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RubberBand《Gotta Go》:內有「車禍」卻未「車毀人亡」

2016/2/2 — 12:35

廠牌:寰亞唱片
發行日期:2016-01-08
評分:6/10

昨日RubberBand的戰績,到現在確實有點脫色,他們撐到G字頭的新碟,決定又要作出一些改變,這包括跟恭碩良、王雙駿的合作(王雙駿於專輯中的高度參與,為RubberBand的音樂帶來不同的「景象」),交出了編曲豐富、動感易令人隨樂而跳的主題歌《Gotta Go!》,也從此首體現出他們對節奏的重視,或在鼓、電結他等樂器和附加的效果器方面,要試玩出「新花式」的追求與實踐。

而第二個進行改變的地方,就是將國粵語、英文歌相間地在專輯中擺放,有可能想打開粵語地區之外的市場。Soft Rock的《許多年以後》是RubberBand「煮開」的拿手小菜,音樂聽起來雖流暢、舒服(如果你不太介意主唱國語發音的話),但真的令我只覺得是OK而已;勵志色彩的《我是樂隊》,也面臨類似的情況,就連填詞的周耀輝,亦跟穩健保險的創作、編排一樣,顯得中規中矩、用詞套路陳舊;可怎樣說都好,這兩首沒甚驚喜的國語作品至起碼未有大的失手,然而再聽聽排在曲目第七首的《七》,它想回應舊年暗角七警打人事件,可惜是不知為何選了「不夠本土」的國語來表達(是想令更多台灣、大陸人知道這事件,還是因為用粵語難填出心中想法?)再加上主歌旋律為遷就每句七個字所呈現的累贅、打結之感,和6號「崔世安式」的國語發音,令到這首變成了一場「車禍」,嚇跑了不少聽到「一頭霧水」的樂迷。

廣告

好在《Gotta Go》收錄的幾首粵語歌,總體質素不差,groovy的《#sorrynotsorry#》以順應(荒謬)潮流的hashtag為主題,無論是口語化的歌詞或是演繹(又令我想起了許冠傑),都比起那些「綁手綁腳」的國語創作來得更「瀟灑」、「奔放」、連演奏上也展現出更生猛的活力。黃偉文填詞的《挾持》,由家庭的角度切入,講的仍是理想和現實不可調和的矛盾,意念毫不新鮮、寫得也是直白而普通,跟對應要做回真我的《我是樂隊》,有著相近的歌詞平淡之問題;可要承認的是,同樣採用漸進式編排的《挾持》,在情緒鋪陳、起承轉合方面無疑有著優勢,它抒情的高潮部分亦更俱感染力,所謂的真切、親近是RubberBand大部分粵語歌帶著的特色,反觀他們的國語作品,多呈現較商業化的模糊印象,歌曲與聽眾之間,也經常隔著「一堵墻」,難以被破開。

廣告

天生「本土命」的RubberBand,還是用粵語唱一些較「貼地」的歌,更能令人產生共鳴,也是他們應keep住走的路線。緊跟《七》的《堅彌地城》續著前首有關社會現象的內容,「放映」了苟且偷安的「港豬」們,事不關己地活在已經沉淪城市的「畫面」;此作品前面如踏於邊緣線上的假平靜,成了這生活仿似正常,可人們如被抽取了靈魂的行尸走肉,長期低頭前進的一個寫照(Charatay的和聲亦協助製造出此效果),然而進入到歌的Chorus階段,音樂逐漸拆穿了社會沉靜的假面具,6號一邊唱著離地到太空的「港豬」心態,一邊用歇斯底里的聲音,抒發了對這現象的悲痛;到尾段一分多鐘的outro,像荷里活大製作的配樂,猛力地好比朱經緯抽打途人的一棒,在要打醒仍睡著的「沉默的大多數」之餘,亦勾起了聽眾,對近年從反國教事件到衝擊立法會、或是雨傘革命等社會運動的影像回憶,震撼人心。

而這個低壓下的都市,壓不住有夢想人的理想,《我是樂隊》、或呼喚出希望的《我是未來》,像專輯的封面打開了一個洞,給聽眾從這「隨意門」中瞬間轉移到能舒出一口悶氣的郊野,令我們以積極的態度,去遠眺山腳下還未完全「沉沒」的那地方。RubberBand以「一帶一路」般雙語、多語言方式安排的《Gotta Go》,有時聽到人不禁搖頭,有時卻一錘破開了編曲上的保險門鎖,他們於此專輯中偶爾跌倒,又能夠重爬起來的創作,我想仍可促使不少的樂迷,對未來的RubberBand,還保留著未滅的期望,就如他們看待自己愛憎交織的生長、棲息地之心態一樣。

 

首選:堅彌地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