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he Revenant:小金人與否,這是個問題

2016/1/16 — 16:20

《復仇勇者》劇照

《復仇勇者》劇照

看過《The Revenant》後.筆者陷入一種巨大的矛盾:既想 Leonardo DiCaprio 贏下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卻又覺得他今次的演出不值一座小金人。

Give this man a Oscar!

希望 DiCaprio 拿下小金人並不奇怪。這個美國演員 19 歲就憑《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的 Arnie Grape 一角提名奧斯卡最佳男配角;其後三次挑戰最佳男主角(未計《The Revenant》今屆),換來的皆是側田一首《好人》──沒結果﹑沒結果﹑沒結果……堪稱專業陪跑 20 年。

廣告

難得 DiCaprio 沒有自暴自棄,反而在《The Revenant》加倍玩命。這部以復仇為題的電影在加拿大北部及阿根廷最南端雪山取景,拍攝九個月,飾演獵人 Hugh Glass 的 DiCaprio 赤裸上陣尚算小事,更要命的是他披著麋毛皮與熊毛皮跳落冰河。據知他每天最大的挑戰是避免患上低溫症,拼命至此,我實在很想認同不是影評講的那句:「Give this man a fucking Oscar.」。

But

廣告

DiCaprio 的努力值得肯定,可他的演出應該攞獎嗎?一個演員成功與否,並不取決於他有多辛勤,或者有多拼命,而是看他能否帶領觀眾進入電影的世界,感受劇中人的情緒。以這個標準來講,《The Revenant》裡的 DiCaprio 不算失敗,但要說絕頂出色,卻又叫人心有不甘。究其原因,DiCaprio 看上去還是有點過度用力。他的每個動作,大至與熊搏鬥,小至眼睛開合,全都咬牙切齒,著緊萬分,以致有時就是太著緊,使得斧鑿的痕跡變得明顯,未能做到舉重若輕。

得點出所謂的「斧鑿痕跡明顯」,其實包含兩個面向。其一是 DiCaprio 的表演風格確實偏向外放,這點不單止《The Revenant》如此,之前的作品諸如《The Aviator》﹑《The Wolf of Wall Street》等,皆有近似傾向。

而另一面,也是筆者更想討論的一面,在於「Give this man a fucking Oscar」這個觀念實在植根於觀眾腦海太深,有時甚至是你愈希望 DiCaprio 得獎,你就愈難投入電影。比方說戲中有個鏡頭講 DiCaprio 落冰河捉魚,筆者看到後滿腦子就是琢磨他的動作是否生硬,神態夠不夠自然,至於這次捕魚對他於戲內的角色意味什麼,完全沒有空暇去思索。想到此點,筆者就發覺,自己這 156 分鐘看的從來不是獵人 Hugh Glass 的故事,而是 DiCaprio 爭獎辛酸史的一部份。這種心境下,又怎可能專心為 Hugh Glass 的際遇感動落淚呢?

So...

很吊詭,理智上清楚 DiCaprio 演得還好,而且付出的汗水很多,可正正因為這種理解,觀眾要與 DiCaprio 演的角色在情感上作出共鳴並不容易。對 DiCaprio 來講,這當然不公道,但不公道也沒辦法,觀眾就是會這樣,DiCaprio 面前就是有這道坎,我們也很糾結啊!

講到尾,奧斯卡應不應該給 DiCaprio 一座小金人呢?要我說的話,還是看對手。其他候選人「一般」厲害的話,給 DiCaprio 吧,當作肯定他的貢獻也好!可要是競爭對手裡頭,哪怕只有一個,發揮「非常」厲害的話,對不起,DiCaprio 你還是下年再戰吧。

發表意見