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on of Saul:絕望中搖曳曙光

2016/3/5 — 15:49

《Son of Saul》電影劇照

《Son of Saul》電影劇照

有關二戰集中營慘況的電影為數不少,一再重覆的畫面,麻木觀眾的同情與感性。奧斯卡最佳外語片Son of Saul的價值在於,導演Geza Rohrig用富有新意的影像刺激觀眾重新思考,活在人間煉獄的痛苦與救贖何在。

Son of Saul的影像風格相當突出,Geza Rohrig放棄遠鏡,長時間跟拍男主角Saul的過肩特寫,景深很淺,背景一片模糊。明知男主角身處險境,資訊偏偏非常有限,觀眾不期然便產生焦慮,加上1.37 : 1畫框帶來的擠壓﹑以及不時傳來的慘叫,沉睡的不安再次復甦,兼且層層疊高。歡迎來到集中營,歡迎來到暗無天日的刑場。

以上論述很多Son of Saul的影評都有提及,這裡特別想指出一點在於,鮮明的攝影風格除了突出集中營的恐怖,也指出主角Saul的獨特。包裹這個匈牙利人的一整片模糊,正反映他與集中營其他人的格格不入,而這種格格不入,又源於他抱持其他受害者所沒有的寄望:在營內安葬自己的孩子。

廣告

孩子亦即下一代,希望的象徵。打從開始,Saul唯一的寄望就是將希望埋葬,這種詭吊而又哀傷的景況,不禁令人聯想起陳奕迅那句「一開始誕下已經蒼老,一開始拍翼已追不到。」更沮喪的是,電影發展下去不斷暗示那個可憐的孩子並非Saul的骨肉,主持入土儀式的拉比也不是真的拉比。於是乎,本來已經夠絕望的希望,又再添上一份虛無。

很瘋狂的希冀,不是嗎?可提醒大家,這裡是奧斯威辛集中營,人世間的刀山火海,在瘋癲的地方瘋癲,才是最合理不過的事情吧。其實很有可能,Geza Rohrig想透過Son of Saul探討的,正是於巨大的災難裡頭,人的救贖可以怎樣,甚至有沒有可能展現出來。活在朝不保夕的處境下,我們還可以期望什麼嗎?

廣告

電影的結尾絕對稱得上妙筆,Geza Rohrig用殘酷的事實告訴觀眾,其他人逃離集中營的企圖,到底與Saul安葬兒子的嘗試一樣飄渺無望。生活中我們習慣用「可行」﹑「合理」等字詞去衡量願望,然而不能忘記的是,在徹頭徹尾的黑暗之中,其實所有的希望都一樣脆弱。

至於Saul,當所求一切隨同兒子的屍首順水而去,他還可以得到救贖嗎?答案是曖昧:一個孩童避開軍隊的追捕,往開闊的遠處奔去—是現實還是幻想,影片沒有明確交代,但可以肯定的是,Saul笑了,整套電影下來,Saul第一次笑了。在虛幻與真實夾縫之間的存在,也許,這就是絕望之中萌芽的希望種子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