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Pixar 能呼風喚雨

2015/7/26 — 16:59

INSIDE OUT 宣傳圖片

INSIDE OUT 宣傳圖片

【文:不是影評】

Pixar 已能呼風喚雨。

呼風喚雨的意思,不只是能令風和雨聽話,而是差不多能製造自己的風和雨,屬於自己的風和雨。

人所共知,Pixar 的電影是小朋友和大人也會喜歡,小朋友可以看可愛的角色和豐富的動作,大人可以看內裡深入淺出的故事和背後的寓意。而他們差不多每一次也能維持這難度極高的平衡。這一次,這平衡也能夠維持到,但我認為他們也是對自己寫故事的方向作了一個挑戰。

廣告

首先,故事是講述在不同人也會有一些「情緒專員」住在他們的身體內,他們分別有五人,掌管不同的情緒,要注意人們本身有意志和獨立的思想,他們只能控制宿主的情緒,五人之間也有討論和爭執,不過出發點也是為主人好。故事的主角 Riley 從出世開始,「情緒專員」就開始工作了,他們會把她開心的事、重要的事、難過的事等等也儲在不同的「記憶球」內,顏色全是單色的,代表著不同的情緒。往後因為發生了意外,掌管開心和憂愁的「情緒專員」離開了總部,之後就在她的腦內展開了漫長的旅程。

對,故事的場景主要有兩種,一個是人類正常的世界,一個是他們腦內的世界。本片的導演和編劇 Pete Docter 和 Ronaldo Del Carmen 之前也是有在不同的 Pixar 電影工作,特別是 Pete Docter 同樣也是《Up》、《Monsters, Inc.》的編導(《WALL.E》和一部分《Toy Story》系列的故事也有負責,大佬這 portfolio 超強係咪先),故此本片感覺上也是談論人類的問題,有點像是《Monsters, Inc.》的姊妹作,不過這次深入的討論人類情緒的問題,就是:

廣告

「傷心,這情緒有甚麼用?」

我心想,這問題不止對小朋友,對大人提問他們可能也要思考一下怎樣答,所以這次有點擔心小孩們會否看得明白和開心(當然,典型的動作場面不會少,小孩們也笑得很開懷)。不過,本片聰明的地方是觀眾能夠和 Riley 一起成長,從小時候的簡單事,到年青時青春期的煩惱一起去慢慢面對,小朋友可能到後段會有點不明,但我想頭中段也應能明白。

說回那問題,在片初看到他們對「情緒專員」 Sadness 其實是愛理不理,甚至是覺得她在搞破壞,認為 Riley 根本不用這情緒,最好是天天快樂(感覺上 Joy 是眾人的大佬,角色外表設定令我想起 Peter Pan 的小仙女),往後發生意外後,在被迫選擇的情況下更是選擇捨棄了 Sadness。

「我對 Riley 是最重要的。」Joy 這樣想。

可是,到了最後,他們從從前的記憶球發現了一個重點,就是 Sadness 的重要。

因為傷心,才會有朋友和家人的關懷,才會有快樂。

經過這一次後,記憶球的顏色不再是單色,是數種不同的情緒混合而成(鏡頭後有交代)。人愈大,情緒事情往往愈來愈複雜,這一切也講求平衡。

沒有傷心,哪有開心?

這很老套,但 Pixar 的強處就是把老套的東西,展現得最好。

在本片裡,創作團隊很用心的思考如何把腦袋內裡的運作情況去視覺化,例如不同的區域,有記憶區、深層記憶區、潛意識區等等,這也是真正存在於我們腦中的,而當中更巧妙加進了不同的笑料(那幻想男朋友),這一切一切的細節,把整個抽象的腦袋具體化。

這就是有效的 Visual Communication。

Pixar 之所以強大,不只是 Visual Impact,而是他們真的能夠把複雜的思緒和意思,簡單扼要的展現在觀眾眼前,不多不少,但往往能感動到大眾。這不止是成功的電影,更是成功的商業電影。Pixar 一直給我的感覺是,他們很著重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所以這也表現了在他們的作品裡,而這我也想到了 Pixar 的點點歷史。當年 Pixar 是 Lucasfilm 的一員,Steve Jobs 從 George Lucas 用 5百萬買了它,往後的發展大家也清楚,但我想到的是, Apple Product 展現的理念和 Pixar 的電影展現的感覺是非常的相近,這很有趣。

最後,說說本片的最喜歡的片段,就是代表著「幻想」的 Bing Bong 最後犧牲了自己去令 Riley 開心。成長,不需要那不切實際的幻想嗎?普通的人可能是,但 Pixar 的工作人員不會是這樣想的吧。我想這是作者對觀眾的提問。

再說一次,背後的理念很老套,但 Pixar 的強處就是把老套的東西,展現得最好。

老套是最好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