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he Night Is Young — 傾聽自己,人人都是「蕭芳芳」

2019/1/20 — 12:38

攝影: Darwin Ng

攝影: Darwin Ng

昨晚坐下來打開港台電視31頻道已是凌晨兩點多,但接下來的一小時十八分,真的應了那一句英文俚語,The Night Is Young , 時間在歡笑與喜樂中變成時光,經常被蕭芳芳「估(猜)你唔(不)到」的思維逗得拍案叫絶,一個人在深夜哈哈大笑。

有趣的是,我昨晚是觀眾,但在三個月前錄影這集《大學問》時,明明我是坐在她身邊的兩位主持之一,她的每字每句我都是聽過的,為什麼昨晚在看足本時,竟然如此新奇,新鮮?

攝影: Darwin Ng

攝影: Darwin Ng

廣告

這就是真實的力量吧。回答問題的蕭芳芳,雖然透過幽默感,現場與觀眾打成一片等等的溝通技巧,「娛樂」了大家一把,但令這些笑聲不輕浮不淺薄,而是有妙到毫巔的境界,正因為人生態度才是重點: 芳芳的表現,有著局外人看自己的豁然開朗。

廣告

一小時十八分的訪談中,你會發現,失聰的蕭芳芳,全程如沒有聽覺問題的跟主持人與全場觀眾打成一片。這,是怎麼做到的呢?

就是通過她的認真與專業,努力和自我要求。Once a great entertainer, always a great entertainer, 而 to entertain 的精神,就是藉由讓觀與她同喜同悲,不自覺地把觀眾從原來的視角,換到了另一個角度去看和感受自己。

感動的「感」,就是為了「動」,如果感了不動,即是眼睛乾了笑聲止了,一個人仍然原地踏步,那些感只是感懷感傷,還不是由感受中得到了行動力,也就是沒有播下改變的種籽。

攝影: Darwin Ng

攝影: Darwin Ng

芳芳令人感動,可見於她做事的自我要求。一小時十八分談話節目,你看她換了多少與觀眾交流的形式?有坐有站,有娓娓道出也有與民同樂。談數十年前的演出經驗,但找來台下的副校長做對手戲。學生與其只聽道理,不如讓他們在實踐中明白實驗。這些,都在實時錄影的一小時十八分中做到,過程全無NG,對於聽力近乎零的她,她以看似輕巧,實則時刻鬆懈不得的專注力,把這一小時十八分,打造成留在時間裏永遠都能發酵的inspiration ,譲任何時候看到它的人,都會受到她的生命力所啟發。

不表現出溝通上要克服的困難,她的表現有多從容,就能看見準備做得有多充足。準備做得有多充足,就能看見她有多尊重觀眾,有多尊重觀眾,就能看見她有她尊重自己。而這,母須回到訪談內容,已經是「大學問」:什麼才是一個人對世界應該有的態度?

攝影: Darwin Ng

攝影: Darwin Ng

霧霾是家常,焦慮也是便飯的今天,這一小時十八分鐘簡直是從遠方迎來稀客。它使我問,為什麼很多節目,電影,花了多少人力物力,都不及蕭芳芳一個人的談笑風生叫人感覺精彩絶倫?那是否又印證了,她所擁有的一些什麼,真的別無分店?

特別,縱然在今天的社會會被排斥,但當它的意義被有著這種質素的人發揮得淋漓盡致,我們的心會説實話,特別的人還是很被懷念,很被擁抱的。

不知從年紀多小開始,蕭芳芳便是我想「做一個特別的人」的啟蒙。為什么一個人,如她,看似迷惘但又很自覺,明明辛酸但又很清甜?直至年紀漸長,我才明白「特別」的人必須矛盾,就像我在一本書的封面上看見的名字:Sense and sensibility .

攝影: Darwin Ng

攝影: Darwin Ng

邀請她當香港大學通識教育節目 《大學問》時 ,有八零後的同人問,現在的大學生會對她有認識,有興趣嗎?我的答案是,只要能讓大家耳聞目睹,為什麼蕭芳芳是蕭芳芳。

記得錄映《70+1》那天有一位現場觀眾問芳芳,你是個反叛的人嗎?我心裏響起我認為的答案,幾乎同步,聽到它在芳芳口中被說出来。不是得意,但我笑了。因為,她對我數十年如一日的啟發是,蕭芳芳只得一個,但我們又可以人人都是「蕭芳芳」,如果我們都能做到不受外在世界的聲音干擾,繼而聽見自己的心在説什麼。

例如,一個人可以怎樣表達自己,與人溝通,當中包含的觀察入微,機智幽默,創意揮灑,情真意切,都有太多成長的靈感。

那時候,或者,就會遇上一個特別的自己。

足本蕭芳芳大學問: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