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tan Lee 與金庸

2018/11/19 — 10:12

「漫威之父」Stan Lee於近日離世,金庸也在前幾天舉殯,冥冥中就是有如此的巧合:二人都是活到九十多歲才高齡仙歸,都對影視產業影響甚大,一個是漫威宇宙的「造物者」,一個建構了整個武林和重新改變了所謂的武俠觀,且他們的創作,都各自成為中華文化及美國文化的很重要之一部分。

兩者筆下主角的對比

要數金庸武俠小說內最經典的人物,一定會很快數到郭靖,而《美國隊長》第三卷則是Stanley Martin Lieber最早以Stan Lee此筆名所發表的漫畫。郭靖和美國隊長——這兩個對二人有著重要意義的角色,都是單純剛直、光明磊落、正氣凜然,也會為國為民、並緊守著某種舊時代的精神,屬於過分被理想化的大俠或英雄。而黯然憂鬱的楊過,又有點像性格冷酷的奇異博士,前者右臂被斬斷,後者亦因一場車禍,讓他的手受到創傷。

廣告

金庸後期所創作的小說主角,變得愈來愈瀟灑、不再「死板」,好比《笑傲江湖》中的令狐沖,真的是不羈放縱愛自由!喜歡飲酒的他,跟會酗酒的鐵甲奇俠有幾分相似(特別是電影版本中的Tony),兩者在瀟灑或俏皮多話的表面下,那種英雄氣概仍是不斷側漏(然而金庸再後期所創造的韋小寶,雖更是玩世不恭或「不正經」,卻被模糊了傳統的「俠」之形象),他們明白到自己的選擇,會有可能帶來「犧牲」的結果,但依然去做、肯對別人提供無條件的幫助,而漫畫版中的Tony,甚至帶著「奇特的近自虐的利他傾向」。

有人也曾指出過,善良的張無忌,就是金庸筆下的「蜘蛛俠」。兩者最大的相同點,我覺得都是自幼父母便雙亡,並於被咬傷或打傷之後,可以絕處逢生,獲得遠超越常人的能力/武功;且他們都是年少成名,需要肩負著沉重的責任擔子(能力愈大責任愈大),或在弱冠之年就當上了明教教主,接著還要完成一個接一個的艱難任務。

廣告

二人對角色塑造之突破

與DC漫畫內比較完美的超人形象有所不同,Stan Lee創造的很多英雄角色都具正常人的缺點及困擾。譬如暴躁的變形俠醫、曾經自大過的雷神、爭吵不斷的神奇4俠、或是有著青春期煩惱和情感問題的蜘蛛俠等等。Stan Lee令其筆下的英雄角色,更貼近你和我,也令到他們的性格,顯得更為地複雜;而這又跟金庸竭力地顛覆過往較平板的武俠人物之做法很是相似。《鹿鼎記》中的韋小寶,看上去油腔滑調、不學無術,在面臨抉擇之際,不是沒有矛盾、不是勇往之前、義無反顧,但如此有著人性弱點的小說角色,才更像是一個人,並且才能使讀者獲得更加多的共鳴。

在《神奇4俠》之前,美國漫畫中的人物幾乎是非黑即白,可是Stan Lee改變了對漫畫角色的刻畫方式,即使是所謂的大反派,都會有糾結的心理活動;即使是正派英雄,都會自負、愛捉弄人或有壞脾氣。於《變種特攻》內的磁力王,雖被設定為反派人物,但一直是變種特攻的盟友,有時甚至是成員,而他行動的出發點,是為了捍衛變種人的利益或權利,有點像會鼓吹種族主義和暴力的Malcolm X,爭議性比較大。

而金庸所寫的小說角色,也會被混淆了正邪之分,《笑傲江湖》一開始不久,就是魔教長老曲洋和屬於「正派」的劉正風之友誼合奏。《笑傲江湖》是金庸小說中,對正邪之意義探討最深入的一部作品,那號稱名門正派的嵩山派,卻在小說內跟黑道邪教沒什麼區別;外號「君子劍」的岳不群,道貌岸然,實則是偽君子,險詐莫名;而魔教光明左使向問天,性情豪邁、忠心耿耿,對比起很多所謂的正派人物,卻更值得令人尊敬。

反映時勢之創作 離不開政治

20世紀60年代是變革的年代,於那時候開始,Stan Lee筆下的漫威作品,也有著重要的改變(主題或內容變得更為嚴肅)。最具代表性的是在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風起雲湧之際,Stan Lee和Jack Kirby共同創造了美國主流漫畫中的第一個黑人超級英雄——黑豹!他比白人更聰明、比白人更富有、比白人更先進!他反映了當時時代的變革、時代的需要、或黑人理想化的理念、和他們在混亂時期的掙扎、鬥爭,並成為了一種精神的象徵,如同二戰時期能提升國家形象的美國隊長一樣,有著獨特的色彩。

同樣地,金庸的作品也有對當時社會環境、以及意識形態之體現。發表於1967年的《笑傲江湖》,正值是香港的六七暴動、中國的文化大革命之時,劉正風因與魔教長老「勾結」而被所謂的正派滅門之事件,很容易便令人聯想到文革中的紅衛兵,對被判斷為「走資派」的知識分子之批鬥。而五嶽劍派盟主、野心極大的左冷禪,其姓氏之「左」,暗喻了文革的左傾思想;日月神教於東方不敗管治下的時期,眾人為要奉承教主所叫喊的「千秋萬載 一統江湖……」,又影射了受到左傾影響下,中國所出現的浮誇、不切實際的口號。

而本來對屬下以兄弟相稱的任我行,在聽了這些口號之後,從想要阻止,到覺得自己高高在上,也沒有什麼不好。金庸小說中最具政治色彩的《笑傲江湖》,寫了權力會使人腐化的過程,也由此暗示了毛澤東的腐化(喜歡搞個人崇拜的東方不敗與任我行都像是毛澤東的化身);最終任我行於仙人掌峰上跌下來,象徵了一個人在權力的頂峰中,也有可能得到跌死的下場,很有諷世的意味;而金庸自己,亦像任我行的腐化過程一樣,由毛時代對共產黨的不滿,到後來因鄧小平的接見、或可能是拜倒在權力之因,令其政治思想,變得愈來愈守舊。

或許我們很難對漫威漫畫中的英雄,與金庸筆下的主角,進行能力上的比較,但他們基本都是通過奇遇、或靠著隱世高人的幫助、或天賦異稟,便獲得了這些能力、武功。可他們並非從此就一帆風順、所向披靡,而是繼續面對更加多的困難或挑戰;他們在拯救別人的同時,也不斷地拯救自己、得到成長,而這些角色們的成長歷程,也是Stan Lee的漫畫與金庸的武俠小說內,其中之最吸引人的部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