (資料圖片)

Nuccio Ordine (資料圖片)

香港主流眼中,衡量一切知識、工作、興趣,總是用上功利的視角,即「有用無用」二分法,將來能賺錢的叫有用,沒有眼前利益的為之無用,由中學文理選科開始,已經被灌輸文科無用、理科有用的觀點,入大學唸專業學科,做個醫生、律師、會計師、商科、金融投資就為之有用,人文學科正在萎縮,知識功利主義不斷蔓延。意大利人文學者Nuccio Ordine有感於人類知識的危機,寫下了這本叫《無用之用》的書,當中沒有艱澀的學術理論,更似是一本知識人的隨筆。

作者提出了一個很有趣的命題,就是「無用知識的實用性」與「實用知識的無用性」。他認為主流的實用性為了單純經濟利益,這種功利思想正逐步扼殺過去的記憶、人文科學、古典語言、文化教育、研究自由、創造力、藝術、批判思考甚至是文明的基本條件。書中引用盧梭的觀點作說明:古代的政治不斷談論品格與道德,我們的政治只談買賣和錢,無法增進利益之物,因為被視為不必要的奢侈,或是浪費時間。根據狄德羅的觀察,「所有不實用的東西都做到鄙視」,「因為時間精準掌握,不容絲毫浪費於沉思冥想」。

事實當然並非如此,知識本身就是用來阻擋功利主義,那些曾經被視為無用的思辯、實驗,對科學發現有重要影響。作者引述卡爾維諾對文學和科學關係的見解,認為「人類所從事的一些活動,表面上完全無利可圖,除了娛樂和解決一道難題的滿足感之外不為其他,這些活動經常會出人意料的在某個領域顯得至關重要,並產生深遠的結果,對於詩和藝術是如此,對於科學和技術亦然」。但現代知識分化及專業化,令學問碎片化,甚至對立起來,彷彿科學與人文是互不相干,事實上關於不涉及利益的純粹思辨式學術,與單純的應用技術之間的差別,古代亞里士多德、歐幾里得或阿基米德等大思想家早已知曉。

廣告

全書分為三部分,第一章處理的主題是文學所具有的實用的無用性。第二章是講求利益的邏輯,在教學、研究及一般文化活動帶來的災難性結果。第三章從讀幾位經典作家的作品,以他們作為立論的例子,在人文知識中得到尊嚴、愛與真理。■

廣告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