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Oh Hi Mark!爛片可以是好電影嗎?— 《荷里活爛片王》

2018/1/5 — 10:38

占士法蘭高演出Tommy Wiseau大獲好評,甚至提名金球獎「最佳男主角(喜劇及音樂劇)」。

占士法蘭高演出Tommy Wiseau大獲好評,甚至提名金球獎「最佳男主角(喜劇及音樂劇)」。

【文:阿度】

爛片界《大國民》The Room在外國早已是cult界經典。與大眾一般認知不同,The Room能升上神枱,不是因為此片夠前衛夠血腥夠camp,而是因為夠爛。The Room裡頭所有的一切都超越人類對電影的認知,令無數觀眾為這齣爛片著迷,當中包括荷里活巨星占士法蘭高。他自導自演的新作《荷里活爛片王》,便把The Room的爆笑製作過程搬上大銀幕,重新演繹這齣「爛片王」笑中有淚的故事。

The Room的傳奇

廣告

2003年面世至今,The Room成為世界各地影迷午夜朝拜的經典。由首輪只得1800美金票房的超低收入爛片,成為十多年間不斷重映的鉅作,不是因為它過往被忽視、被低估,而是因為它錯得極具娛樂性。被喻為「有如從來沒看過電影的外星人之作」,The Room情節不合情理,對白奇怪生硬,角色不明所以,演技過份浮誇,屋內放著多幅迷樣匙羹照片,身份成疑的新角色不斷出現,每次有人出場大家一定會說「Oh Hi ____! 」這句萬能key對白,還有天邊飛來一句「You’re tearing me apart, Lisa!」,遙遙向占士甸《阿飛正傳》致敬⋯⋯

每次Mark出場,一定會聽到「Oh Hi Mark!」這句對白。

每次Mark出場,一定會聽到「Oh Hi Mark!」這句對白。

廣告

未看過The Room的人大概不會明白此片為甚麼會令人如此著迷,因為它真的不能算好,連惡搞也不是,就是每一刻也荒謬到令人難以致信,但爛片背後卻藏著自編自導自演的Tommy Wiseau一片赤子之心。年齡、出生地、收入來源成疑的Tommy Wiseau,身兼這部「驚世三角戀人間悲劇」的投資者、監製、導演、編劇,又與好兄弟Greg Sestero聯合主演,卻毫無拍電影的常識。他堅持要同時以菲林與高清拍攝,所需人手是正常拍攝的兩倍,又花大錢搭建隨處可見的天台和小巷場景,甚至堅持要以綠幕拍攝簡單的天台戲,再後期用電腦加上三藩市景物,而非直接去三藩市亦找個天台來拍攝,令製作成本高達六百萬美金(約港幣四千七百萬)。但Tommy Wiseau至今仍對神秘資金來源三緘其口,堅稱是來自他轉售韓國二手皮褸的利潤⋯⋯但信不信由你,他最初的確真心想拍一齣會觸碰人心靈的電影,只是他的認知與世界差異太大。

《荷里活爛片王》:爛片成王之路

在The Room面世14年後,占士法蘭高改編Greg Sestero所著的”The Disaster Artist: My Life inside the Room, the Greatest Bad Movie Ever Made”,把此齣cult界經典背後的故事拍成《荷里活爛片王》,讓觀眾見證Tommy Wiseau與Greg Sestero真誠的友情與追夢的真心。

荷里活是個紫醉金迷又食人不吐骨的產業,吸引了無數年輕人投入其中,同時讓無數人帶著破滅夢想離場。Tommy與Greg同樣有著一個電影夢,卻等不到被人賞識那一天。終於Tommy決定自資拍攝心目中的電影,期待被世界看見自己的才華。然而他對世界的認知與正常距離太大,拍攝過程期間已令人側目,在片場仿似獨裁者上身、對其他人意見充耳不聞、把不正常的對白與情節拼湊成戲⋯⋯但他的確是認認真真做一件自己深信的事——The Room是一齣感動人心的文藝大悲劇。

占士法蘭高演出Tommy Wiseau大獲好評,甚至提名金球獎「最佳男主角(喜劇及音樂劇)」。

占士法蘭高演出Tommy Wiseau大獲好評,甚至提名金球獎「最佳男主角(喜劇及音樂劇)」。

電影上映後,事情理所當然沒有隨Tommy想像發展。觀眾沒有受這個故事觸動,相反為當中令人失笑的情節歡呼拍掌,更一躍成為午夜場經典——在無數放映裡,觀眾如參與派對一樣跟著角色高呼對白(Oh Hi Mark!)、在匙羮照出現時大喊”Spoons”丟膠匙、在不知名角色出現時大叫”Who the f__k are you?”⋯⋯儼然成為亞文化的一部份。Tommy也欣然接受這種發展,擁抱意外得來的名氣與愛戴,全球粉絲多不勝數,甚至有占士法蘭高來演自己,夫復何求?

就算做不到藝術家,能娛樂大家就好。

--

荷里活蘭片王

導演:占士法蘭高
主演:占士法蘭高、戴夫法蘭高
上演日期:2018年1月11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