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he Big Short》:愚昧的人類

2016/2/11 — 15:31

電影《The Big Short》劇照

電影《The Big Short》劇照

人的愚昧

《The Big Short》講次貸危機前夕,幾個男人透過專業知識準確預測跌市,提前沽空以獲得巨利。老實講,筆者對金融地產認識不深,戲裡好些專有名詞聽得我一頭霧水。而對經歷過08年金融海嘯的觀眾來講,次貸爆煲一事已成事實,回頭再看電影中Brad Pitt等人預言危機即將發生,就算理性上知道他們高瞻遠矚,主觀上始終不免浮起「阿媽係女人」的想法。

不利因素有夠多,但我還是覺得電影很好看,因為《The Big Short》講的不只是次貸,亦不只是金融地產,它真正想討論的其實是人的弱點。其實08年金融海嘯無可避免,於幾個男主角眼中如此,我們事後孔明亦覺得如此。為什麼出事前大眾沒有察覺危機呢?答案並非炸彈埋得太深,而是因為人們「故意」漠視即將到來的災難。形象點講,大家明知眼前是深淵,可還是寧願矇著眼繼續走下去。這是一種理智無法解釋的愚昧,人性的愚昧。所以相較於為自己的智慧沾沾自喜,幾個以邏輯及數據作為思考基礎的主角更多是困惑與不解。他們想不通,人為什麼就是可以這樣傻。

廣告

 

愚昧的成因

廣告

執迷不悟的原因很多,比較明顯的包括盲從權威(你以為你比格林斯潘懂得更多嗎?)﹑羊群心理(大家都說房地產可靠)以及忠言逆耳(為什麼你要說掃興話?)。上述三者都很容易在《The Big Short》內找到對應情節,在此略過不提。筆者感興趣,想跟大家詳細提及的,反而是以下兩個關鍵詞:

其一是「家庭」。印象裡頭,幾個主角的妻兒子女都沒有直接出現在鏡頭面前,不過每當他們要作出重大決定,親人的「影子」總會籠罩在四周:可能是電話傳來的聲音﹑可能是放在案頭的家庭照...種種出現其實代表一種源於摯親的壓力。「曬冷」對於單身漢與有家室的人來講,其實是兩個概念。前者而言,所謂拼命就是拼自己的命,沒有其他負擔;但後者不同,除了本人的生活外,還要考慮身邊人。想到兒子的學費﹑想到妻子的伙食,人便不由得趨向保守。明明分析時頭頭是道,可真到落注那刻就是會膽怯,思前想後,最後還是跟大隊走。於此角度下,《The Big Short》一眾主角最厲害的不是能夠看透大市,而是他們能夠頂著壓力,貫徹自己的決定直至勝利。你看Christian Bale一次又一次忍受公司業績倒退時的失落眼神,你會理解,他能夠堅持到最後,實在不容易。

另一個關鍵詞是「麻煩」。怕麻煩是人的天性,金融術語拗口難記,所以大家「嫌麻煩」無留心細聽;股票成份既多且雜,所以普通人「嫌麻煩」不願逐一去查……這些都是人性,可以理解。麻煩的地方在於,既得利益者很明白,亦很會利用此點,他們以五花八門的條款和名詞將危機包裝起來,一張花紙疊一張花紙,一個結後又一個結,讓事情複雜難懂,最好大家都懶得尋求真相,那樣就算成功。經典日劇《東大特訓班》有以下對白,可以參考:

「這社會是有「規則」存在的,人必須活在規則下,但是……所謂的「規則」都是些聰明人所訂定的。你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這表示這些規則都是為了聰明人方便而訂出來的。相反地,對他們不利的部份,他們也會巧妙地隱藏起來,讓人無法看穿。」

 

最大的愚昧

08年金融海嘯揭示人性根底裡的弱點。所以,之後會怎樣呢?災難能夠豎起巨大的紀念碑,時時刻刻提醒人們不要重覆犯錯嗎?別傻了,不可能的。我們留意導演Adam McKay敘述次貸危機的態度,可以用「輕佻」一詞去形容。他不介意演員對著鏡頭告訴觀眾,以下情節都是虛構,事實並非如此;也會用富有個性的音樂,諸如《Feel Good Inc.》去削弱影像的真實感,提醒大家眼前只是一場戲;更會採用不同的插敘,讓故事以外的人,廚師什麼,美女什麼,去解釋專業術語……樓市崩潰會成為大家日後更加審慎行事的契機?Adam McKay不認同,所以他不願意賦予這次危機太多的莊嚴,他就是要它看起來像一齣鬧劇。而鬧劇的特性,就是事情過後就會忘記,是的,我們都會忘記。

《The Big Short》結尾,提到擺弄市場的人未有遭受嚴懲,而新的金融災難又正蘊釀。也就是說,貪婪的人依然貪婪,受騙的人照樣受騙,大家兜個圈子回來,又準備跌入同樣的陷阱。人類最大的愚昧,其實不在於盲從﹑不在於怯懦﹑不在於懶散,而是在於遺忘。我們一直沒有汲取歷史的教訓,一直上演同樣的悲劇。阿寶的聲音在腦海響起,正是那句:

「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