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pace in Active – Assemble Studio

2018/10/4 — 10:18

英國建築及設計團隊 Assemble 的成員 Mathew 及 Anthony 七月的時候來了香港,為 CHAT 六廠設計的項目實地考察。相約他們訪問,這位兩年輕建築師反要求我帶他們去看些另類藝術空間並沿途聊天。於是我們一行三人去了灣仔富德樓。Mathew 在艺鵠書店買一本名為《尋常惦》的書,是關於式微工藝小鋪的書,有補鞋、印務、雨傘、雜貨等小鋪。內容關於創作空間;也是人與空間的關係。這正是 Assemble 最感興趣的事情,「我們關注空間,『空間』不是指外在形式,是空間的功能如何連繫人。」Anthony 說。

以人為本的空間

廣告

富德樓是樓高十四層、一梯兩伙的商住間隔,當中十八個文化藝術單位,透過資助以低於市值逾半租來作工作室。我們從高層十四樓的艺鵠書店開始,拾級而下。艺鵠之後是位於十樓的人人檔案,Mathew 與Anthony跟那裡的藝術家李繼忠談香港空間問題如何影響藝術家創作; 本土研究社位於富德樓二樓,那裡的年輕社員向他們簡介該社關於土地政策的研究計劃。期間二人總會拍照記錄每個空間的室內佈局,也好奇左右兩邊設計與功能相同的樓梯。他們對富德樓感興趣就是因為這幢位於鬧市的建築,展視了城市發展對空間的影響,因此令建築物本身形成獨特的功能,就是回到空間設計的初衷:以人為本。

Assemble 於2015年憑在利物浦Granby Four Streets 計劃獲得英國當代藝術獎Turner Prize。Granby Four Streets 是利物浦市 Toxteth 區內一個舊房屋群的復修計劃,Assemble 跟居民及社區組織合作,翻新了舊房子也復興那裡的社區經濟,他們利用建築方案令被遺忘的社區重生。團隊中成員都是二十幾三十出頭的年青人,他們希望利用建築與設計方案,探究如何連繫空間與人們日常生活。談建築一般都會想到外型設計獨特的建築物,但Assemble 關注更多的是空間。團隊另一位成員曾經提到希望籍建築及設計填補空間與人之間的距離,讓空間更容易被使用,更貼近人的活動。

廣告

人與空間的連結

空間如可被使用;當中集體回憶及人與人的關係如何籍空間被感受到;創作或工作的空間為何被忽視;這些都是他們思考的方向。空間中充滿歷史流轉及人的創作記憶,這就是他們口中的 space in active。他們熱衷了解空間中進行的各種活動,尤其是工藝或藝術創作。「現今很多空間的建造跟人們的日常生活是分割的,我們嘗試連結空間與人,那不一定是物理上的空間,也可指涉製造或工業過程。」Mathew 進一步以他們為 CHAT 六廠設計的陳廷驊基金會展廳為例子,解釋製造過程跟空間的連結。展廳將會展視香港紡織業的歷史及昔日女工的生活,舊紡織機器及歷史文獻都會成為展品,以回應CHAT六廠的前身是南豐紡織廠的背景。「我們會將紡織機器放在展廳中,參觀人士大抵可以從機器聯想到昔日女工的工作情況。那是一種很直接從物件、到製造過程連繫到空間的想像」他們的想法大概是空間不只是實體上的形式,還包括當中盛載的內容,例如集體回憶。「假如能夠了解事物的製造過程,從小的事物到大的建築物,大抵會明白事物如何改變事物。尤其在香港那種大型發展規模,結果是無可避免地不以人為本。發展或者說是建築,總有決策者在背後決定為何而做,假如能夠讓人們明白建築計劃不以人為本,而是單純地以牟利為目的,是做成現時空間及土地問題的主因,事情或許會改變。」

與美學兼備

他們在香港期間下塌在荃灣的酒店,Mathew 在那區考察時看到不少在路邊經營的工匠小店,如修鞋、修理鐘錶、車房等,他覺得這些空間都沒有受到足夠的關注,大抵因為城市急速發展,就Mathew口中所形容的 production space的工匠小鋪往往都被犧牲。「設計需要創意,遵此我們可以不同方法及角度去看事物,或許能夠令它們以不同形式出現。然後假如你明白物理空間如何形成,甚至是形成背後種種不同決定,或許會知道如何讓事物以更貼地更具質素地出現。」工匠小鋪的買少見少;創作空間甚至居住環境日益縮小。這都是因為最終使用者的感受沒有被考慮,簡單地說 Assemble 相信要有改善方案便要明白問題形成的過程,而建築及設計就是他們去改善狀況、將空間與日常生活及人拉近的方法。在這個拉近過程中,設計的實用功能最為重要。「設計的首要目的就是能夠發揮功用,達到這個目的的設計過程中令人快樂的。」像CHAT 六廠的陳廷驊基金會展廳,他們用了最平凡的鋁架,像昔日貿易展或工展會中常用那種,既能重覆使用也緊扣背景歷史。Mathew 指團隊設計也不是單純以實用先行,像展廳中從天花板到地面,掛了不同質料及顏色的綿布,它們既可用作分隔場地之用、回應紡織歷史也具美感。

在實用與美感之間遊走,設計衍生了改善方案。但設計能夠解決問題嗎?尤其是土地居住問題,這個不單是香港而是不同城市也在面對的狀況。「更大的問題是我們如何看待居住的空間,把它視作投資、一種往裡面投放金錢的空間;還是為人居住而造的空間,這是最基本的考慮。設計只能解決部份問題,Assemble對單純設計的項目並不感興趣。從建築及空間設計,讓當中的人與物都能夠對話、溝通並連繫起來,這是建築設計的初衷。」

(原刊於《Bazaar Art》九月號,本文為未經編輯作者足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